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6章 说出过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76章 说出过程

    “不认识,”林慧莲道,“他应该是事先躲在了1020对面那个房间里,等你走到1020的时候就直接出来把你给敲晕了。反正他肯定是陈磊安排的,所以你也别去纠结他到底是谁了。你只要知道整件事都是陈磊策划的,并且还有同伙没有被抓到就可以了。”

    “如果我报警了,你会不会协助我?”

    “这个再说吧,我暂时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那些事了吧?”

    “怎么说呢,”叹了一口气后,林慧莲道,“以前我觉得你配不上小洁,因为你赚不到什么钱。但经过这两天的事,我才发觉你和小洁其实挺配的。与其找个有钱的男人,还不如找个像你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所以啊,对于那天所发生的事,你就别再问了。反正你只要知道小洁对你是真心真意的,这就足够了。”

    “我要你履行承诺。”

    “好吧,但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和小洁好好谈一谈。”

    “你说吧。”

    说出这三个字后,有些不安的李泽用力抽了一口烟。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慧莲才开口道:“她出轨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李泽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推进了万丈深渊中,那种无助感是完全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要知道在最近的一个月里,他一直在追查妻子是否出轨一事。他是认定妻子已经出轨,更认定妻子是在海霞酒店里被男人给干了。认定是一码事,确定又是一码事。所以当李泽经由林慧莲之口确定妻子出轨时,李泽都有种万念俱灰的错觉。

    香烟掉在地上后,后退了数步的李泽直接靠在了墙壁上。

    要是没有墙壁支撑着他的身体,他都怕自己会直接倒在走廊上。

    看到李泽这反应,林慧莲皱起了眉头。

    看着林慧莲,都在冒冷汗的李泽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本来是想骗你的,但我又不希望你到死都不知道真相,所以还是告诉你得了,”林慧莲道,“那天小洁来找我之前,我有和她聊过,她说最近手头有些紧。因为我知道她工资不低,所以我就问她为什么会手头紧。她没有告诉我原因,只是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弄到十万元左右。我问她是不是为了这笔钱可以做任何事,她说是。我又问她愿不愿意和除了你以外的男人上床,她先是有些犹豫,后面还是答应了。然后她就是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海霞酒店,并当着我的面和另外两个男人3p了。结束以后,她就拿着她赚到的那张梅花j走了。”

    林慧莲说这些话的时候,李泽的两只拳头握得特别紧,身体更是在发抖。

    就算林慧莲没有说得非常详细,但李泽还是想到了当时的场景。

    在客房的双人床上,他那一丝不挂的妻子像母狗般跪趴在床上。

    一个男人操着他妻子的嘴巴,一个男人操着他妻子的下面,将他妻子夹在了中间……

    当初幻想到其他男人侵犯他妻子的时候,他会有反应。

    可现在,他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更是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悲哀。

    看到李泽那绝望的眼神后,林慧莲道:“抱歉,我其实也不想和你说实话,因为我知道深爱着小洁的你肯定是会很伤心的。但比起拖更长的时间让你查到真相,还不如我现在就告诉你。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这个道理。”

    “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用我的人格发誓,”顿了顿后,林慧莲又补充道,“估计你会认为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人格,所以我还是换个说法吧。我可以保证我上面说的统统都是真的,有一句假的就让我遭五雷轰顶。你也可以直接将我说的话说给小洁听,她会承认我说的都是真的。当然了,她一开始应该不愿意承认,还会说我在撒谎。只要能保得住你们的婚姻,她是不介意撒再多的谎的。”

    “那你知不知道剃毛的事?”

    “她到酒店以后先是被剃毛,之后才以白虎的状态和那两个男人做嗳的。”

    “是你剃的,还是那两个男人帮她剃的?”

    “你真搞笑,”干干一笑的林慧莲道,“你在乎的应该是她有没有被男人干,而不是毛被谁剃掉的。在我和你说她被两个男人干以后,你有必要在乎这个吗?当然了,我也可以告诉你。作为私人订制中的一环,她的毛是被其中一个男人给剃掉的。当然了,她有和我通过气。说如果你有问起的话,就直接说是被我给剃掉的。所以在你没有救出我儿子之前,你如果问我这个问题的话,那我就会说是被我给剃掉的。而因为你救出了我儿子,我当然就要和你实话实说了。”

    “私人订制?”

    “对啊,她做的事其实就是个私人订制。”

    “但私人订制不是要经过刘菲菲的同意吗?”

    “那就是我的表述有错了,”林慧莲道,“我待在海霞酒店是因为私人订制,所以我也就将她做的事归类到私人订制里来了。反正她先是被男人剃毛,之后当着我的面和那两个男人做嗳,再之后就拿着梅花j走了。假如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回去问她。”

    “我要你拿出实质性的证据来。”

    “呵呵,”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后,林慧莲道,“你这种人是典型的不到黄河心不死,所以我都不知道你干嘛要一直追查这事。如果你还爱着她,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回去和她好好过日子。当然如果你没办法忘记我说的话,甚至看到她就会想起她曾经被两个男人一起干的话,那你还是和她离婚吧。”

    “我要证据,”李泽道,“如果你拿不出来,你就给我那两个男人的联系方式,我自己问一下他们。”

    “没有。”

    “不可能!你绝对有的!”

    “真没有,”林慧莲道,“那两个男人是另一个会员的朋友,而我只有另一个会员的联系方式。”

    “给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