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0章 死了没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00章 死了没有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钟美芳道,“反正我就是把你儿子交给周副主任,然后周副主任应该是先把你儿子弄醒,之后

    就把你儿子给带走了。因为怕这件事曝光,后面一块工作的时候,我跟她都没有再提起过。我并不是坏人,我是受了周

    副主任的威胁才做这样的事的,所以我一直受到良心上的谴责,这让我好长的一段时间都寝食难安。”

    “所以你是不清楚我儿子后面怎么样了?”

    “不清楚,”钟美芳道,“周副主任已经死了,所以知道你儿子下落的估计就只有她老公邱比特了。你自己说已经

    见过邱比特,邱比特还告诉了你真相,所以你应该没有必要问我的。”

    “确实。”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嗯,”眯着眼的李泽道,“这事和你无关,所以钟医师你可以去忙你的事了。反正都是周梦舒威胁你的,所以你

    不必再想着这事。当然了,我是希望钟医师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

    “要不是周副主任知道我的医师证是走后门拿到的,我也不会帮她的。”

    “嗯。”

    “谢谢你的谅解,”弯下腰后,钟美芳道,“你是好人。”

    “我一直都是。”

    又对着钟美芳笑了下后,李泽便往外走去。

    在好钟美芳擦身而过的那一刹那,李泽的脸顿时变得阴沉。

    他不是不报警,而是打算找完邱比特后再报警。

    要是现在报警,警方肯定会第一时间把钟美芳以及邱比特都带到警局去。

    这样或许可以搞清楚他儿子是死是活,但李泽更想先去找一趟邱比特。要是邱比特不肯说出他儿子的下落,那他再

    直接报警,亲手将邱比特送到警察的手里就是了。

    而在走出病房后,李泽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之前走进病房时,李泽有开始录音,所以他是将他和钟美芳对话的整个过程都录了下来。也幸好他妻子提醒他,要

    不然他铁定会忘了如此重要的事。现在有录音在手,他根本就不担心钟美芳在警方面前会撒谎。至于钟美芳会不会突然

    跑掉,他是觉得可能性很小,毕竟他刚刚一直表明不会报警。

    回到车上,李泽便打电话给妻子。

    “老公,怎么样了?”

    听到妻子那焦急的声音后,李泽道:“我刚刚问过钟美芳了,是她喂药水给咱们的儿子吃,导致咱们的儿子暂时进

    入了假死状态。之后她把咱们的儿子交给了周梦舒,周梦舒再把咱们的儿子带到了鼓浪屿。”

    “那我们的儿子现在到底在哪?”

    “这个只有邱比特才知道了。”

    “会不会就是小忠?比如你做的亲子鉴定出差错了?”

    “不是小忠,”李泽道,“在你生孩子之前,周梦舒的儿子就已经出生,而且是个脑瘫患儿,所以小忠就是邱比特

    周梦舒两个人的儿子。因为当年周梦舒通过她的关系对鉴定报告作假,所以哪怕小忠看上去比半岁还来得大,你还是相

    信了小忠是你的儿子。”

    “嗯,我主要是相信了那份鉴定报告。”

    “这世界上最大多数的东西都可以作假。”

    “那老公你报警了吗?”

    “我要先去找一下邱比特,然后再报警。”

    “可以直接报警,警方会搞清楚我们的儿子在哪里的。”

    “在那之前,我要先去找他。”

    “难道你连警察都不相信了吗?”

    “我不是不相信警察,我只是想先问他一下,”李泽道,“警察在问讯的时候,是不可能让我们在一旁听着的,所

    以我们是没办法第一时间知道我们儿子的下落的。我已经搞到了钟美芳承认偷梁换柱的录音,只要让邱比特听到这个录

    音,不想坐牢的邱比特肯定是会告诉我真相的。要是咱们的儿子已经死了,那我就直接报警。要是咱们的儿子还活着,

    那就先找到咱们的儿子再报警。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先去找他一趟。”

    “医院我没有陪你去,但这次鼓浪屿我一定要陪你去。”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丁洁道,“如果你不让我去,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把钟美芳和邱比特都抓了。”

    “你去了只会碍手碍脚的。”

    “我得确保你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来。”

    “有时候我就是讨厌你的天真善良。”

    “我只是不希望你坐牢而已。”

    “好吧,”李泽道,“十分钟后你在小区门口等我。”

    “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嗯。”

    应完以后,李泽便挂机。

    挂机后,李泽自然是往家的方向驶去。

    他不想让妻子同行,但因为妻子态度很坚决,还说要报警,所以他也只能让他妻子同行了。

    在回家的路上,李泽差点撞上了一辆因为红灯而突然停下来的车。

    因为在开车的过程中,李泽一直在想着他的儿子到底是死是活。

    开车的时候最怕分心,所以在差点出车祸的前提下,李泽就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开车上。

    当李泽将车停在小区门口时,他就看到他妻子在小跑着。

    他妻子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浅棕色T恤,外加一件长牛仔裤。

    可惜因为天生丽质的缘故,哪怕是如此普通的打扮,他妻子还是显得耀眼夺目。

    尤其是当他妻子小跑着时,那两颗仿佛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雪峰就摇晃个不停。

    就算有文胸的束缚,他妻子的雪峰还是摇晃得那么剧烈。

    待妻子走近后,李泽就推开了车门。

    坐进车里并系上安全带后,丁洁道:“老公,我好怕。”

    “没什么好怕的。”

    “你不怕吗?”丁洁道,“我现在很想知道我们的儿子是死是活,因为我真的担心我们的儿子已经死了。如果没有

    死的话,那为什么他们夫妻俩是选择抚养小忠,而不是我们的儿子。他们把我们的儿子偷走的目的就是要当成自己的儿

    子来抚养,可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假如我们的儿子没有死,他们干嘛不抚养我们的儿子?”

    说到这里,丁洁就哭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