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2章 什么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72章 什么目的

    李泽自然相信女孩说的话,但他想搞清楚的是他妻子为什么手机关机,人又去了哪里。

    假设只是回家拿身份证,那绝对没有必要将手机关机。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他妻子不是回家拿身份证,应该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在他妻子手机已经关机的前提下,他根本没办法确定他妻子去了哪里,所以说他妻子已经人间蒸发一点儿也不为过。加上他妻子之前的情绪很不稳定,又极度不愿意离婚,所以李泽都担心他妻子会去自杀。

    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李泽真希望自己猜错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出了儿童医院的李泽再次打电话给他妻子。

    依旧关机。

    坐上车,李泽直接往事故现场的方向开去。

    找到之前做登记的民警,并说他妻子没有在车上后,李泽才往民政局那边赶去。

    到了民政局,李泽有问工作人员,可工作人员说他妻子并没有回来。

    随后,李泽驾车往家的方向开去。

    回到家中以后,李泽依旧是没有看到他妻子。

    到底,他妻子去了哪里?

    因为不愿意离婚而躲在某个地方,还是真的去寻死了?

    假如是寻死,那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泽打电话给柳咪。

    打通后,李泽问道:“我老婆有没有去上班?”

    “她不是要周一才回来上班的吗?”

    “那没事了。”

    “你找不到你老婆了?”

    “她手机关机了。”

    “你们闹矛盾了?”

    “事情有些复杂,我没办法解释清楚。反正就先这样吧,我再打电话给她的其他朋友。对了,你不要和你男朋友说这件事,我不想他介入进来。”

    “我肯定不会说的,我巴不得他和你老婆没有任何联系。”

    “你会这样想是件好事,有时候太大度了反而是件坏事。”

    “这就像张信哲那首《过火》里唱的,”电话那头的柳咪道,“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漩涡。”

    因为柳咪是轻轻哼出声的,所以李泽问道:“你旁边没有别人吗?”

    “要是有,我还会唱歌给你听?”

    “那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

    “不跟你说了,你去忙你的事吧。”

    “嗯,好。”

    挂机以后,坐在沙发上的李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当然是想第一时间找到他妻子,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妻子。哪怕报警,警方也很难在第一时间找到他妻子。所以一旦他妻子是因为不想离婚而寻死,那活下来的可能性真的很低很低。

    就在李泽准备报警之际,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所以他急忙跑进主卧室。

    见妻子的充电器并没有在床头柜上,李泽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

    当初李佳雪有将他妻子的充电器进行改装,这样就能定位充电器所在的位置。如今他妻子的手机是关机,但因为有带着充电器,所以自然还是能定位的。他更应该庆幸当初李佳雪有提议将他妻子的充电器改装为定位器,要是依旧是将监听软件安装在他妻子的手机里,那随着他妻子手机的关机,他就不可能知道他妻子的位置了!

    拿出自己的手机,李泽立马打开定位软件。

    通过定位,李泽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妻子居然是在鼓浪屿!

    上次他先是以为妻子去了北京,接着又以为妻子会去参加当晚的选妃活动,结果第二天他妻子说是去鼓浪屿散心,手机还被小偷给偷了。因为有定位到妻子那被偷的手机,李泽才确定他妻子确确实实是去了鼓浪屿,才相信他妻子是去鼓浪屿散心的。

    可为什么,他妻子今天又去鼓浪屿?

    自从怀疑妻子出轨以后,李泽就变得生性多疑。

    加上他妻子连续两次悄悄去鼓浪屿,而且都是在关机的前提下,所以他总觉得其中有猫腻。

    难不成,是特意去鼓浪屿和某个男人约会?

    等约会完了,他妻子就会出现,还说因为太压抑就去鼓浪屿散心?

    李泽也不想如此怀疑妻子,但他真的是不得不怀疑。

    要解开谜团的办法就是找到他妻子,所以李泽立马离开家。

    之后,李泽自然是驾车前往轮渡。

    在前往轮渡的过程中,李泽有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红点。

    从定位都现在,红点都没有移动过,一直是在一家名为清雅居的家庭旅馆的边上。因为知道定位不可能精准到十几米,所以李泽也不能确定妻子就在清雅居。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妻子肯定是在以清雅居为圆心的百米以内!

    散心的话,应该是在鼓浪屿上走来走去的,所以李泽真不觉得他妻子是去散心。

    很明显,他妻子去鼓浪屿是有着确切性的目的。

    比如去见某个人。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固定在某个地方?

    假如是在清雅居里面,那李泽都觉得他妻子此时可能正在被某个男人干着。

    等干完了,再开机,再说是在鼓浪屿散心,还央求着他不要离婚。

    而因为之前也算是经历了生死离别,所以心软的李泽就答应不离婚。

    这,难道就是他妻子的如意算盘?

    想到此,两只手抓着方向盘的李泽不免冷冷一笑。

    丁洁!

    我倒要看你在鼓浪屿上搞什么!

    在离轮渡约一公里的时候,李泽的手机响了。

    因为是固定在手机架上,所以李泽就看到是李佳雪打来的。

    戴上蓝牙耳机以后,李泽才接通。

    接通后,李泽问道:“怎么了?”

    “你们离婚了没有?”

    “还没。”

    “不离婚了?”

    “我暂时找不到她,”李泽道,“本来是已经要去民政局离婚,结果她又给我搞失踪。反正等我找到了她,我就会带她去离婚。要是她一直不肯出现,那我就直接去法院申请强制离婚了。”

    “看来她是不想离婚。”

    “无所谓,反正我是要和她离婚的。”

    “她有带着那个充电器吗?”

    “没。”

    “那就不好找了。”

    “我在开车,有空再聊。”

    “嗯,好,拜拜。”

    挂机以后,李泽摘下了蓝牙耳机。

    他并没有对李佳雪说实话,他更决定以后都不会对李佳雪推心置腹。

    在被李佳雪狠狠欺骗过一次以后,李泽又怎么可能再像从前那样信任李佳雪?

    所以信任这东西其实很脆弱很脆弱。

    将车停在轮渡附近,李泽便去排队买票。

    在慢慢往前走的过程中,李泽一直有盯着手机屏幕。

    而,红点自始自终都没有移动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