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0章 无需保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30章 无需保留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先是身体一震,接着质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海霞酒店被除了你以外的男人操了,”瞪着丈夫后,丁洁道,“你一直就是希望我说出这句话,一直认为这

    才是真相,所以我现在就满足你。反正不论我怎么解释,不论我怎么用言语证明我的清白,你都不相信我。就好像在你

    看来,我如果没有在海霞酒店被男人操了,那就绝对是假象一样的。既然小莲已经死了,已经没有足以证明我的清白的

    人存在,那我还不如就说出一个你想要的所谓真相来。”

    “我要的是真相,不是你说的气话。”

    “我说没有,你不信;我说有,你还是不信,”停顿之后,丁洁问道,“老公,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了,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关键你就像警察一样,”丁洁道,“没有证据的支撑,你都不相信我的话。那我问你,如果真的找不到证据,你是不

    是周五就要和我离婚?”

    犹豫了下后,李泽还是道:“是。”

    “那你这和乱判案又有什么区别?”

    被妻子这么一反问后,李泽就没有再说话。

    至于丁洁,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望着窗外。

    直至驶进医院并下车,夫妻俩也没有再说话。

    李泽是走进医院大楼,丁洁则是留在了车里。

    李泽搭乘电梯来到七楼,并朝相应的科室走去之际,丁洁依旧是呆呆地望着窗外。她留在车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吹空调

    ,更不是在和丈夫怄气,只是不想进一步影响丈夫的情绪罢了。

    就在丁洁精神恍惚之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所以她忙打开包包。

    见是陆远凡打来的,丁洁忙接通。

    刚接通,丁洁便道:“凡哥,请不要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

    “不要和我说电视剧里的那一套,”电话那头的陆远凡道,“我是小莲的老公,你对我也有所了解,所以你应该是相信

    我不会胡说八道的。”

    “嗯,的确。”

    “我说小莲是被林宇南害死的,这事绝对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那你帮我一个忙,”陆远凡道,“你打电话给警察,就说你想起我老婆和你说过冒险游戏的事。你最好是告诉警察,

    我老婆有说是林宇南让她玩冒险游戏的。反正我老婆没有自杀的可能,所以就是被林宇南给害死的。作为她的闺蜜,这

    个忙你是一定要帮的。”

    “关键我这样就是做假口供,很可能是要被拘留的。”

    “你不是她的好闺蜜吗?难道连这点忙都不肯帮?”陆远凡道,“你是不是要她死不瞑目?”

    “凡哥,我不是这意思,”丁洁道,“我确实很想帮她,但不是在违反法律的前提下。我是觉得如果害死小莲的人真的

    是林宇南,那警方肯定是会查出线索的。作为小莲的闺蜜,我能做的就是将我所看到听到的事告诉警察,仅此而已。”

    “你肯定是因为小莲和你老公说了你的出轨真相,你才不肯帮忙的。”

    “我没有出轨,那些都是小莲胡诌的。”

    “你肯定出轨了,”陆远凡道,“如果你不帮这个忙,那我就继续和你老公说你出轨的事。”

    “凡哥,”被弄得有些头疼的丁洁道,“我没有出轨,那些都是小莲她自己在胡说八道。为了让我和我老公离婚,她就

    一个劲说那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事实。因为小莲已经死了,我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但我真的是没办法忍住。反正我

    跟你说,我不是不帮你的忙,我只是不想做一些违法的事罢了。”

    “看来你是和林宇南有一腿,你才会不想替小莲伸冤的。”

    听到陆远凡这话,丁洁都直接无奈了。

    皱紧眉头后,丁洁道:“凡哥,我知道小莲的死对你造成非常大的伤害,但你也没有必要这样说吧?我和林宇南以前是

    情侣关系,但现在已经是普通朋友了。不管你说什么,我只会对警察说出我听到和看到的,不会用谎言去指正林宇南。

    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所以我真觉得凡哥你没有必要去栽赃陷害。假如真的是林宇南干的,但你又做了假口供,那你也

    很有可能是要被拘留的。”

    “算了,再见。”

    嘟……嘟……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丁洁是更加郁闷。

    她知道林慧莲的死对陆远凡造成了相当大的打击,但她还真不希望陆远凡这样子。

    哪怕真的是林宇南害死了林慧莲,丁洁也认为是要通过合法途径去伸冤,而不是用假口供去栽赃陷害。

    丁洁其实还想打电话给林宇南,问清楚到底有没有冒险游戏这回事。

    但以她对林宇南的了解。

    哪怕是有,林宇南也是不可能会说出来的。

    约过十分钟,丁洁看到丈夫走过来。

    坐上车后,李泽便往医院大门口的方向开去。

    因没有看到丈夫拿着鉴定报告,所以丁洁忍不住问道:“老公,是不是他们没有给你?”

    “已经扔了。”

    “为什么?”

    “我已经拍了照片给孙老师,所以当然没有必要留着。”

    “这倒是,”丁洁道,“虽然那份鉴定报告只能证明你和薇薇没有血缘关系,但我相信付卫东至少会更加相信娜娜的话

    ,不可能认定娜娜是在撒谎的。老公,我们现在去公安局那边一趟,看事情有没有新的进展。”

    李泽没有说话,只是在出了医院后右拐。

    左拐才是回家的路,所以丁洁自然知道丈夫是听了她的话。

    因丈夫不想聊天,所以丁洁只好像之前那样望着窗外,双目失神。

    到了公安局,并向一楼的民警说明情况后,民警便带着他们夫妻俩往楼上走去。

    负责薇薇失踪案的不是许队,所以他们是和负责薇薇失踪案的警员聊天。

    在得知警方还没有锁定绑匪,他们两个人都显得颇为失望。

    李泽还质问幼儿园附近监控那么多,为什么就不能透过监控发现绑匪或者是他女儿的踪迹。警员的回答很简单,只因绑

    匪有着非常强大的反侦察意识,所以基本上都避开了监控。至于在那些没有避开的监控里,绑匪都是以戴着头套的形象

    出现。

    聊了一会儿后,警员道:“其实我可以透露一个好消息给你们,我们已经锁定了四名嫌疑人,现在正在逐一进行排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