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3章 聊这聊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93章 聊这聊那

    “怀柔政策。”

    见柳咪不假思索就说了这个词,林国栋便笑着点了点头。

    点头之后,林国栋道:“对于怀柔政策,这个在清朝末期的时候经常被用到。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当权者要

    么割地要么送礼。对于当时的八国联军而言,他们是觉得清朝统治者太窝囊,动不动就割地送礼的,所以侵略的意图也

    就越来越强烈。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发生火烧圆明园,各种国宝被洗劫一空的事。所以啊,当统治者足够强大,怀柔政

    策会让对方感恩戴德。当统治者不够强大,怀柔政策只会让对方蹬鼻子上脸的。当然就拿清朝来说,真正让清朝衰败的

    根源是闭关锁国。统治者以为清朝很强大,不愿意向西方学习,结果故步自封,最后被打得屁滚尿流的。取其精华去其

    糟粕,这才是让一个国家或公司发展起来的要诀。”

    “对啊,”柳咪道,“所以我觉得不管一个公司发展得有多好,都必须居安思危,要不然很可能会被同行赶超了。

    然后就是不能太激进,不能盲目扩张。就拿乐视来说,因为它的盲目扩张,资金链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很多合作公

    司都在讨薪。好像烧钱最严重的项目是造车,贾跃亭是打算和特拉斯比一比。”

    “雄心壮志当然可以,但也必须看到自己的短处就行。造车这种事不是有钱就可以搞定,还要有核心技术。”

    “嗯,确实。”

    “像我的话,在事业方面我一直很专一,都没有去跨界,”林国栋道,“不过在13年的时候,我确实是打算跨界的。因为服装产业的利润一直很稳定,没办法像房地产那样暴利,所以13年我就想要收购一家在上海那边的房地产公司,

    以进军房地产。那时候的想法很简单,在中国这个国家,房价只会涨不会降,所以做房地产应该很不错。后面是因为和

    几个经济分析师聊了以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当时真的把那家公司收购了,或许现在嘉美的业绩会比以前更好,

    股价也会更高。”

    “经济分析师说什么了?”

    “他们说国家政策不允许房价一路涨。”

    “可16年的是,全国房价都疯了。”

    “所以有时候看不懂房价这东西,”林国栋道,“不过我自己早年是有在北京、上海以及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买了

    几套房子,现在也增值了不少。”

    “那挺不错的。”

    “是啊,所以有时候觉得中国人挺可悲的,”林国栋道,“只要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只要不是发大财的,那一辈

    子都是在为了赚钱买房而奴隶,这估计也是当年《蜗居》那部电视剧会那么火的原因。”

    “每个国家都是如此吧?”

    “很多国家都是如此,但也不是所有。反正我们中国的房价涨得真的是有些夸张,但这对于已经买了好几套房子的

    我来说是好事。炒房就像炒股,你永远不知道最高价是多少,你更不知道跌的时候会跌到多少。所以我每天都会关注一

    线城市的房价波动,看到底什么时候该卖出。去年全国房价开始涨的时候,我一直有卖出的念头。但因为我并不缺钱,

    所以就一直留着,这也算是做对的一件事吧。柳小姐,我跟你说,假如你有投资房地产的兴趣,那必须是在一二线城市。以后如果全国房价开始下跌,那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三线以及三线以下的城市。一二线的房价也会受到冲击,但下跌幅

    度会比较小因为一二线的房子是供不应求的,很多人都想在这样的城市扎根,所以一旦房价降了,很多按捺不住的人就

    会出手,进而又把房价给稳住。这也是为什么全国放假普跌的时候,像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就是不会一泻千里。”

    “我对投资房产没什么兴趣,我只想做好分内的事。”

    “那我就等着,”笑得很温和的林国栋道,“我倒是要看一下你的本事,看你今年能不能让厦门分公司的业绩翻番!”

    “我会努力的!”

    这时,苏珊插嘴道:“你们两个人还真的是臭味相投啊!”

    说出这句话后,苏珊又继续道:“我们这次是见面话家常,而你们呢?先是聊到武则天,接着又聊到清朝,然后又

    聊到房地产。要是我再不扮黑脸呀,我估计你们都要聊到外太空去了。好了,不要再聊和工作有关的事,就话家常。要

    是你们两个想聊天南地北的,就等饭后再聊吧。反正小南小咪你们两个是明天下午的飞机,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相处。”

    苏珊说完后,林国栋道:“也差不多该点餐了,宇南你去叫一下服务员。”

    林宇南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站起身往外走去。

    林宇南走出去后,林国栋问道:“柳小姐,你为什么喜欢我儿子?”

    “我也不知道,好像就是相处久了就有感觉了。”

    “假如他是一个普通人,你也会喜欢他吗?”

    “其实啊,”柳咪笑道,“其实我就希望他是个普通人,因为现在的他太耀眼了。在南南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就有

    考虑到他的身份,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要是老公太有钱,未必会是一件好事。所以在没有遇到南南之前,我的择偶

    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找一个经济上过得去的男人结婚。不求大富大贵,但也不希望一贫如洗。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不算

    是物质型女人,我对精神的追求远远超过物质。”

    “那你觉得你和我儿子有共同语言吗?”

    “这是显然的。”

    “那在和我儿子在一起之前,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假如我说没有,林董你肯定不会相信,”已经不再那么拘束的柳咪道,“读书期间我没有谈过恋爱,工作以后有

    谈过一次。因为前男友的劈腿,所以我就和前男友分手了。后面他和那个女的分手,又想和我在一起,我是直接拒绝。

    因为在我看来,泼出去的水是永远都不可能收得回来的。”

    “那你还是不是处女?”

    柳咪之前还笑眯眯的,但被林国栋这么一问后,柳咪脸上的笑容就显得有些僵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