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7章 回来陪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37章 回来陪我

    “我现在也很纠结,”李泽如实道,“报警了,我怕他们撕票。不报警,我是怕他们拿到钱以后会撕票。不管是报警还

    是不报警,我们都没办法确保女儿的安全。从咱们女儿绑架到现在,警方那边没有找到一丁点线索,所以我其实是不太

    相信他们。可惜咱们女儿的案子不是许队负责的,要不然可能早就有发现了。”

    “他还在忙着小莲的案子。”

    “立案了?”

    “不清楚,我只知道今天还有人去公司那边做调查。”

    “你不是请假了吗?”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到  《闪\爵\小\説\網》地址:wWw.shanjuE.com

    “我在微信群看到的。”

    “我真搞不懂到底是谁绑架了咱们女儿,”李泽道,“之前我以为是赵敏那边,但现在绑匪已经打电话过来,指明了是

    要一百万,所以还真有可能不是赵敏那边。但我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对方会有我的手机号码。”

    “声音听起来熟不熟?”

    “从没听过。”

    “我是觉得要先准备个一百万,然后就是等明天绑匪打电话过来,再根据实际情况看要不要报警了。”

    “一个晚上根本借不到那么多钱。”

    “我可以向林宇南借。”

    听到妻子这话,皱起眉头的李泽沉默了。

    林宇南是他妻子的前男友,他显然不想向林宇南借钱。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个了。

    想到此,李泽道:“那你给他打个电话。”

    “他要是肯借的话,我再告诉你。”

    “嗯。”

    说出这个词,又见妻子没有再说话,李泽便挂机。

    后天就是周五,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救出女儿,那离婚这事只能是拖延至女儿被救出的那天。而要是明天就能把女儿救出

    来,那后天还是可以将离婚一事提到日程上来。而要是女儿被撕票,那这婚就可以直接离了。毕竟从产生离婚念头到现

    在,女儿才是让他们还不会去离婚的最重要原因。

    是因为女儿才不离婚,还是因为那虚无缥缈般的爱?

    李泽在考虑这个问题之际,穿着吊带睡裙坐在床边的丁洁正打电话给林宇南。

    通了以后,丁洁问道:“是不是吵醒你了?”

    “还不到十一点,我不会这么早睡觉的。”

    “嗯。”

    “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犹豫了下后,丁洁还是继续道,“刚刚绑匪有打电话给我老公,绑匪说必须准备一百万赎金,否则就要

    撕票。我跟我老公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我是想问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当然,如果我们真的把赎金交给了绑匪,

    那我不确保能在几天内就把一百万还给你。至于上次跟你借的十万,我可能还得过几个月才能还。”

    “那十万就不用还了。”

    “要的。”

    “对于你而言,十万可能算是个大数目。但对于我而言,就跟出去随便吃一顿饭花的钱差不多。我待会儿就把一百万转

    账到你的工资卡上,你拿去随便处理吧。要是能拿回来,你就直接还给我。要是拿不回来,你就必须在嘉美内衣这边上

    班至少十年。十年一到,这一百万就一笔勾销。”

    听到林宇南提出的这条件后,丁洁道:“这样不好,这样迟早是会影响到你和小咪之间的感情的。”

    “不会,因为我一两年内就会回北京,到时候分公司可能就是要由你来负责的了。只要我们不见面,小咪她是不会吃醋

    的。”

    “你爸爸知道你们之间的事吗?”

    “暂时还不知道。”

    “那我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丁洁道,“当初他特意打电话给我,让我和你分手,结果我没有照做,然后他就做出了那

    样的事来。要是他知道小咪的家庭状况很一般,和你并不是门当户对,那我真担心他也会对做出类似的事来。”

    “这个你就别瞎担心的,你还是将精力放在解救你女儿那边吧。”

    “这倒是,”顿了顿后,丁洁道,“谢谢,就先这样吧,晚安。”

    “嗯,晚安。”

    挂机后,将手机放在床上的丁洁就呆呆地盯着自己穿的红色拖鞋,目光变得格外涣散。

    可以这么说,这两天是她这辈子中最难熬的两天。

    和丈夫冷战分居,女儿又失踪,加上好姐妹惨死,这三重打击让丁洁都有种度日如年的错觉。所以这请假的两天里,丁

    洁都是一直待在家中,还哭了好几次。她希望和丈夫重归于好,希望女儿突然就出现在她那边,还亲昵地喊着妈妈。

    可惜的是,这样的白日梦一直都没有实现。

    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后,丁洁这才想起应该和丈夫说下这事。

    她是想发微信消息过去,但最终是选择打电话。

    打通后,丁洁道:“老公,林宇南已经答应借钱了,待会儿就会打到我的卡上,所以赎金的事是没问题了。现在就是等

    明天绑匪打电话,我们再看下要不要报警。”

    “嗯。”

    “你能不能回来陪我?”

    “不了。”

    “我是觉得如果明天绑匪打电话过来,我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话,商量事情会简单得多。要是你还住在酒店,我们就只

    能通过电话商量,这样就太麻烦了。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回来,然后睡咱们女儿那房间。”

    “我明天早上再回去。”

    “万一绑匪很早就打电话给你可怎么办?”丁洁道,“我们还得去取钱,所以你现在回来是最合适的。”

    丁洁是希望听到丈夫的肯定答复,但因电话那头的丈夫一直没有吭声,这让丁洁都很担心。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个依靠,

    而丈夫就是她的依靠,所以她当然希望丈夫能回来陪着她。现在是她最脆弱的阶段,所以哪怕只是一个来自于她丈夫的

    拥抱,她也是会非常感动的。

    但因觉得丈夫回来的概率几乎为零,所以丁洁是焦躁得都咬着下嘴唇,眼眶更是不由自主地红了。

    擦了擦悄然滑落的眼泪后,丁洁就问道:“老公,你不回来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