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0章 赌三个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90章 赌三个月

    笑完以后,邱比特依旧是盯着还没有离开他视线的李泽丁洁夫妻俩。

    直至李泽丁洁夫妻俩离开了他的视线,他才在锁上铁门的前提下往回走。

    走上二楼,邱比特没有走进小忠那房间,而是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走到桌前,邱比特便盯着他和他妻子的合影。

    微微翘起嘴角后,邱比特道:“老婆,咱们的计划很快就要实现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孤独的。”

    说完,邱比特还拿起相框,并吻了下相片里他的妻子。

    而此时,李泽丁洁两个人正往码头那边走去。

    走了十来分钟后,李泽道:“等做完亲子鉴定,我再去找钟美芳。”

    “要么我们的儿子真的是重度缺氧,要么就是钟美芳搞出来的,”丁洁道,“如果是前者,那没什么。但如果是后

    者,我们就必须报警。因为钟美芳,咱们的儿子直接因为重度缺氧而脑瘫。讲得直白一点,咱们的儿子这辈子就是被钟

    美芳给毁掉的。”

    “如果判刑,她要坐几年的牢?”

    “我觉得她会把责任都推到已经死去的周梦舒身上。”

    “不管她会不会这样做,反正她是铁定要坐牢的。”

    “嗯。”

    看了眼妻子后,李泽道:“有时候我会觉得法律没办法主持公道,因为有些罪犯就算是被处死,那也没办法弥补那

    些罪犯造成的伤害。就拿钟美芳来说,假如小忠是我们的儿子,又是因为钟美芳而变成脑瘫,那我就很想直接把她给杀

    了。如果交给法律,那绝对不可能判处钟美芳死刑。至于赔偿金,赔再多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真的很想直接动用私

    刑,慢慢折磨钟美芳,直至她选择咬舌自杀为止。”

    “老公,你别冲动,我们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

    “周梦舒和邱比特没有孩子,这足以说明我的推断八成是对的。”

    “就算是对的,那也必须交给法律来审判。”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就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他发觉他妻子总是习惯性对外人善良,对他却是无比的残忍。

    隐瞒这隐瞒那,搞得他都快要疯了。

    每每想到妻子被其他男人剃毛,并被进出的画面,李泽心里就极度不舒服。

    所以等处理完和小忠有关的事,李泽依旧是要带着妻子去离婚。

    哪怕小忠是他儿子,他也不会傻得不离婚,而是戴着绿帽过一辈子的!

    为了赶时间,他们夫妻俩是没有坐轮渡回去,而是直接花更多的钱坐快艇。

    来到码头,又一块走到停车处后,李泽就载着妻子前往上次做亲子鉴定的那家医院。

    “要是邱比特有问你是在哪家医院做的亲子鉴定,你就直接说是在中山医院。”

    “我们是要去中山医院吗?”

    “当然不是,”李泽道,“我们要去的是另外一家医院,只是因为邱比特的老婆以前是妇产科副主任,所以我就担

    心邱比特认识某些医院的高层。要是邱比特买通给我们做亲子鉴定的医生,那亲子鉴定的结果肯定不真实。要不然你别

    说是在中山医院那边做的亲子鉴定,你直接说是在漳州那边,这样就能确保他不会做手脚了。”

    “好的,听你的。”

    见妻子如此顺从,李泽不免有些不爽。

    不是说他希望他妻子反驳他,是因为他妻子在涉及到出轨的事情上却显得非常顽固。

    就拿剃毛一事来说,他妻子就是不肯说出真相。

    哪怕是要离婚,他妻子还是不肯说出真相。

    这就意味着,真相肯定无比肮脏,才会使得他妻子死咬着不说出来。

    他更知道,他妻子是在想着三个月后就能复婚,所以就更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

    至于他的想法,那当然是离婚后就不再复婚!

    五分钟后,李泽突然道:“我先送你回去,等下我自己去医院那边。”

    “我们直接去医院,然后再一起回家,这不是更好吗?”

    “我想一个人去医院。”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的眉头立马皱紧。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你还是不相信我,所以你担心我和邱比特是一伙的,会直接在鉴定报告上作假。”

    “在你不肯说出剃毛真相之前,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李泽道,“我告诉你,不管小忠是不是我的儿子,我都会和

    你离婚。我会不会和你离婚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你肯不肯说出剃毛的真相。”

    “我早就说了,是你自己不信。”

    “那你就等着离婚后三个月和我复婚吧。”

    “你不会和我复婚的,这个我清楚得很。”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没有说什么。

    在前一个十字路口,李泽直接转向左侧,也就是他家的方向。

    近十点,李泽和他妻子一块回到了家中。

    和妻子要了几根带有毛囊的头发后,李泽就离开了家。

    丈夫离开以后,丁洁就在家里走动着。

    对于这个家,丁洁自认为自己付出了不少心血,所以当意识到数天后可能要搬出去,并租住在公司附近时,丁洁的

    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可她知道与其说出真相,还不如去赌那三个月。要是在那三个月里,她丈夫越来越想她,更意识到

    越来越离不开她,或许她丈夫还是会选择复婚,并将剃毛一事忘得一干二净。

    这是丁洁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一点儿也不保险,所以她的眉毛跳个不停,整个人也变得不安起来。

    李泽原本是想去上次那家医院做亲子鉴定,但因为担心妻子知道是哪家医院,所以李泽便换了一家医院。

    直至十一点,李泽才离开医院。

    至于鉴定报告,医生是让他周三早上再去拿。

    今天是周六,所以李泽还得熬四天才行。

    坐上车,李泽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每个人都需要心灵港湾,而家是绝大多数的人的心灵港湾。

    但当一个人连家也不想回时,这个人就会失去心灵港湾,而变成一只无头苍蝇。

    在车上坐了五分钟,李泽便往学校那边开去。

    就算家已经不再是他的心灵港湾,但薇薇依旧是,所以他是要去孙兰娜那边。

    可当李泽敲开孙兰娜的住处的门时,给他开门的却不是孙兰娜,更不是薇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