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7章 荒谬言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77章 荒谬言论

    “叫外卖吧。”

    听到李泽这话,李佳雪只好点了点头。

    “你跟她下去,我在这房间里等着。”

    “嗯。”

    对于他们两个人说的这话,收银员自然也有听到,所以收银员道:“你可以留在房间里,但你不能破坏房间里的东西。要是你破坏了,那赔钱的人就是我了,因为是我让你留在房间里的。”

    李泽没有理会收银员,而是直接走进了房间里。

    随后,李佳雪和收银员一块走下楼。

    关上门,李泽再次走到了床边。

    拿起妻子的包包,李泽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翻找之后,李泽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他有再次尝试将妻子的手机开机,可按住电源键十几秒,他都没有感觉到开机应有的震动。加上手机一直在充电,所以李泽知道他妻子这部手机铁定是坏了。因为表面没有摔过的痕迹,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手机为什么不能开机。

    走到窗前,看着那人来人往的道路,李泽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他妻子到底来鼓浪屿干什么?

    除了幽会奸夫以外,李泽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这样的想法让李泽很是烦躁,这也坚定了他要和妻子离婚的念头。

    明明下午就可以离婚,他妻子却搞出了这样的事来,还真的是有够操蛋的!

    这时,李泽的手机响了,是李佳雪发来的微信消息。

    「你要吃什么,我帮你点。」

    「随便。」

    「我记得随便是冰淇淋。」

    「反正你随便给我叫什么外卖,我这个人不挑食,但不要辣的。」

    「ok。」

    和李佳雪聊完以后,李泽就继续望着窗外。

    李泽很讨厌这种毫无期限的等待,但现在除了等待以外,他根本就想不出其他办法来。

    等待的时间越长,他就会越恨他妻子。

    假如他妻子还在乎他在乎这段婚姻的话,就不应该搞失踪。就算手机突然关机而没办法打开,那也应该借用别人的手机打电话给他,将情况说个清楚。所以要是他妻子出现以后不给个合理的解释,那他是绝对要离婚的。

    合理解释?

    要个屁的合理合理!

    直接离婚就对了!

    想得越多,李泽就越生气,所以他立马从口袋里拿出了烟盒和打火机。

    叼起一根烟并点上后,烦躁不堪的李泽便大口抽着烟。

    约过半个小时,门被敲响。

    李泽原以为会是他妻子,没想到只是送外卖的。

    打开门并接过外卖,李泽连谢谢两个字都不想说。

    要是以前,他肯定是会习惯性地说谢谢。

    李佳雪给他点的是卤肉饭,但他真的是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他直接将外卖放在了桌子上,并继续站在窗前抽第二根烟。

    约过十分钟,门突然被打开。

    要打开门必须有房卡,所以听到开门声的李泽立马转过身。

    李泽以为走进来的人绝对是他妻子,但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瞬间,两个人脸上都出现了错愕的神情。

    “你是谁?”

    这是李泽问的。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这是男人问的。

    在听到男人问的问题以后,李泽两只眼睛都瞪得浑圆。

    难不成,这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就是奸夫?!

    没等李泽开口,男人又问道:“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你和我老婆是什么关系?”

    “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走进来并指着门口的男人道,“你最好现在给我滚,要不然我就直接报警了。真是的,这是什么狗屁旅馆,我一定要去投诉他们!”

    “这些东西是谁的?”

    “我老婆的。”

    听到男人这话,李泽脸上的肌肉立马抽搐了下。

    而因男人还说得义正言辞,就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李泽自然就更加生气。李泽不仅仅是生气,他还想把这个骗子给揍了。但在揍之前,李泽最想搞清楚的还是这男人和他妻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我问你,”李泽道,“你为什么会说我老婆是你老婆?”

    “丁洁本来就是我老婆。”

    “你胡扯什么!”

    “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但我觉得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男人道,“在鼓浪屿以外的地方,她是你老婆。而在鼓浪屿这边,她是我老婆。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人就可以都拥有她。”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一点!”

    “我的解释已经够清楚了。”

    “她在哪里?”

    “我不会让你见到她的,因为你很可能会伤害到她。作为她的第二个老公,我有保护她的义务和责任。反正我们两个人先好好谈一谈,先把我们之间的事给解决了。要是能解决,我就带你去见她。要是不能解决,那我只好和你说一声抱歉。”

    男人显得心平气和的,但李泽可没办法心平气和。

    丁洁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现在突然跑出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说了那些荒唐至极的话,这让李泽怎么心平气和?

    握紧拳头后,李泽问道:“你和我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男人道,“在你们还没有结婚之前,我和小洁就已经认识,而且也有谈过恋爱。后面是因为我那时候还有老婆,所以我跟她之间的事就不了了之。两年前,我老婆死了,而小洁还经常安慰我。有次我邀请她来鼓浪屿玩,她欣然接受了。之后因为以前有谈过恋爱的缘故,我就和她发生了关系,并做了以下约定。在鼓浪屿以外,她是你老婆;在鼓浪屿以内,她是我老婆。所以当她离开鼓浪屿以后,我不能主动联系她,只能等她到鼓浪屿来找我。因为我很爱她,就像爱我那已经过世的老婆那样爱着她,所以我就统统答应她了。”

    “你绝对是在胡扯!”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但我总觉得将这事说清楚没什么不好的。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渴望伴侣以外的异性,所以我觉得我的存在对于你们之间的感情是有好处的。”

    “有好处个几把!”

    “怎么会没有好处?”男人道,“当小洁想出轨的时候,她就可以来找我,这样她就不会想着和其他男人出轨了。而和你之间没什么新鲜感时,她也可以来找我,我可以给她你没办法给的新鲜感。”

    听到这话,怒气冲冲的李泽立马走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