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9章 忘记带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像是吧,”丁洁附和道,“毕竟那时候我已经在上班,又不是在读书,还真的没办法将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画画上。老公,你帮我把这画涂一下那什么液的,我先去洗澡。”

    “定画液。”

    “对。”

    “嗯。”

    丁洁走出主卧室后,李泽便从抽屉里拿出定画液,将定画液涂在了素描纸上。

    搞定以后,李泽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素描本。

    翻看着素描本,李泽那皱紧的眉头都没有松开过。素描本里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以他妻子为蓝本,地点和姿势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在每张素描里,他妻子几乎都是面带微笑。有的是淡淡笑容,有的是颇为夸张的笑容。因为这些素描作品横跨了五年之久,所以素描里他妻子的打扮以及身材都略有不同。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今他妻子的身材真的是比刚认识的时候好太多的。那时候他妻子偏瘦,胸和屁股也不是很大,而现在是典型的前凸后翘小蛮腰。

    在看着素描的同时,李泽自然还会想起以前发生的一些事。

    回忆越多,悲伤越浓,所以在看到一张妻子坐在草坪上的素描时,不想继续沉浸于回忆的李泽直接合上了素描本。

    将素描本扔在床头柜上后,李泽这才取下架在画架上的素描作品。

    将之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柜上,李泽便将书架收了起来。

    约过十五分钟,他妻子走进了主卧室。

    看着正坐在床边的丈夫,丁洁问道:“老公,帮我选好衣服了吗?”

    “就穿那件浅绿色的裙子吧。”

    “就是那件雪纺裙?”

    “我不知道什么是雪纺裙,反正就是浅绿色那条,”李泽道,“裙摆有两层,里面那层是白色蕾丝,然后袖子和胸口那一圈也是白色蕾丝。”

    “嗯,那就是那条雪纺裙。”

    说完以后,赤着身子的丁洁已经走到了衣橱前。

    在丁洁拉开衣橱拿衣服的时候,李泽就盯着他妻子那翘挺的雪臀。因为李泽是坐着,而他妻子是站着的缘故,所以那让他流连过无数次的地带也露出了冰山一角。要是以前,他有可能会直接从后面抱着妻子,并在火候差不多以后直接进入。可现在,他也就只能望洋兴叹。不是说不能跟他妻子做,而是他不想再做。要是做了,他又心软了,这婚可能就离不成了。

    穿上红色低腰内裤,套上白色安全裤后,丁洁这才在戴上文胸的前提下穿上那件有着修身效果的连衣裙。而因为胸口是白色蕾丝的缘故,所以她的事业线变得更加明显。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待会儿要是走在街上的话,肯定很多男人会盯着她的事业线看。对于这样的场景,丁洁其实已经习惯了。

    因为没有洗头的缘故,丁洁只是用梳子梳了梳头而已。

    打扮完毕后,丁洁道:“老公,差不多可以出门了。”

    李泽没有说话,只是走出了主卧室。

    看了眼丈夫刚刚画的素描,面露哀伤的丁洁也走了出去。

    拿上离婚协议、结婚证以及户口本,李泽就走到了门前。

    待妻子拿上挎包并穿上高跟鞋后,李泽这才拉开门。

    之后,夫妻俩就一块搭乘电梯下楼。

    坐上车后,李泽问道:“中午吃什么?”

    “去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那里。”

    “驴肉火烧有什么好吃的?”

    “好久没有吃了。”

    “我想请你吃好吃的。”

    “但我觉得那驴肉火烧就挺好吃的,”丁洁道,“那家是保定那边的人开的,味道特别正宗。”

    “那我就带你去那边吃午饭。”

    “嗯。”

    做好打算,李泽便载着妻子往目的地驶去。

    吃过午饭,夫妻俩便在街上逛着。

    离三点还有十分的时候,刚陪妻子走出商场的李泽道:“差不多该去民政局那边了。”

    看了下手表,丁洁喃喃道:“时间过得真快。”

    “快乐的时光都是短暂的。”

    “所以才要格外珍惜。”

