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2章 无疾而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22章 无疾而终

    许队刚说完,门就被敲响。

    在他说了声请进后,丁洁就推门而进。

    因为哭过的缘故,丁洁的眼睛还特别的红,眼角甚至还带着泪水。

    许队自然是认识丁洁的,加上林慧莲和丁洁李泽上次被绑架的事有关,所以他都在想着这次林慧莲坠楼身亡一事会不会和上次的事有关。

    待丁洁坐下后,许队便问道:“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和她是同事,同时也是关系比较好的闺蜜,她来这家公司还是我介绍的。”

    “哦,”应了声后,许队问道,“那你觉不觉得她有自杀的倾向?”

    “完全没有,所以我搞不懂她为什么会自杀。她和公司里的人都非常和睦,和老公的感情也非常好。而且她也没有婚外情,她老公也没有,所以她完完全全就没有自杀的理由的。”

    “那她和林宇南之间是否有矛盾?”

    “也没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能不能说一下,她今天早上来上班一直到自杀期间的事?”

    “我想下,”顿了顿后,丁洁道,“我不清楚她早上是几点到的公司,反正她一来公司就待在之间办公室里,同时林总也在。他们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总经理助理,所以会待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离九点估计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林总就来跟我讨论策划的事,林慧莲应该是去了策划部,因为刚刚策划部主管有说到这事。后面就是我和林总在讨论的时候,我们就听到了一声惊叫,之后我们就一块跑到这间办公室来,结果她……”

    说到这里,丁洁的柳眉皱得非常紧。

    叹了一口气后,丁洁喃喃道:“结果她已经跳下去了。”

    “你听到的惊叫是不是她发出的?”

    “肯定是啊,当时这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

    “反正在你的印象里,她是一个绝对不会去寻死的人,对吧?”

    “对,所以我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那你签字后就出去吧,有需要我再打电话给你。”

    “我想问下陈磊的案子怎么样了?”

    “证据确凿,我们准备提起公诉。”

    “那我跟我老公被他绑架的事呢?”

    “这个他没有承认,”许队道,“加上和杀死两个人比起来,你们被绑架的事其实是微不足道,所以我们是没有再追查这个事。我这样说你可能会觉得很不公平,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就算他承认了,他依旧是要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所以承不承认区别都不大。当然最重要的是,我问的四次他都不肯承认。”

    “所以就是无疾而终了?”

    “人证物证都没有,我们也没办法。”

    “好吧。”

    说出这两个字后,丁洁就走了出去。

    丁洁走出办公室后,一警员道:“许队,看样子估计真的和冒险游戏有关。”

    “先查一下监控,”许队道,“要是监控没有问题,那我们就顺着冒险游戏这条线往下查,看有没有什么突破。”

    “嗯。”

    随后,这名警员将林宇南叫进了办公室,并让林宇南登录监控端。

    当初廖俊超当总经理的时候,这间办公室是有监控的。但自从林宇南当上了总经理,这间办公室的监控就已经拆掉。正因为如此,许队他们能查看的只有公司大厅的监控。在查看完监控以后,他们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之后他们还让林宇南登录QQ以及微信,并查看其和林慧莲的聊天记录。

    因为林宇南压根就没有在QQ或微信上和林慧莲聊过冒险游戏,所以他们自然是没什么发现。

    直至十点半,他们才在带走林慧莲的高跟鞋、挎包以及一些私人物品的前提下离开。

    因为知道大家的情绪都很失落,所以在警察离开以后,林宇南便让大家下班,明天再过来上班。

    而除了丁洁以及柳咪以外,公司里的其他员工都已经离开了公司。

    “你们为什么不走?”

    林宇南问出口后,丁洁柳咪两个人就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丁洁是想让柳咪先开口,但柳咪没有说话。

    见状,丁洁只好问道:“陆远凡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叹了一口气后,林宇南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冒险游戏,所以纯粹是陆远凡在栽赃陷害。我告诉你,他老婆曾经勾引过我。先是约我吃午饭,之后还说自己很寂寞,想和我开房。我那时候也是脑子出了问题,居然真的带她去开房。在开好房间以后,我又很犹豫,所以最终我和她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这事说给她老公听,但我知道她老公今天的栽赃陷害就是因为她说她有和我去开过房。男人都是要尊严要面子,所以在老婆从我的办公室跳楼的前提下,他自然是想将我拉下水了。反正我也想清楚了,我是那种愿意拿钱消灾的人。所以到时候他想要多少赔偿,我给她就是了。”

    林宇南说完后,丁洁道:“小莲是我的好姐妹,他们夫妻俩的关系我再清楚不过。我告诉你,他们是那种性观念非常超前的夫妻,根本就不在乎对方在外面和谁乱搞,所以你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

    “我不知道他们的性观念如何,反正她自杀的事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告诉你,如果我真的有和她玩什么冒险游戏,并且我想害死她的话,我也不可能让她爬上我办公室的窗户。”

    “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然,”林宇南道,“我以我的人格发誓。”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丢下这句话后,心情特别糟糕的丁洁就离开了公司。

    见柳咪还站在原地,林宇南问道:“你又有什么事?”

    “其实我想问的问题和小洁的差不多。”

    “那我的回答也是一样的。”

    “我说的是差不多,并不是一模一样,”咽下口水后,柳咪轻声道,“其实有件事我没有和警方说,否则你已经被抓了。”

    眉头一皱后,林宇南问道:“什么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