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1章 上车下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71章 上车下车

    半个小时后,一民警朝李泽走来。

    走到李泽面前,民警道:“抱歉,那些尸体都已经烧得连五官都辨认不了,所以可能需要进行DNA对比才能确定你老婆到底有没有在车上。对了,你是确定你老婆有在这趟公交车上吗?”

    “对。”

    “那你确定逃下的生还者里没有你妻子吗?”

    “刚刚他们都在等救护车,所以我可以确定。”

    “那,”停顿了下后,民警道,“你做个登记吧,我们会上门提取血液样本做DNA对比的。”

    听到民警这话,李泽的眼神变得格外黯淡。

    他不想做登记,因为他希望看到的是活生生的妻子,而不是一具已呈焦炭般的尸体。但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已经是回天乏术,所以他只得将自己的资料写在了民警递来的记事本上。

    写完以后,李泽问道:“是要提取我的血液样本吗?”

    “当然不是,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的。”

    “我跟她还没有孩子,”李泽道,“她妈妈是在上海那边,她爸爸是早就联系不上了。厦门这边的话,她应该是没有别的亲人了。”

    “那你顺便写下她妈妈在上海那边的地址,我们会派人过去的。”

    “这个……我不知道……”

    “手机号码总有吧?”

    “要是她妈妈还用厦门这边的手机号码,那我就有。”

    “你写下,顺便把名字也写下来,怎么找到她妈妈就是我们警方的事了。反正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告诉你结果的。”

    写完以后,李泽道:“我想知道那些伤员是被送到那家医院的。”

    “儿童医院。”

    “谢谢。”

    “不客气。”

    聊完以后,民警便走开。

    看着那些被白布盖着的焦尸,都能闻到焦臭味的李泽整个胃都在翻腾。而看到有只烧焦的手落在白布以外,又见那五根手指紧紧握在一块,李泽就知道这个人死去的时候肯定是非常痛苦。活活被烧死怎么可能会不痛苦?尤其是在意识到自己只要冲出公交车就能活下来的前提下。

    “我跟你们说,我这条命完全就是捡回来的。要不是我就站在车门的旁边,我根本就不可能下得了车。那些死去的人真的是太惨了,都是被活活烧死的。我跟其他人一样,都是先闻到了汽油的气味,我们还在问是不是谁把汽油带上车了。结果我们还在议论的时候,车厢后面就出现了一个火人,全身上下都烧着了,他还咿咿呀呀叫着往车头这边走来。然后司机就急忙停下了车,还把车门给打开,我就立马下了车。等我后面的几个人下车以后,车子就突然爆炸了,整辆车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大火球,那冲天火焰甭提有多夸张了,就好像要把整个天空都烧着了一样。要是没有爆炸,应该会有更多的人逃下来的,哎!”

    听到一小伙子的讲述后,李泽急忙跑了过去。

    挤开那些围着小伙子的人以后,李泽急忙拿出手机。

    打开相册,并将妻子的一张近身照全屏后,李泽问道:“你在车上有没有看到这个女的?”

    盯着照片看了片刻后,小伙子道:“我旁边没有,后头就不晓得了。”

    “你是站在最前面的?”

    “对啊,”小伙子道,“我就站在前面的车门旁边,要不然我怎么可能第一时间下车啊?而且车上的人特别满,都是人挤人的,这女的要是被其他人给挡住了,我肯定也是看不到的。你直接打电话给她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还问我?”

    “她的手机关机了。”

    “那……”

    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小伙子就挠了挠后脑勺。

    这时,民警走了过来,并将小伙子叫到一旁询问。

    李泽看到妻子上了这辆公交车,并且公交车在还没有行驶到下一站的前提下就着火爆炸。加上刚刚在路旁等候救援的人里并没有他妻子,而且他妻子的手机还关机。

    综合这些因素,是不是能得出他妻子已经被活活烧死了?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李泽忙往停车处跑去。

    之后,李泽就开车前往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也就是民警说的那家儿童医院。

    到了儿童医院以后,李泽便拿着妻子的照片去问那些正在接受救治的伤者。

    他能问的自然都是受了轻度烧伤的,像那些受了重度烧伤的,现在还在抢救,他连接触都接触不到。

    连续问了四个人,他们都是说没有看到过他妻子。

    车厢那么小,他又是亲眼看着他妻子上了那辆公交,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看到?

    要是他妻子长得普通,那还说得过去。

    可他妻子长得那么漂亮,完全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看到?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泽朝第五个人走去。

    李泽走过去的时候,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正在给家人打电话。

    女孩是手臂被烧伤,加上已经包扎完毕的缘故,所以并没什么大碍。

    当女孩注意到有个神色黯淡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时,和家人聊了两句的她就挂机。

    挂机后,女孩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也是坐的那辆公交的吧?”

    “对的。”

    “那你有见过这个人吗?”

    盯着照片看了几秒后,女孩道:“有见过,怎么了?”

    “那她逃出来了没有?”

    “没有。”

    听到这两个字,李泽吓得后退了两步。

    见都差点把眼前这男人吓死,女孩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她没有坐那辆公交。”

    “但你刚刚不是说有见过她吗?”

    “对啊,”女孩道,“她是上了下公交,在司机关上门的时候,她又说自己上错车了。然后司机就把车门给打开,她就下去了。她真的是很幸运,要不然她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听到女孩这话,李泽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谢谢你!”

    “她是你老婆吗?”

    “对!”

    “那你们还真是幸运,”露出阳光般的笑容的女孩道,“你赶紧去找她吧,和她好好庆祝一下,毕竟她刚刚也算是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我跟你说啊,我是今年出来实习的,但我很不满意现在的工作环境,所以我这阵子特别的压抑。可当我很幸运地活下来时,我才发觉人只要活着,那就有无限可能。所以没有必要去抱怨现在过得好不好,毕竟健健康康地活着就是最幸福的了。”

    “确实如此,那我去找我老婆了。”

    “去吧。”

    李泽是面带笑容地和女孩说这话,但转过身以后,李泽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眉头更是紧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