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7章 毫无所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57章 毫无所求

    李泽坐在凳子上后,李佳雪道:“你的脸色真难看,是不是又和你老婆吵架了?”

    “是啊,”点上一根烟后,李泽道,“今天傍晚有个人加我的微信,还发了一张我老婆的裸照过来。其实也不能说是裸

    照,应该说是正在做嗳的照片。我现在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绝对是我认识的某个人。我觉得拍照的地方应该就是海霞

    酒店,但我又没办法确定,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你顺便查一下对方的微信号,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照片在哪?”

    看了李佳雪一眼后,李泽便拿出手机。

    打开照片,李泽将手机递给了李佳雪。

    看到照片以及聊天记录后,李佳雪问道:“为什么除了你老婆以外的地方都打了马赛克。”

    “对方说是不想暴露个人信息。”

    “那应该不是在海霞酒店吧?”李佳雪道,“假如只是在海霞酒店,那我们又不知道是在哪个房间,所以打不打码其实

    都没有区别。不过也有可能是在海霞酒店,所以这打码应该是想要误导你。其实我觉得照片是在哪里拍的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老婆确确实实出轨了。就算现在继续往下调查,也改变不了你老婆出轨的事实。阿泽,放手吧,不要再执迷

    不悟了。”

    “要是我就这样放弃调查,那我头上这顶绿帽岂不是就一直戴着了?”李泽道,“所以不论怎么样,我都要找出这个上

    了我老婆的家伙!”

    “好吧,那我就继续帮你调查,”叹了一口气后,李佳雪道,“这个微信号肯定是新申请的,加上现在开通微信都是必

    须手机认证,所以对方肯定是买了一张新的手机卡。这样的话,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根据这个微信号获得一些我们想要的

    信息。至于这张照片,除了你老婆以外,其他地方都被涂抹得一点空间都没有,那这张照片也派不上用场了。”

    “难道就没有那种能去除马赛克的软件吗?”

    听到李泽这话,李佳雪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完以后,李佳雪道:“假如你百度,那你就能找到很多这样的软件下载。但要么带了木马或者病毒,要么就是完全无

    效。这么和你说吧,在使用Photoshop的时候,你可以对一张照片进行马赛克处理。在处理的时候,马赛克和原图其实

    是在两个不同的图层里。所以如果你觉得马赛克涂抹的地方不对,你还可以直接使用橡皮擦擦去马赛克,这样就可以看

    到原图。但如果你已经把添加了马赛克的图片输出,这就意味着两个图层合二为一,像素已经叠加在了一块,所以根本

    就不可能再和马赛克给去除。这就好比你把墨滴进水里,我现在让你把墨拿出来,这可能吗?反正如果马赛克真的可以

    随便去掉,那不是随便哪个女优的下面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那干嘛还要专门出有码的电影,直接全部无码就是了。”

    听完李佳雪所说的,李泽道:“我是初中的时候听说可以去除马赛克的。”

    “那是骗人的。”

    “其实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在帮我,毫无所求。”

    “这个问题我好像回答了不止三次吧?”李佳雪道,“首先,我讨厌出轨的女人;其次,我讨厌被你老婆玩得团团转;

    再次,你救过我。”

    “你能不能保证你接下去说的都是真的?”

    “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想确定一些事。”

    “那你说吧。”

    “我老婆坚决否认有出轨,而且还提出了一种假设,”抽了一口烟后,李泽道,“她的假设是这样的,那张照片并不是

    在外面拍的,而是在我家里拍的。也就是说,躺在我老婆身下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这也太搞笑了吧?”笑出声后,李佳雪道,“如果是你自己,你第一眼看到照片就应该认出来了。”

    “怎么可能认得出来?”李泽道,“你要知道在这张照片里,就只有我老婆一个人。我看不到她身下的男人,我也看不

    到周围的场景,更何况我老婆什么都没有穿。假如我能看到场景,或者是看到一丁点和这个男人有关的东西,那我就能

    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我了。”

    “虽然我不太想接受你这个观点,但我还是接受了。同样的姿势,不同的男人。而在被抹去场景和男人的前提下,谁也

    没办法确定身下的男人到底是谁。”

    “所以照片还真的有可能是在我家拍的。”

    “关键如果有人在偷拍,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检查过了,”李泽道,“假如真的是在我家拍的,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对方把摄像头藏在了空调里。”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泽是在和李佳雪对质。

    他以为李佳雪会变得不安或者露出马脚,但李佳雪的表情变化并不大。

    这有两个可能性。

    要么真的不是李佳雪干的,要么李佳雪早就想到了这样的对质场面。

    见李泽没有继续往下说,李佳雪问道:“那你有没有检查过空调?”

    “检查过了,什么也没有发现,”李泽道,“其实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对方不可能傻到在还没有拿走摄像头的前

    提下发照片给我。”

    “我想帮你确定到底是哪个可能性,但凭借你亮出的这些证据,我真的是没办法确定。”

    “上周日我有把我家里的钥匙给你,对不对?”

    “对,”猛地皱起眉头后,李佳雪反问道,“你以为是我干的?”

    “你可能配了我家的钥匙,而且你还非常擅长安装监听器,所以我才会想到这个可能性,”李泽道,“佳雪,我并不是

    认定你就是望春之都,我只是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而已。假如你真的是望春之都,那你这边应该还有一部手机,专门用来

    放那张新买来的手机卡的。要是方便的话,就请让我找一下。”

    “你真的是有些无理取闹,”面露愠色的李佳雪道,“我帮了你这么多,你居然还不相信我,搞得好像我是在你身边的

    卧底似的。”

    坐在床边并翘起二郎腿后,李佳雪继续道:“你找,你现在就给我找。不管你能不能找到那部根本就不存在的手机,反

    正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就此终止,就连朋友关系也终止。我原以为你会对我推心置腹,但没想到你居然会怀疑到我的头

    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