    “走吧,我现在带你去民政局那边,”往前走去的李泽道,“等离完婚,你又租好房子了,我就帮你把东西都搬过去。以后我们就轮着照顾薇薇,一周一周这样的轮。周末的时候要是我们两个人都有空的话,也可以一起陪着薇薇。就算我们离婚了,也不要让薇薇察觉出来。”

    “嗯。”

    走到车前,待妻子坐进去后,李泽这才坐在驾驶座上。

    让妻子系好安全带,李泽这才往民政局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夫妻俩都没有说话,都是紧紧皱着眉头。

    十五分钟后,李泽将车停在了民政局对面。

    下车以后,李泽是准备直接过马路,站在一旁的他妻子却没有动静。

    见妻子呆呆地盯着“民政局”三个字,李泽便问道:“怎么了?”

    “没,”丁洁道,“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别唏嘘感叹了,反正我们三个月后还会复婚的。”

    “但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你只是担心我会不肯和你离婚,所以才会这样安抚我。你是我老公,有时候就算你什么话也没有说,我还是会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的。不过你放心,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肯定是会和你离婚的。至于三个月后我们会不会复婚,那就交给老天爷去安排吧。”

    “嗯。”

    因路上有不少车辆,所以过马路的时候李泽还主动拉住妻子的手。

    走进民政局,找到工作人员后,李泽道:“我和我老婆是来离婚的。”

    “你们有带离婚协议吗?”

    “有的。”

    “那给我看下。”

    工作人员说完后,李泽立马将离婚协议递了过去。

    看完以后,工作人员问道:“你们确定财产分配还有女儿的抚养权没问题吧?”

    李泽点头后,工作人员又看着丁洁。

    待丁洁点头后,工作人员才继续问道:“户口本,身份证还有结婚证带了没有?”

    “都带了。”

    “那你们先……”

    没等工作人员的话说完,检查完钱包以及挎包的丁洁道:“抱歉,我忘记带身份证了。”

    “那就先去拿身份证吧,没有身份证是不能离婚的。”

    李泽认为妻子是故意不带身份证,因为平时身份证都是放在钱包里,所以他自然是有些生气。

    在一块走出民政局后,李泽问道:“你是不是故意不带?”

    “当然不是,”丁洁忙解释道,“昨晚我有拿出来过,然后就忘记放进去了。”

    “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把身份证给拿出来?”

    “我那身份证不是去年新办的吗?”丁洁道,“旧的身份证过几天就到期了,所以昨天支付宝有通知我,让我有空的时候登录网站更新一下身份证信息。更新的时候不是随便填下资料就好,还得拍下身份证的正反面。昨晚我有拿出来拍照,结果就忘记放回钱包里了。”

    “那我现在陪你回去拿。”

    “我自己回去就好。”

    “我陪你回去会更快。”

    “不要,”丁洁喃喃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爽,觉得我是故意的。所以如果你陪我回去的话,你肯定都会摆出一副臭脸。所以还是我自己打车回去拿吧,你留在这边就好。”

    说完,丁洁便往前走去。

    李泽原本还想说自己不会摆出一副臭脸,但见妻子已经走开,他就没有再说话。

    看着渐渐走远的妻子,李泽心里有些担心。

    他不是担心妻子的安危,他是担心妻子反悔,所以陪着他妻子来回显然是最好的办法。

    想了下,李泽最终选择朝妻子那方向走去。

    不过在离妻子还有五十余米时,李泽看到他妻子走上了公交。

    因赶不上公交,李泽只好作罢。

    回到停车的地方,李泽越想越不对劲。他总觉得妻子是故意不带身份证,或者说有带身份证,但故意说没有带来。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离婚。否则按照他妻子的习惯,应该是直接打车,不应该会坐公交的。

    不对!

    那辆公交前进的方向根本就不是他家那边!

    反应过来后,李泽这才意识到他妻子是故意离开的!

    坐上车,又掉了个头后,李泽急忙往公交车驶去的方向开去。

    约过十分钟,李泽却看到了让他无法相信的一幕。

    看着那辆浓烟滚滚,仿佛成了个大火球的公交,李泽那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