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5章 绝望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15章 绝望了吗

    听到李佳雪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后,李泽问道:“什么可悲?”

    “当然不是我,因为我和石嘉杰已经一刀两断了。”

    “所以你指的人是我了?”

    “肯定的,”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你那么爱她,她却背叛了你。因为爱情,你一直想离婚却狠不下心,这不是很可悲吗?其实最最可悲的是,你明明知道她一直在撒谎,你却甘愿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调查。换做是一般男人,估计都已经直接离婚了。以前我问你为什么不离婚,你说是想找出真相,让她尊严扫地。事实上,你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将婚姻画上句号的正当理由罢了。所以啊,你真的很可悲。但同时,你也是幸运的。因为在调查的路上,你遇到了不求回报的我,还遇到了爱你爱得一塌糊涂的刘雨鸥。当然啦,假如柳咪不是和林宇南在一起,我还是更看好她的。”

    “柳咪这个人性格有些强硬,很容易吵架的。”

    “难怪我会看好她,原来是因为我和她的性格很像。”

    “嗯。”

    “所以你和大部分男人一样,还是喜欢小鸟依人的女人,就像丁洁那种。”

    “先不聊了,我准备开车回去,你待会儿把通话详单发给我。”

    “行!”

    “拜拜。”

    “嗯,有空再聊。”

    听到李佳雪这话后,李泽就挂机。

    揉了太阳穴好几分钟,李泽这才往家的方向开去。

    按照李泽的推断,他妻子是绝对不可能说出真相,只会一个劲地否认,更会说林慧莲是在胡说八道。所以从这角度来说,他回家的意义其实不大。在没有出轨证据摆在他妻子面前,他妻子只会装无辜。但在十楼监控被陈磊删除的前提下,李泽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找到证据。

    在找不到证据的前提下,只要想办法确定操了他老婆的会员是谁就行。

    只是让李泽难以想通的是,他老婆到底是怎么样和那个会员搭上线的。

    不是许元宝,又不是赵敏那一伙的,那到底会是谁?

    因为毫无头绪的缘故,李泽是怎么想也想不通。

    在离家还有半公里时,李泽收到了李佳雪发来的通话详单。

    将车停在一旁,李泽就仔细看着。

    可惜的是,通话详单里的手机号码一点问题都没有。

    看来,他妻子和对方是用微信联系的了。

    现在微信语音或通话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这就导致了愿意浪费话费去打电话的人也就越来越少。加上微信语音或通话不会留底,不需要担心会被查到,所以现在这社会男女的出轨比例也就越来越高了。

    所以在李泽看来,男女出轨频率是和互联网发达程度成正比的。

    再次核查了下,确定通话详单没问题后,李泽这才继续往家的方向开去。

    从和林慧莲打完电话后,心神不宁的丁洁就站在外阳台。

    所以当李泽将车驶进小区时,丁洁是有看到的。

    知道丈夫再过几分钟就会到家后,丁洁的眉头都跳得特别厉害,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似的。

    轻轻拍了拍胸口,又深呼吸数下后,丁洁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五分钟后,丁洁听到了开门声。

    当丁洁看到显得很疲惫的丈夫走进屋时,走上前的丁洁忙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没事,”看了眼正坐在沙发上画画的女儿后,李泽问道,“热水器开了没有?”

    “我想着你回来应该是想先洗个澡,所以我早就把热水器开了。”

    “那我先去洗个澡。”

    “嗯。”

    因丈夫如此平静,丁洁反而更加不安。

    见丈夫走进了卫生间,丁洁忙跟上去。

    见妻子也走进来,李泽便问道:“怎么了?”

    “老公,”迟疑了下后,丁洁问道,“不聊一聊小莲说的事吗?”

    “肯定是假的,所以当然没有必要聊。”【首发】闪 爵小说网  前往地址:WWW.shanjuē.coΜ

    “但以你的习惯,你是会和我聊的,”丁洁道,“小莲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两个人离婚,所以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这样的目的。可惜当时在海霞酒店没有录像或者是录音,要不然老公你就会知道真正在撒谎的人其实是小莲了。我不奢求你会完全相信我,但我希望你能搞清楚小莲的目的。”

    因妻子说得很诚恳,所以李泽的心情变得更加压抑。

    他是更相信林慧莲说的版本,但因为没有铁证做支撑,所以他也不想说出自己的观点来。

    要是周一他妻子和林慧莲聊天,他妻子又在聊天里承认有被会员操之类的,那这就足以拿来当铁证。到时候他妻子还是不离婚,那就直接将录音给他家里人听。这样的话,至少他家里人都会站在他这边。加上他妻子已经和婆家断绝了联系,所以到时候要离婚就肯定不会再有亲戚出来阻拦。

    所以在那之前,还是装傻逼得了!

    想到此,笑了笑的李泽道:“我清楚她的目的,所以我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因为在她说的两个版本里,你都有出轨,所以我的心情还是有受到影响。昨晚我喝多了,还被小莲下了药,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我得尽快洗个澡,这样我能好受一些。”

    “在你昏迷以后,小莲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不清楚,应该是没有。”

    “那你有没有觉得酸痛之类的?”

    “没有,”停顿之后,李泽又补充道,“假如你想用嘴巴来检验一下,我是不介意的。”

    “那倒不用,我相信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假如她想让我们两个人离婚的话,那趁着我昏迷的时候把我给上了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公,你别说这样的话,我会怕的。”

    “那你要不要检验一下?”

    因丈夫第二次提出这样的请求,丁洁就变得有些犹豫。而在犹豫了十多秒后,丁洁就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并蹲在丈夫面前。在将丈夫的裤子连同内裤一块退至脚踝后,丁洁就献上了自己的嘴巴。

    确定味道没问题后,丁洁是想吐出来,但她丈夫却抓住了她的头发,并开始奋力冲刺着。

    每当咽喉被顶到,丁洁都有些反胃,所以她是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面无表情的丈夫。

    可不论她表现得有多可怜,她丈夫都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加快了速度。

    因为感觉已经快要吐了,所以丁洁忙去推丈夫。

    她根本推不开丈夫,加上她的头发被丈夫抓着,自己没办法后退,所以她只能承受着丈夫这特别粗暴的冲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