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8章 谁的儿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98章 谁的儿子

    见有人进来,正在写工作档案的女医生抬起了头。

    推了推眼镜后,女医生问道:“你是几号做的亲子鉴定?”

    “周六早上。”

    “那应该是已经好了,”站起身后,女医生又问道,“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泽,我老婆叫丁洁,和我们做亲子鉴定的那个孩子叫小忠。”

    “身份证给我看下。”

    见女医生提出了这要求,李泽就忙拿出身份证。

    看过身份证,又将身份证还给李泽后,女医生道:“我找下,你坐着等下。”

    “谢谢。”

    尽管女医生让李泽坐着,但焦急的李泽压根就没有坐着的打算,所以他是盯着女医生那正在翻动档案袋的手。

    “李泽,丁洁,小忠,对吧?”

    “对!”

    “找着了,就是这两份了。”

    说着,走到李泽面前的女医生就将两个档案袋都递给李泽。

    “谢谢。”

    接过后,李泽就走了出去。

    他是想到车上再打开,但在走出科室以后,他就迫不及待打开其中一个。在打开的同时,李泽还坐在了一旁的塑料椅子上。当他看到鉴定报告上说他和小忠没有血缘关系时,李泽吓了一大跳。他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当这个可能性变为现实时,李泽还是不敢相信。在确定自己没有拿错鉴定报告,并且自己也没有看错时,李泽急忙打开了另外一份鉴定报告。

    见妻子和小忠也没有血缘关系,李泽直接呆住了。

    他与妻子都和小忠没有血缘关系,那他们的儿子哪去了?

    既然邱比特周梦舒夫妻俩会说小忠是他们的亲生儿子,那就说明他们的亲生儿子铁定是被当时还是妇产科副主任的周梦舒给带走。假如当时他们的儿子已经死了,那他们夫妻俩绝对不可能把他妻子叫到鼓浪屿去。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儿子应该是还没有死,但并不在邱比特那边。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

    他们的儿子是在还没有死的前提下被周梦舒带到了鼓浪屿,但因为某种原因,他们的儿子还是死了。

    假如是这个可能性,那邱比特周梦舒夫妻俩就是罪犯了。

    他们都不是傻子,所以如果知道自己是罪犯,那怎么可能还让他妻子去鼓浪屿,并说小忠是他妻子的儿子?

    一旦他妻子做亲子鉴定,那他们是罪犯的事就会被坐实。

    所以李泽更趋向于他的儿子并没有死,只是在其他地方。

    至于是在哪里,邱比特显然知道答案。

    但在去找邱比特之前,李泽还是要先去找钟美芳一趟。

    他要搞清楚,当年到底是不是钟美芳搞的小动作!

    收起两份鉴定报告,李泽便搭乘电梯下楼。

    因为不确定他儿子到底死没死的缘故,李泽的脸色极为难看,整张脸更是绷得非常紧。

    在李泽刚出电梯的时候,他妻子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接通后,往大门口走去的李泽道:“小忠不是我的儿子。”

    “不可能!”

    “也不是你的儿子。”

    “那到底是谁的儿子?”

    “这个我真不清楚,”李泽道,“因为上次有做过亲子鉴定,所以我这次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做。要是只有我做了,估计我会怀疑小忠是你和其他男人的儿子,然后让你再和小忠做一次亲子鉴定,那样就太浪费时间了。我现在准备去你生孩子的那家医院走一下,看钟美芳那个女人有没有在。我一定要搞清楚,当年我们的儿子到底是自然窒息,还是被她搞到窒息的地步,进而送给了周梦舒。”

    “老公,你回来接我,我和你一起去。”

    “这事我一个人更好办。”

    “那你待会儿一定要告诉我结果,我很想知道我们的儿子到底是生还是死。”

    “如果死了,那绝对是被人害死的!”

    “你是说邱比特周梦舒夫妻俩吗?”

    “是!”

    “那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报警,一定要让恶人都受到惩罚!”

    “绝对的,”冷着脸的李泽道,“如果真的是他们干的,那我真的很想直接把钟美芳和邱比特给杀了!”

    “老公,你不能那样,”丁洁道,“法律会还我们公道,所以我们只要将事情经过告诉警察就可以了。”

    “如果我的儿子是被他们给害死,你觉得法律要怎么样还我们公道?”李泽道,“就算把钟美芳和邱比特都枪毙了,那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如果我不顾及后果,我都想把他们抓起来,再慢慢折磨,将他们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再喂给他们吃!”

    “老公,你别吓我,你这样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等结果就是了,我现在去医院那边。”

    “别胡来,好不好?”

    “我自有分寸。”

    “记得录音。”

    “嗯,”顿了顿后,李泽问道,“当初你第一次看到小忠的时候,你觉得小忠像是才出生半年吗?”

    “看上去不太像。”

    “更早?”

    “对。”

    “既然你当年见到小忠的时候,你有疑问,那你为什么不去做亲子鉴定?”

    “有做过,鉴定报告上说小忠和我有血缘关系,”丁洁道,“当时是周梦舒直接送我去医院做的亲子鉴定,所以我觉得她是利用她的关系篡改了鉴定结果。但我真的想不通,既然小忠不是我的儿子,那他们干嘛要骗我?要是让我知道我们的儿子可能是被他们害死的,他们岂不是死定了?这真的有点儿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清楚,但我们很快会搞清楚的。”

    “嗯。”

    “先这样,晚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的。”

    聊到这里,李泽便挂机。

    坐上车,李泽当即往前开去。

    二十分钟后,李泽来到了当年他妻子生孩子的那家医院的妇产科所在楼层。

    看到一个迎面而来的护士后,李泽笑着问道:“你好,请问钟美芳医生今天有来上班吗?”

    “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李泽道,“前阵子我老婆在这家医院生孩子,差点难产,幸亏钟医师出手,要不然可能就要一尸两命了。”

    “这样啊,”笑了笑的护士道,“她在主任办公室和主任聊天,你可以直接过去找她。”

    “谢谢。”

    “不客气。”

    “对了,我还想问一件事,”看着护士的李泽问道,“你认不认识周梦舒周副主任?”

    “认识,但她已经去世了。”

    “那她在四五年前的时候,有生过孩子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