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8章 更该失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来得及的,”丁洁道,“你先帮我画素描,等画完了以后我们再去逛街。其实我有一点很担心,就是三个月后哪怕你找不到我的出轨证据,你八成也不会和我复婚。老公,我没有猜错吧?”

    李泽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

    李泽点燃香烟的同时,淡淡一笑的丁洁道:“其实有些事我们都懂,只是说出来反而会更舒服一些罢了。老公,你准备一下工具,反正我是只要把衣服脱了就可以了。上次我是坐在床上让你画,这次你想让我摆出什么样的姿势呢?我跟你说哦,不过太奔放的姿势,因为我是打算拿来收藏的。要是姿势太奔放,我会觉得怪怪的。”

    “那我就直接画在那本素描本上。”

    “嗯,好。”

    “选一个你自己喜欢的姿势吧,毕竟是你要收藏的。”

    “那还是在床上吧。”

    “嗯。”

    说出这个字后,李泽就从柜子里拿出素描本和铅笔。

    至于橡皮擦,他用到的概率非常低,所以他都没有拿。

    李泽是想直接画在素描本上,但他的这本素描本一般都是画速写用的。可此时,他是想花两三个小时画一幅非常精细的素描,所以捧着素描本画素描显然是不行的。所以他又将素描本放回了抽屉,并将画架架在了床边。架好以后,李泽又将素描纸固定在了画架上。

    做完这一步,见妻子正坐在床边,李泽便问道:“这就是你要摆出的姿势吗?”

    “你好啦?”

    “嗯。”

    “那我现在摆姿势,我要当一回睡美人。”

    站起身后,丁洁便当着丈夫的面脱下吊带睡裙,并顺手把内裤也脱了。

    如此一来,丁洁便毫无保留地将身体呈现在了丈夫面前。

    对于这具充满活力的身体,李泽已经看过无数次。可不知为什么,此时李泽却变得有些激动,视线更是停留在妻子的重要地带。预感到即将失去才会懂得珍惜,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爬到床上后,丁洁便躺了下去。

    由平躺改为侧躺并曲起双腿以后,丁洁拉着被单遮住了她的腰部。

    至于那修长且雪白的大腿,自然是大方地展露着。

    用玉指理了理发丝后,丁洁问道:“老公,我这样可以吗?”

    因嘴里还叼着烟,所以李泽是嗯了一声。

    “那我就保持这个姿势,”打了个呵欠后,丁洁喃喃道,“老公,我很困,我先睡一觉。要是中途我的姿势变了,那就麻烦你帮我再摆一下。要是准备画眼睛了,你就跟我说一声。我一直觉得我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会说话似的,所以你必须将我的眼神画得很传神才行。”

    用手夹着烟后,李泽道:“你睡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加油,亲爱的老公。”

    李泽没有说话,只是用铅笔对着妻子比划着,以确定妻子的身体比例。

    确定之后,李泽便在素描纸上画着。

    在画素描的过程中,李泽的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他更是觉得有一种叫做悲伤的东西在房间里蔓延着。尽管心里有些悲伤,李泽也没有说出来,更没有停止画素描。只是当他妻子一点点地出现在素描纸上时,李泽却觉得妻子离他越来越遥远。就仿佛一旦这幅素描画好了,他妻子就将永远离他而去。

    李泽也有告诉自己没有必要如此伤感,毕竟造成如今这样的场面又不是他的错。

    假如他妻子不撒谎……

    假如他妻子不瞒着他去走秀……

    假如他妻子没有去海霞酒店让男人操以及剃毛……

    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该失去的还是得失去,不该拥有的更该失去!

    两个小时后,李泽问道:“醒了吗?”

    见妻子一动不动的,李泽都有些担心。

    但在注意到妻子的胸脯还规律地起伏着,李泽就知道妻子只是睡熟了,并不是吃了安眠药。其实昨晚他有做过一个梦,梦到他今天回来打开房门看到的是他妻子那早已冰冷的尸体,而他还抱着尸体痛哭,说不会再提出离婚。

    走到床边,李泽道:“老婆,该画眼睛了。”

    打了个呵欠后,丁洁这才睁开眼。

    揉了揉眼睛后,丁洁问道:“老公,我睡多久了?”

    “两个小时,”李泽道,“现在就差眼睛,眼睛画好了就大功告成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逛街吃饭,等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再去民政局就可以了。”

    “那你赶紧画吧,然后我还得冲个澡。”

    “嗯。”

    走到画架前,李泽便继续画着。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很多喜怒哀乐都会通过眼睛呈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哪怕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事也没有做,身旁的人就能知道这个人是高兴还是悲伤。

    所以当李泽从妻子的眼神里看出悲伤时,他道:“高兴一点。”

    “那要笑,对吗?”

    “不是笑,”顿了顿后,李泽道,“你的眼神有问题。”

    “你是要让我眼睛很亮?”

    “反正就是要让我觉得你是高兴的。”

    “这没办法,”丁洁道,“就这样吧。”

    “也行。”

    李泽原本希望这张素描传达出的是喜悦,但当他画好妻子的眼睛时,他才发觉传达出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悲伤。所以以后他妻子看到这张素描的话,肯定是会想起和离婚有关的事。要是他妻子以后有了新的对象,这张素描是真的不能留着。

    想到此,李泽问道:“要不这张我收着,你直接把素描本拿走?”

    “我想要这张。”

    “也行,就是别被你下一任老公看到。”

    “到时候我会说是一个女性朋友帮我画的。”

    “那你会让他知道你离过婚的事吗?”

    “当然会,”丁洁道,“我不想再失去了。”

    “你去洗澡吧,差不多该出门了。”

    听到丈夫这话,没有说什么的丁洁直接下了床。

    走到画架前,丁洁微笑道:“老公,你的画画技巧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感觉画里的我比我本人还要好看。可惜我这个人太笨,要不然我也会变成画家的。”

    “不是你笨,是因为那时候你有太多事要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