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9章 快讲重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39章 快讲重点

    就算不睁开眼,李泽也知道依偎在自己身上的是他的妻子。

    他是想推开他妻子,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轻轻搂着他妻子。

    因为困意还在的缘故,连眼睛都没有睁的李泽就再次进入了睡眠。

    同一时间,厦门某居民房。

    咚、咚、咚。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到  《闪\爵\小\説\網》地址:wWw.shanjuE.com

    听到敲门声,正在睡觉的男人在连着打呵欠的前提下撑起了身体。

    确定确实是有人在敲门后,男人这才下了床。

    走到门前,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的男人透过猫眼往外看去。看到站在外面的家伙后,男人不免抓了抓后脑勺。他总觉得

    这个家伙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又认不出来。

    所以人忍不住问道:“你谁呀?”

    “东哥。”

    在听到这两个字后,男人吓了一大跳。

    睁大眼睛后,男人就将左眼都贴在了猫眼上。

    尽管门外的人自称是东哥,但男人总觉得有些不像。

    “你如果是东哥的话,你就说一下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喜欢你妈。”

    “哈哈,看来你果然是东哥啊!”

    说出这句话后,男人就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付卫东立马走了进去。

    看了眼睡眼惺忪的姜山后,付卫东问道:“就你一个人?”

    “对头!”

    听到这极为肯定的回答后,摘下鸭舌帽扔到沙发上的付卫东立马往冰箱那边走去。

    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罐装百威后,拉掉拉环的付卫东立马咕噜咕噜喝了几口。

    因为过于口干的缘故,所以当冰凉的啤酒顺着食道灌入付卫东的胃里时,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的付卫东立马长长呼出了

    一口气。又喝了两口后,付卫东这才坐在沙发上,并打量着瘦得和猴子差不多,腿毛胸毛还长得极为茂盛的姜山。

    将啤酒放在茶几上后,付卫东道:“山子,我想和你打听点事。”

    “我说东哥,你咋变样了啊?”

    “至少你还能认出我来。”

    “讲真的,我认不出来,”坐在付卫东旁边后,姜山问道,“咋变成现在这样的啊?”

    “整容而已。”

    “去韩国整的啊?”

    “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你聊天吗?”拍了下姜山的后脑勺后,付卫东道,“就因为你这个人太傻,有时候很难和你沟

    通。山子,我这次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帮我个忙。我在找一个周一失踪了的小女孩,大约五岁,长得特别的可爱。你明天

    去酒吧那边出货的时候帮我打听打听,看有没有谁知道这事的。记住,不能说是在帮我打听,更不能说我已经回厦门了。警方还在通缉我,所以如果被警方知道这事,我很可能会被抓起来。要是我被抓了,又是因为你这边泄的密,那我是

    会让人把你老妈给干了的。”

    “可以干我,但别干我妈。”

    “我对你那朵烂菊花没有兴趣。”

    “东哥,你在找个小女孩啊?”

    “我刚刚不是和你说过了?”

    “我昨晚出货的时候倒是有听人说过,就不知道是不是你想找的小女孩,”姜山道,“昨晚我在酒吧那边出货后就在那

    边喝酒,一群人挤在包间里吸粉,各个都像神经病似的。然后有一个人说他最近要发财了,还让大家猜一猜他为什么会

    发财。我们说赌博,他说不是。我们说……”

    又拍了下姜山后脑勺后,付卫东道:“讲重点!”

    “东哥,你这样拍人是很疼的。”

    “讲重点,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他说他把别人的女儿给绑架了,还说那女娃哭起来就跟杀猪似的。”

    “多大?”

    “他好像……”

    “我问的是小女孩!”

    “这个我咋知道啊?”

    “那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被付卫东这么一问,姜山立马抓了抓后脑勺。

    想了下后,姜山道:“好像……好像大家都是叫他骆驼……”

    “我要知道他住的地方。”

    “那我咋知道啊?”

    “你昨晚还和他一起嗑药,所以你肯定有办法帮我问到的,”付卫东道,“反正你现在必须帮我问到他的地址,要不然

    我就直接把你从这五楼扔下去!”

    “我问下人,但不确定能问到啊。”

    “必须问到。”

    “我先打几个电话。”

    走回卧室,姜山就拿起了手机。

    直至打第四个电话,姜山才问到了骆驼的住址。

    之后,付卫东自然是直接离开了姜山住处。

    大半个小时后,付卫东来到了外号是骆驼的男人的家门口。

    扔掉烟头并捻灭后,一脚将烟头踢到角落的付卫东便敲门。

    “谁啊?”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到  《闪\爵\小\説\網》地址:wWw.shanjuE.com

    “我是东哥,你是不是骆驼?”

    “付卫东?东哥?”

    “对,正是我,”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付卫东才继续道,“山子卖给你的货以前都是我卖给他的,但因为他最近不

    怎么听话,所以我打算找个听话的帮我出货。我听说你对这个感兴趣,所以我就特意过来找你了。”

    “找我干嘛半夜三更的?”

    “你是不是傻逼?”踢了门一脚的付卫东道,“我现在是逃犯,你是不是要我大白天请你去喝咖啡,顺便把白粉倒在桌

    子上让你吸一吸,看到底有多纯?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听人说你有这方面的想法,我才懒得过来找你。算了,算了,既

    然你不想赚钱,那我就去找别人。”

    “别!”

    喊出这个字的同时,门已经被骆驼推开。

    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驼背男人,付卫东问道:“你就是骆驼?”

    “对,就是我,”骆驼赔笑道,“真没想到东哥你会看得起我。”

    “我只是想找个听话的罢了。”

    说话的同时,付卫东已经走了进去。

    看着这个乱得不行的客厅,付卫东问道:“就你一个人住?”

    “我老婆在上海那边,现在这边暂时就我一个人住。”

    “真不知道你这边安不安全。”

    说话的同时,付卫东就朝门关着的次卧室走去。

    推了下门,见推不开后,付卫东就问道:“里面是干嘛的?”

    “堆杂物的。”

    “那你给我开下门。”

    “东哥,这和咱们合作有什么关联啊?”

    “我得检查一下你家,看到底安不安全。”

    “安全,安全着呢!”

    “我说我要检查就是要检查,”看着骆驼的付卫东道,“就算你里头关着个小女孩,那也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小女孩?”显得很诧异的骆驼问道,“什么小女孩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