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7章 抽筋扒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97章 抽筋扒皮

    “因为她们两个人的毒龄不同,”丁洁道,“我妈是吸了太多年的毒了,所以很难戒掉。至于孙老师,我记得她吸毒还不到一年吧?还是几个月来着,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要是你妈能顺利把毒瘾给戒了,那你花的钱也算是值得的。”

    “到时候我会给她找一份轻松点的工作。”

    “希望她能学会感恩吧。”

    说罢,李泽站起身往外走去。

    见状,丁洁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没有在这边吃晚饭,也没有在这边过夜,所以我当然是要走了。”

    “你是要去孙老师那边吗?”

    “没,我打算去酒店。”

    “老公,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听到妻子这话,回过身面向妻子的李泽问道:“毛是谁剃的?”

    “是小莲帮我剃的,为的是给你惊喜。”

    “所以那张梅花j也是小莲给你的了?”

    “嗯,可惜你不信。”

    “你这语气听起来还真的是很委屈啊?”笑出声的李泽道,“从结婚纪念日到现在,每次我问你有没有背叛我时,你都是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就算一个又一个谎言被我揭穿了,你还是如此。所以不管你表现得有多委屈,我都不会相信你。得了,这样的话我至少重复过五次,我也懒得再重复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身为我的老婆,你有没有尽到相应的义务。”

    “难道这些年我做的还不够多吗?”

    “因为你一直在付出,所以你就有权利出轨,是不是这意思?”

    “我根本就没有出轨!”

    “反正林慧莲已经死了,你想怎么说都可以。”

    见妻子没有再说话,李泽便转身而走。

    咚!

    听到那刺耳的关门声后,丁洁整个人都哆嗦了下。

    她是希望这段婚姻还能继续维持下去,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加上她不敢将真相说出来,更不敢告诉丈夫那张梅花j是谁给的,所以她能做的似乎就是等待离婚。

    至于三个月后她丈夫会不会和她复婚,这真的是未知数。

    要是期间她丈夫和刘雨鸥、孙兰娜或者是其他女人发生了关系,那她丈夫和她复婚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想着自己不仅要失去丈夫,而且还很大概率失去女儿,丁洁都觉得胸口有些闷,闷到她都有些心痛的地步。

    因为无力,丁洁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在捂住嘴巴的前提下,丁洁就一脸惊恐地盯着地板。

    丁洁陷入噩梦般的思考之际,她那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因为突然响起,丁洁吓得整个人都霍地站了起来。

    拿起手机,见是婆婆打来的,丁洁急忙接通。

    “小洁,你跟我儿子的事咋样了?”

    “他还是决定要和我离婚。”

    “你们昨儿没有去民政局?”

    “出了点意外,可能要周三周四才去。”

    “这个不孝顺的儿子!我非得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不可!”

    “妈,这事也不能怪阿泽,因为我确实也有做错的地方,”丁洁道,“我瞒着他和上司做交易,我还瞒着他去参加非商业性质的走秀,所以他会和我离婚是正常的,毕竟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接受不了老婆做过这样的事。虽然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毕竟确实做了。反正要是我真的和阿泽离了婚,你可不要和阿泽闹别扭。至于我呢,我依旧是你的女儿,依旧是会喊你妈的。”

    “你是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儿媳,我真希望我儿子能清醒,不要被那只狐狸精给迷住了。”

    “我也有很多缺点的。”

    “是个人就有缺点,”电话那头的李母道,“就拿我来说,因为迷信,结果把我的孙子给害死了。可你呢,依旧没有责怪我,还在我病重的时候一直照顾我。你都可以放下恩怨照顾我,为什么我儿子就不能?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说服他。”

    “妈,不要再打电话了,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可是……”

    “不管有没有离婚,我都会叫你妈的。”

    “就算你以后会叫我妈,你也已经是其他人的儿媳了。”

    听到这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丁洁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迟疑了下后,丁洁道:“我估计我都不会再婚,所以妈你不用担心这个的。”

    “要是你真和我儿子离婚了,我倒是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幸福。”

    “妈,我晚上去你那边吃晚饭,好不好?”

    “你快过来,我现在就去买菜。”

    “你不用买,我过去的时候会买的。”

    “好,那我就在家里头等你。”

    “菲菲她也在家吗?”

    “在的,在的,她可想你了。”

    “那我收拾收拾就过去。”

    “别买太多的菜啊,随便买点什么就好。”

    “我晓得,那先这样。”

    “好。”

    挂机后,洗了把脸的丁洁便拎着包包离开了家。

    因是打算去婆婆所住的小区附近买菜,所以出了小区的丁洁是直接打车。

    路上丁洁有看到和公交车失火有关的报道,并知道公交车失火的主要原因是有人点燃了携带的汽油。

    因她原本有上了那辆公交车,后面意识到坐错车才下车的,所以丁洁觉得她算是比较幸运的了。要是她直接将错就错,那她很可能已经被活活烧死。在庆幸之余,丁洁也有在为那些死者祷告,希望他们能直接上天堂。

    到了婆婆所住的小区附近后,丁洁就去超市买菜。

    买完菜,她自然是去婆婆家。

    在接下去的数天里,李泽都是住在酒店,期间他偶尔会去孙兰娜那边,也有和刘雨鸥见过面。

    至于丁洁,她都是住在家里。

    而因在等待亲子鉴定的结果,又因为要和丈夫离婚的缘故,丁洁的睡眠质量都很不好,所以她是继续请假。至于哪天会去上班,丁洁是没有给出准确答案,所以人力资源部的事暂时都由财务部主管余向东负责。作为总公司派来的老手,余向东自然是完全能胜任。

    周三早上八点半,李泽就来到了做亲子鉴定的那家医院。

    来到相应的科室后,李泽道:“我是来拿鉴定报告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