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4章 搞糊涂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54章 搞糊涂了

    “那样?”电话那头的刘菲菲问道,“听起来是有很深入的进展了?”

    “菲姐你别误会,我对雨鸥向来是很尊重的。”

    “那你是想表达什么?”

    “反正我不爱我老婆,我只想表达这个。”

    “要是不爱,又怎么可能会查来查去的?而且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呵呵一笑后,刘菲菲继续道,“李泽啊,你就别自欺欺人了。我曾经爱上过陈磊那个混蛋,所以我知道爱上一个人并希望对方改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其实我跟你说,在成为主持人的前面几个月里,我还期待陈磊豁然省悟。更希望陈磊能和他老婆离婚,和我组建新的家庭,并把蔷薇会所给关了。可惜的是,这样的愿望就和长生不老没什么两样,不论如何都实现不了。所以如果你不爱丁洁,你早就和她离婚,根本没有必要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小欧曾说过你很可怜,希望你能早点脱离苦海。而你自己也清楚这点,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暂时没有和她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搞清楚她出轨的来龙去脉而已。”

    “女人出轨的原因无非就那么几个,弄清楚了又能带来什么好处?”

    “菲姐,我们就别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

    “就算我说不好,你也不会继续和我讨论的。”

    “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坚持,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

    “好吧,那是不是要挂机了?”

    “你是确定陈磊称他为土豪,对吧?”

    “百分百。”

    “而你认为这个会员很有钱,对不对?”

    “对啊,要不然怎么在蔷薇会所挥霍?”

    “其实不一定是他有钱,他认识的人有钱也是可以的,”李泽道,“只要他在蔷薇会所里花钱大手大脚的,那陈磊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很有钱。我刚刚有和他见过面,他的穿着打扮都很土气,言谈举止也很一般,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假设他说的高仿货的论调是错的,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有个非常有钱的朋友或者亲戚,正是这个人为他提供了合欢扑克。连续三次将价值十一万元的合欢扑克给他,让他去点佳丽,这样的朋友估计少之又少,所以我还是倾向于他有个土豪级别的亲戚。”

    “就算你搞清楚了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好玩而已,”笑了笑后,李泽道,“菲姐,希望你能玩得愉快一点,最好回来以后就会拥有健康的麦色皮肤。”

    “我还是希望白一点,毕竟中国男人的审美观就是越白越好。”

    “那你还说去晒日光浴?”

    “偶尔晒一晒,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倒是。”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好玩的事。”

    除了听到这句话以外,李泽还听到刘菲菲那抑制不住的笑声。

    “菲姐,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

    “昨晚我有和小欧打电话,和她说我准备今天去晒日月光,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电话那头的刘菲菲笑道,“她说等暑假的时候也要来海南玩,还要和你一起。到时候她晒日光浴,你就帮她涂防晒油。她还说假如你是穿着沙滩裤的话,你可能会……哈哈,太黄了,不好意思继续往下降了。先这样吧,我差不多也该起来了。预祝你早点离婚,早点和小欧修成正果或者是一刀两断。”

    “我该说谢谢吗?”

    “随便啊,拜拜。”

    嘟……嘟……

    刘菲菲挂机后,李泽这才系上安全带,并往李佳雪那边开去。

    在没有班可以上,并且不想回家的前提下,李泽自然是只能去找李佳雪了。他想早点搞到阿杰的真实资料,进而威胁阿杰交出视频。他更想知道为许元宝提供梅花j的到底是谁。他总觉得是四大老板中的一个,但已经可以排除陈磊。因为如果是陈磊,那陈磊不可能称许元宝为土豪。但如果提供梅花j的人是柳风、付卫东或者是已经死去的孙苗生的话,那又好像有些不对劲。如果真的是其中一个,那陈磊怎么也不可能称之为土豪吧?除非陈磊本身就不知道这件事!

    比如柳风、付卫东或者孙苗生介绍许元宝加入蔷薇会所,并和陈磊说许元宝非常有钱?

    这个推断如果成立的话,那基本上可以推断出许元宝是在其中一人的指示下选中他老婆,并对他老婆以礼相待。

    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说真的,李泽完全被搞糊涂了。

    许元宝的行为是在保护他妻子,海霞酒店的事件却是在诋毁他妻子。

    如果是希望他们夫妻俩离婚,那许元宝应该逼迫他妻子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吧?

    难不成是希望他们夫妻俩离婚,并让许元宝和他妻子结婚?

    为了娶一个已婚女人而设计如此复杂的局,甚至还把陈磊给搭上,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不论李泽耗费多少脑细胞,他也想不通那帮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因想不通的缘故,李泽还长长叹了一口气。

    当李泽敲响李佳雪所住的单身公寓的门时,仿佛被吓到的李佳雪立马坐了起来。

    而,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连着打了三个呵欠后,李佳雪道:“等下啊!我先换衣服!”

    “你还没有起来吗?”

    “大哥,”有些无奈的李佳雪道,“昨晚我醉得就跟死狗似的,所以现在还没有起来不是很正常吗?哪像你,酒量那么好,第二天早上都跟没喝酒似的。你等我啊,我穿好衣服就马上给你开门。”

    “嗯。”

    昨晚李佳雪有自蔚,到了兴头上之后就直接把内裤都给脱了。而她现在想找到那条内裤,所以她就在床上找着。她并不是要穿上,她只是想拿到卫生间去而已。可找了两分钟,被子枕头都被她移动了好几次,她愣是没有找到那条内裤。

    跪在床上的李佳雪试着去回想,但就是想不起来。

    她记得她有脱下来,之后是放在枕头旁边吧?

    拍了拍自己那有些肌肉僵硬的脸后,找不到那条内裤的李佳雪索性下了床。

    从衣橱里拿出干净的文胸内裤并穿上后,李佳雪这才穿上牛仔长裤以及印着卡通图案的黑色短袖。

    之后,她将搁在床上的文胸扔到了卫生间的水桶里。

    洗漱完,她这才去给李泽开门。

    打开门以后,李佳雪却发觉外头没有人。

    走出去,确定李泽没有在后,李佳雪只好回屋里拿手机打电话给李泽。

    电话会通,但却没有人接。

    而当李佳雪第二次打过去时,却是被掐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