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6章 所谓陌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66章 所谓陌生

    看到照片后,少妇道:“他们早上还有来买过零食。”

    听到这话,李泽自然是更加激动,激动得连拿着手机的手都有在发抖。

    摇了摇手机后,李泽问道:“你确定就是他吗?”

    “当然,我又不是近视眼。”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住在哪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少妇道,“他是和他阿姨一起来买吃的,基本上每天都会来一次。对了,你问这个干嘛?”

    “他是我朋友的儿子,前几天被人给绑架了。”

    “不……不是吧?!”

    看到少妇那吓得面如土色的模样,李泽道:“是真的,但她儿子以为是被她朋友带去玩。再加上那个女的每天都会来你这里买吃的玩的,她儿子就更相信这点了。因为担心绑匪会撕票,所以我们没有报警,就是自己在找。找了好几天,我们才找到了这个小区来。要是方便的话,麻烦告诉我那个女的住在哪里。”

    “这个我真不晓得,”少妇道,“我是前年开始卖儿童零食以及玩具的,小区里很多人都知道,所以有时候会有一些人是因为听其他人说才来我这里买的。就像你啊,我刚刚也以为你是来给你孩子买零食或者玩具的。要是你有那女人的照片,你可以去物业那边问下,指不定就能查到了。”

    “关键没有见过那个女的。”

    “我是有见过,但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那我们去物业那边查监控,你帮我确定一下?”

    “这个……”

    见少妇显得很为难,李泽便问道:“你是在顾虑什么吗?”

    “讲真的,我不想掺和你们的事,”少妇道,“既然你朋友的儿子是被绑架的,那对方肯定是坏人啊。要是对方知道我帮了你们,那他们找我报仇可怎么办?这是我买的房子,我不可能也不想搬到别的地方去,所以我不能帮你。你可能会觉得我这样说很没有人情味,但……”

    “我知道你的难处,所以看监控这事就当我没有说过吧,”顿了顿后,李泽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一般每天是什么时间来的?”

    “这个说不准,”少妇道,“前天是晚上七点多来的,昨天是下午四点多来的,今天是早上十点多来的。我也有个儿子,我每天都很想他,所以我可以帮你一个忙。你明天可以早点来我这边,等他们出现了,你就可以把你朋友的儿子抢回来了。”

    “这样不是有可能会连累你吗?”

    听到李泽这话,眯起眼睛的少妇道:“有时候当一当英雄也是不错的。”

    听罢,李泽随即笑出了声。

    “进来吧,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是个事。要是被邻居看到了,我还真怕他们会向我老公告状。”

    少妇让开后,李泽就走了进去,还顺手关上了门。

    看着拿着茶杯走向饮水机的少妇,李泽问道:“邻居为什么会向你老公告状?”

    “306住着一个长舌妇,”弯下腰接热水的少妇道,“那个长舌妇特别恶心,就喜欢打小报告。上个月有个老乡来找我,是我妈托他送茶叶给我的。出于礼貌,我当然要让我那老乡喝杯茶。结果事后我老公突然对我发脾气,问我是不是带男人回家乱搞。我说没有,我老公硬是要说有。后面我说只是个老乡,他就反问我,说老乡难道就不能是奸夫吗?我老公这个人特别敏感,加上这个小区去年有个女人因为出轨而抱着孩子跳楼,所以他就担心我也会出轨。争来争去以后,他才说是邻居说的,还说偷听到了我跟我老乡那个的声音。我是被气坏了,就带着我老公去找那个长舌妇。我是想证明我是清白的,结果长舌妇硬是说真的有听到。然后我就被我老公打了一顿,之后我老公还把我儿子也带走了。”

    “难怪你刚刚会说很想你儿子。”

    “是啊,”朝李泽走去的少妇笑道,“我跟你说,我现在还在和我老公冷战,他都大半个月没有回过家了。”

    “那你儿子呢?”

    “在我公公婆婆那边。”

    “也是在厦门?”

    “宁德。”

    “那就有些远了。”

    “远和近没有区别,因为他们都不让我见我儿子,”将冒着热气的茶水递给李泽后,少妇继续道,“我有让我老乡打电话给我老公,向我老公说明当时的情况。可惜的是,我老公依旧是不相信我。”

    “为什么他都不相信你的话?”

    “我曾经骗过他一次,从那以后他就老是会揣测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怎么骗的?”

    “奇怪了,”笑出声的少妇问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事呢?”

    “有心事的人就像是一颗气球,不把心事说出来的话,这颗气球就会一直膨胀。当某天承受不了时,气球就会嘭的一声爆炸。而向人倾诉心事就像是在放气,对你是有很大好处的。”

    “关键我并不认识你。”

    “正是因为不认识我,所以你才敢和我说,”李泽道,“网络聊天有个特点,就是你通过微信QQ这样的方式和陌生人聊天时,你会喜欢向对方抱怨。抱怨自己的老公怎么样怎么样,抱怨自己的上司怎么样怎么样,又或者是抱怨自己的婆婆怎么样怎么样。这样的抱怨能让你心里稍微舒坦一些。而因为彼此之间并不认识,所以哪怕你向对方抱怨了,对方也不会打小报告,更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既能减轻你的压力,又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哈哈!”笑出声的少妇道,“你真会讲大道理!难道你是老师啊?”

    “对。”

    “咦?”一脸震惊的少妇道,“真没想到居然被我给猜对了。”

    “只不过我不是语文老师,我是美术老师。”

    “不管你是教什么的,反正你都是要和学生们讲大道理的。”

    “其实我很少和他们讲大道理,因为我教的是高中生,高中生大部分都处于叛逆期。要是我像家长一样讲大道理给他们听,他们反而会很烦躁,更会疏远我。为了拉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我是选择像朋友一样和他们相处。”

    “当美术老师好不好玩?”

    “画画是我的兴趣,所以我蛮喜欢这份工作的。”

    说出这句话后,李泽心里有些苦涩,因为他已经被辞退了。

    但想到暑假的时候会开设美术培训班,到时候能继续当个美术老师,李泽心里又稍微宽慰了些。

    “坐吧,别净站着。”

    坐下并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后,李泽道:“我叫李泽,请问怎么称呼?”

    “夏朵,”少妇道,“夏天的夏,云朵的朵。”

    “这名字倒是挺有诗意的。”

    “其实由来很普通的,”夏朵道,“我出生的时候是夏天,那时候我老爸站在外头一直等,一直在向老天爷祈祷,祈祷能母女平安。因为他刚好姓夏,又看到满天都是云朵,所以就直接叫我夏朵了。”

    “为什么我坐着,你却是站着?”

    “我觉得我不应该和一个陌生人坐在一块。”

    “好吧,你还真的是有些奇怪。”

    “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当初是怎么骗你老公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