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7章 过于自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67章 过于自我

    听到李泽这话后,夏朵道:“我很喜欢张国荣那首《当爱已成往事》,往事不用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李泽并不是笨蛋,他一下就听出了夏朵的话中含义。

    知道夏朵是不想提起后,李泽道:“其实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是怎么骗你老公的,但我还是想唠叨几句。两个人走到一起很不容易,结婚生子就更不容易了。知道两个人为什么会走到一起吗?就因为互相信任。如果都不信任对方了,那彼此之间的距离只会变得越来越遥远,甚至变得比陌生人还来得陌生。假如我没有猜错,导致他不再信任你,甚至让公公婆婆带孩子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你说的那个谎言。所以你不能老是说你老公为什么不相信你,因为你曾经做出过刺痛他的事来。”

    “你是老师,你不喜欢和学生讲大道理,但你却在和我讲大道理,这是会让我厌烦的。”

    “那这个话题我们就终止吧。”

    “你是男人,对不对?”

    “难道你觉得我身上有女性特征?”

    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夏朵噗嗤笑出了声。

    之前气氛还有些尴尬,现在却在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我没有看到你身上有女性特征,我就是想让你站在我老公的角度帮我分析一下而已,”拉了张椅子坐在茶几对面后,端坐着的夏朵道,“大约是在半年前,我有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刚好遇到了我的初恋。我对我的初恋其实已经没什么感觉,毕竟心态早就和高中时期不同了。参加完高中同学聚会后,我就直接回了家。我洗澡的时候,我初恋有发消息给我,问我明天要不要一起吃饭。就因为这条短信,我和我老公吵了一架,之后他就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就好像担心我会出去给他戴绿帽似的。”

    “他知道那是你的初恋?”

    “知道,我很早就和他说过了。我这个人性格很直,藏不住秘密。”

    “那他就是误以为,你和你那初恋在聚会期间有发生过什么了。”

    “我和他解释过,我只是在聚会期间和我的初恋聊过几句,顺便喝了一杯酒而已,但他就是不信。”

    “那种聚会能不聚就不聚,太影响夫妻感情了。”

    “是我一个发小硬要叫我去的,要不然我也不去。”

    “你老公一开始知道你是去参加同学聚会吗?”

    “我是说和闺蜜一起去逛街,”夏朵道,“因为如果我说了,那他肯定就不会让我去的。可我已经答应我发小了,所以我才会骗他。不管我有没有骗他,至少我没有做出过对不起他的事来。可闹到现在,我都觉得我唯一的出路就是和他离婚了。其实如果真要离婚,我也没有意见,但关键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我告诉你,这房子是全款买的,我掏了四十万元。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点,所以如果打官司的话,输的人肯定是我。”

    “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吧?”李泽道,“你又没有出轨,所以你们两个人只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就可以了。”

    “又不是没有试过,”夏朵道,“他认定我和我初恋还有老乡之类的男人有乱搞,而我是坚决否认的。你知道锯子吧?就是那种一根木头两边各有一个人拉着的那种锯子。左边拉一下,右边拉一下,这样一直重复着,木头就会被锯断了。我现在觉得我和我老公就像是木工,但搁在我和他之间的这根木头是怎么样也锯不断。所以我和我老公就一直在重复着拉锯战,一点进度都没有。”

    “要是你们就这样离婚了,还真的是有些可惜。”

    “这没办法,谁叫他不相信我的?”

    “大部分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老婆去参加同学聚会,因为里面一般都会有一个甚至多个和他们老婆关系比较亲密的男生。加上同学聚会的时候都会喝酒,而你要是又对你初恋有那种感觉的话,你就很容易酒后乱性。你老公是考虑到了这些,所以才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相信你。所以站在男人的角度来说,你当初是做错了。”

    “关键我没有背叛他!”

    “但你欺骗了他。”

    “我那是为了他好!”

    “你应该坦白,不应该选择欺骗。”

    “算了,”夏朵道,“你还是走吧,我不想再和你继续这个话题。说来说去,你都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去考虑,都不站在我们女人的角度去考虑。”

    “是你自己刚刚让我站在你老公的角度去考虑的。”

    “是吗?”

    “当然是,你的记忆力还真的有够差的。”

    “反正不聊了,等着和他离婚就是了。”

    “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喝了一口茶水,李泽就站了起来。

    “行,不过尽量九点以后,因为我一般会睡到八九点。”

    “那我九点半到你这边。”

    “可以。”

    离开夏朵的住处后,李泽就搭乘电梯下楼。

    回到车上,李泽自然是往所住的小区的方向开去。

    想着刚刚和夏朵聊天的内容,李泽真觉得女人是一种难以沟通的动物。在李泽看来,夏朵一开始就不应该欺骗她老公。否则的话,他们夫妻俩的关系也不可能恶劣到闹离婚的地步。只可惜夏朵听不进他的劝告,所以等待夏朵的估计只剩下离婚了。

    不知怎么的,李泽突然觉得夏朵和他妻子很像。

    不是说外貌,而是对待撒谎这件事。

    他妻子很喜欢撒谎,一直认为撒谎是对他好,所以他和他妻子的矛盾才会变得越来越深。到了现在,哪怕他妻子说的是实话,他也很难相信了。

    这听起来有些可悲,但目前的状况就是如此。

    临近五点,李泽到了女儿所读的幼儿园前。

    一分钟后,他的宝贝女儿被一个幼师签了出来。

    见不是孙兰娜,李泽就有些吃惊。

    “爸爸!”

    抱住跑过来的薇薇后,李泽问道:“孙兰娜孙老师呢?”

    “她辞职了,”幼师道,“她说她要回老家发展,所以早上教完课就走了。我们都挺喜欢她的教学方式,所以也有挽留她。可惜啊,她说她必须回老家。”

    因孙兰娜没有说过这事,所以李泽便忙拿出了手机。

    让薇薇和幼师说再见后,拉着薇薇的手往小车那边走去的李泽就打电话给孙兰娜。

    打通后,李泽问道:“孙老师,你现在还在厦门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