手机上阅读

第650章 所谓压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50章 所谓压制

    迟疑了下后,丁洁轻声道:“是小莲帮我剃的,在海霞酒店那边。”

    听到妻子这回答,李泽脸上的肌肉立马抽搐了下,因为他不相信他妻子所说的。

    慢慢松开那握紧的手以后,李泽问道:“为什么她会把你的毛给剃了?”

    “我想给你惊喜,”丁洁道,“确实是她叫我去海霞酒店那边,之后我跟她就坐在一块聊天。因为那天是我跟你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所以我就想给你点特别的礼物。小莲这个人点子多,我就让她帮我出主意。她说市面上的礼物都太过普通,不论买什么都不会让你觉得惊喜的。她说如果我会变成礼物的话,那就再好不过。我说我们已经结婚这么多年,怎么包装都不可能会变成礼物。她说只要稍微修饰一下就能变成礼物,之后就提到了剃毛。她说男人对剃了毛的女人特别有兴致,所以就怂恿我把毛给剃了。我本来是不想剃,但最终我还是答应了。我只是想给你惊喜,但我没想到给你的却是惊吓。”

    因他妻子是去海霞酒店找林慧莲,所以说毛是被林慧莲剃掉确实挺合理。

    合理是合理,但合理就一定是真相吗?

    不一定!

    所以哪怕妻子的解释如此合理,李泽还是完全高兴不起来。

    看着妻子,李泽问道:“既然是林慧莲帮你剃的,那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她是蔷薇会所的佳丽,相当于是小姐,我怎么敢让你知道我的闺蜜是个小姐?”丁洁道,“而且如果我说是被她剃的,你肯定是会胡思乱想。比如想着我和她是不是同性恋,想着她除了帮我剃毛以外是不是还对我做了其他的事。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要自己或者丈夫帮妻子剃毛,所以我只好说是我自己剃的。这就好比如果你的毛被你哥们给剃了,你回家也不可能这样和我说,对不对?”

    “关于剃毛的事,我问过你很多次,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不知道,”停顿之后,显得有些落寞的丁洁道,“可能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事有些难以启齿,所以我才一直不敢告诉你真相。就算小莲是女的,可我在她面前张开了大腿,让我最私密的部位展现给她看,这样的行为肯定会让你觉得恶心的。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只是为了让你开心而已。所以我在结婚纪念日当天才没有买礼物,而是把我自己当成了礼物。要不是回到家以后觉得不妥,我也不会特意把那套内衣给换下来。我就像是牧童,老公你就像是牧民,你已经不再信任我,但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能挽回你对我的信任。”

    说完,丁洁已经走到了丈夫的面前。

    李泽的视线基本上是和他妻子的雪峰平行,加上他妻子所穿的吊带睡裙有些透光,所以那两颗像椰子般沉甸甸的雪峰显得格外惹眼。

    只是看了一眼,李泽就觉得某处燃起了火苗。

    要是不想办法扑灭的话,火苗都很有可能会变成滔滔烈焰。

    而因他妻子站得如此之近,那团火苗自然不可能熄灭,反而是渐渐汹涌起来。

    咽下口水后,李泽道:“既然你已经解释清楚了,那你就快点去睡觉吧。”

    “老公,你相信我吗?”

    “信。”

    “那我们不就应该睡在一起了吗?”

    “我今晚想一个人睡。”

    “那就说明你还是不相信我。”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不免叹了一口气。

    不论他妻子刚刚的解释是真是假,李泽都不会相信。讲得直白了点,在没有确切证据支撑他妻子所说的话的前提下,李泽都会习惯性当成他妻子是在撒谎。这听起来有些可悲,但目前情况就是如此。但因为担心妻子所说的是真的,所以李泽才没有继续朝妻子发火。他现在的打算很简单,等从阿杰手里弄到视频以后,就去威胁林慧莲,看林慧莲说出的版本是怎么样的。

    而因她们两个人是好姐妹,所以李泽已经估计到林慧莲说的版本也是如此。

    那么,他要如何区分真与假?

    李泽思考之际,他妻子已经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而因臀尖触碰到了他那物,所以他那物就像被解除封印的怒龙般,瞬间就高昂着。

    “老公,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一次又一次,”勾住丈夫的脖子后,丁洁呢喃道,“我向你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对你撒谎,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爱我和信任我。我一直都是你的女人,从来没有变过心,所以能碰我的男人只有你。”

    附到丈夫耳边,丁洁轻声道:“老公,我爱你。”

    说出口后,丁洁当即含住丈夫的耳垂,并极为温柔地吸吮着。

    与此同时,她的喘息就像魔咒般直往李泽耳朵里钻。

    听着妻子那好像占据了他整个听觉的喘息,李泽忍不住隔着布料握住了他妻子那柔软且富有弹性的雪峰。只是因为这一握,那无与伦比的触感顿时侵占了李泽的大脑。理智告诉他应该把妻子推开,欲望却告诉他应该狠狠占有他妻子。

    只是经过数秒的交锋,理智就被欲望狠狠压住。

    和眼神迷离的妻子对视了眼后,李泽立马抱紧了妻子,并将妻子压在了床上。

    感觉到丈夫的热情后,丁洁有些欣喜,所以她就主动去脱丈夫的内裤。

    看到那早已达到最佳状态的庞然大物后,丁洁问道:“老公,要不要去窗户前面做?”

    听到妻子这建议,没有说话的李泽直接站了起来,并往外走去。

    见状,丁洁问道:“这房间的窗户不可以吗?”

    “望远镜在我们那房间。”

    “老公你又想偷窥了啊?”

    “我那叫观察。”

    “好吧,好吧,”噗嗤笑出声后,跟在丈夫后面的丁洁道,“你是生物学家,你为了研究人类的繁衍,所以你需要用望远镜观察其他男女的交配情况。这样的话,你才能预测到人类的未来是灭亡还是长盛不衰。嗯,没错,老公你就是一位清心寡欲的科学家,完全不近女色。”

    丁洁是在用欢快的语调在说着这些话,但李泽并没有回应。

    走进主卧室,从抽屉里拿出望远镜的李泽便站在窗前观察着对面那栋楼。

    只是当李泽注意到有个人同样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他这边时,他不免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慧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