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9章 那些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99章 那些真相

    “有生了个男孩,就是在这边生的。”

    “大概是什么时候?”

    “这个,”想了下后,护士道,“抱歉,好几年前的事了,我真记不清楚。我不知道你干嘛问这个,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你可以去问下钟医师,当年就是钟医师帮周副主任接生的。”

    “谢谢。”

    “不客气。”

    对着李泽笑了笑后,护士便走开了。

    既然周梦舒曾经生过儿子,那那个脑瘫患儿很可能就是邱比特周梦舒两个人的儿子了。加上他妻子说当年看到小忠的时候,总觉得比半岁来得大,所以很有可能是比他儿子早出生几个月。在他妻子即将临盆前一阵子,邱比特周梦舒发现他们的儿子患有脑瘫,所以才以假死的方式把他儿子给骗走的?

    假设这个推断成立的话,那李泽很想知道他儿子到底在哪。

    难不成,真的已经死了?

    带着这样的疑问,沉着脸的李泽往主任办公室走去。

    在离主任办公室还有十余米时,李泽就看到钟美芳走出来。

    因钟美芳是往李泽这边走来,所以自然是第一眼就看到李泽。

    看到李泽后,钟美芳有些惊讶。

    至于李泽,他是面露笑容。

    走向钟美芳后,李泽笑着打招呼道:“钟医师,好久不见了。”

    “应该不是你自己来的吧?”

    “什么?”

    “这层楼都是妇科,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是陪你老婆来的吧?”

    “没,我就是自己来的,”站在身高不到一米六的钟美芳面前后,显得很高大的李泽道,“钟医师,我想和你单独聊一聊。”

    “聊什么?”

    “关于我儿子的事。”

    “你儿子的事?”皱了下眉头后,钟美芳道,“对于和你儿子有关的事,上次我就已经统统和你说了。”

    “所以我儿子是死了?”

    “对!”

    “方便的话,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再聊这事,毕竟我不想影响到钟医师你的名声。我知道现在医院都很注重医生的名声,一旦某位医生的名声出了问题,那就很有可能被辞退。因为现在医院那么多,选择性也那么多,而你们这家又是民营医院,所以一旦发生了医闹事件,最倒霉的估计就是钟医师你了。”

    “你到底想问什么?”

    “找个没有人的地方。”

    “那你跟我来。”

    带着李泽走到一间病房前,钟美芳顺手推开了门。

    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后,钟美芳才让李泽也进去。

    随后,钟美芳关上了门。

    走到窗前,钟美芳道:“有什么问题你现在就问吧,我还要去做例行检查。”

    “看来你和邱比特不怎么熟。”

    “为什么你突然提到这名字?”

    “因为如果你跟他很熟,他前两天就会打电话给你,”李泽道,“至于打电话给你是为了什么呢?那当然是和我儿子有关的事了。所以如果你和他通过气,你刚刚的回答就不是我儿子已经死了,而是说被周梦舒给带走了。所以我允许你修正你的回答,让你说出当年你到底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李泽说这话的时候,钟美芳的眉头皱得很紧。

    当李泽说完时,钟美芳的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

    知道钟美芳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后,李泽道:“邱比特已经告诉我真相,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核实一下。当然你也可以不告诉我,我直接报警就是了。在你做那些事之前,你应该清楚自己是在犯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现在已经给你减轻罪行的机会了。而且,我这个人比较豁达,所以只要你将真相都告诉我,我或许会选择既往不咎。”

    “真相就是你儿子出生的时候已经病危,因为没有家属签下风险协议书,所以错过了……”

    没等钟美芳说完,李泽已经打断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逼逼,我现在直接报警就是了。邱比特都已经告诉我真相,你居然还想隐瞒,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你就等着被医院辞退,被判刑,然后在监狱里过上几年吧!”

    说完,李泽立马拿出了手机。

    吓得脸色煞白后,钟美芳忙道:“别报警!我统统都告诉你!”

    “说!”

    “是这样的,”迟疑了下后,钟美芳道,“周副主任她生下了一个脑瘫儿子,所以她很不甘心,就想着把哪个产妇生下的儿子给偷走。因为你老婆人长得漂亮,而且特别有气质。加上你的外形也很不错,而且你们夫妻俩都比较高。既然父母身体条件好,那后代显然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周副主任一开始就锁定了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假如是女儿,那就作罢。假如是儿子,那就想办法搞走。”

    听到这里,李泽问道:“然后呢?”

    “你会不会报警?”

    “如果你告诉我真相,那我就不会报警?”

    “真的?”

    “我已经向你做了保证,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好吧,”害怕得咽下口水后,钟美芳道,“因为是我负责给你老婆接生的,所以周副主任就找上了我。她跟我说,如果你老婆生的是儿子,那就想办法弄出来给她。我说产妇又不是全身麻醉,而且产房里又不止我一个人,我不可能在产妇以及其他护士的眼皮底下把孩子给偷走的。就算能,那产妇直接报警可怎么办?然后周副主任就说可以直接喂药水,这样可以让婴儿暂时进入假死状态。还说医院里有两个刚出生的弃婴,随便抱一个给产妇就是了。她还说了,说你老婆脾气好,我又能说会道的,你老婆很可能会同意领养弃婴。”

    看了眼脸色发青的李泽后,钟美芳继续道:“我其实不想帮周副主任,但她以将我辞退威胁我。”

    “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辞退你,所以你肯定是在撒谎。”

    “我的医师证是走后门的,这事她知道,所以她是拿这个威胁我。”

    “反正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很正常,因为你偷偷喂那什么狗屁药水,我儿子就跟死了一样,之后你就把我儿子带去给周梦舒?”

    钟美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李泽自然是很生气,但他没有破口大骂,更没有大打出手,而是在握紧拳头的前提下问道:“后面我儿子怎么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