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6章 假装失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妻子这颇为肯定的回答以后,李泽道:“对付我的时候,你就那么聪明。对付他们的时候,你怎么就变得这么笨了?”

    “老公,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

    “没有潜台词,就是字面意思,”李泽道,“我问你有没有见过赵敏的儿子,你只要回答我就可以了。”

    “没有见过。”

    “而因为赵敏曾经说她的小儿子已经七岁,所以你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她的小儿子不可能是我们的儿子了?”李泽道,“我告诉你,她这招叫做潜移默化。当你无意中听到她说她的小儿子七岁的时候,你就会本能地将这些都当真了。就像我看过的那部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男主角就用了这样的方式让所有人帮他做假口供。比如他是今天杀的人,为了制造全家不在场的证据,他就第二天带着全家人去另一个城市。回来以后,他就说他是杀人的那天去的那个城市,而且还不止是对一个人这样说。因为大家都相信他,所以在他的潜移默化下,大家就认为他确实是那天去的那个城市。所以当警方找这些人来做口供时,这些人就不约而同地说男主角一家子都是那天去的那个城市。”

    说到这里,李泽还长长叹了一口气。

    “所以老公你是认为我们的儿子就在赵敏那边,就是她的小儿子?”

    “因为我在邱比特的通讯录里看到了赵敏的手机号码,所以这种情况真的有可能存在。只要她的小儿子不是七岁而是四岁半,那就绝对没错了。反正从我们认识赵敏到现在,除了赵敏说她小儿子七岁以外,我们并没有通过其他渠道确认过这事的真假。”

    “那我看下她的朋友圈,她肯定有晒娃。”

    说完,丁洁急忙拿出了手机。

    丁洁翻看赵敏的朋友圈之际,李泽就站在窗前看着大门,心情变得格外沉重。

    他现在希望自己的推断是对的,这样至少他儿子还没有死。

    而如果推断是错的,那……

    想着儿子出生以后就被钟美芳喂药水,并被周梦舒带走,李泽心里就格外痛心。要是当时他有守在产房外面,这样的情况就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李泽也不想再去懊恼。反正等找回了儿子,他会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义务。

    两分钟后,丁洁道:“老公,你看下,这是她的两个儿子。”

    接过妻子递来的手机后,李泽就看着已经被妻子放大的照片。

    在这张照片里,赵敏是戴着一顶纸质皇冠,左右手还各拥着一个男孩,两个男孩还吻住赵敏的脸。

    左边的男孩看上去七岁左右,右边的男孩看上去十岁左右。

    很明显,李泽的推断错了。

    这更意味着,他的思路已经走进了死胡同。

    但因邱比特认识赵敏,所以李泽坚信邱比特和赵敏之间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公,我们的儿子没有在赵敏手上。”

    “不管有没有在,反正我们要搞清楚邱比特和赵敏之间的关系。”

    “那也得等到邱比特醒来先。”

    将手机还给妻子后,思绪烦乱的李泽就叹了一口气。

    随后,李泽就开始翻箱倒柜。

    李泽是想找出一些和儿子有关的蛛丝马迹,但根本就找不到。

    找完以后,更加心烦的李泽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吧嗒吧嗒抽着的同时,李泽自然是盯着还没有醒来的邱比特。

    “老公,下周一是儿童节,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过。”

    “当然可以一起过,这和离婚根本不冲突。比如我们明天去把婚离了,下周一我完全可以带着薇薇去找你。”

    “就算要离婚,也等到儿童节以后,好不好?”

    迟疑了下后,李泽还是点了点头。

    简短的对话结束后,夫妻俩又陷入了沉默。

    一根烟抽完的同时,邱比特突然发出了略显得痛苦的伸吟。

    见状,夫妻俩都走了过去。

    睁开眼后,邱比特先是盯着李泽丁洁,接着就开始挣扎。

    见邱比特想说话,李泽就拔掉了塞在邱比特嘴里的袜子。

    能说话后,邱比特忙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听到这话,李泽丁洁夫妻俩都认为邱比特失忆了。

    但在注意到邱比特的眼神并不迷惘,而且还透露着怨恨时,李泽就知道邱比特是在假装失忆了。

    “好了,你不用装了,”李泽道,“我有和失忆患者接触过,所以我知道真正的失忆患者是个什么样子。当然你想装可以继续装,反正我会揍到你不敢装为止的!”

    “我草你妈!”邱比特突然骂道,“赶紧把我给放了!”

    “你知道你就像是什么吗?”李泽道,“你就像是一条毒蛇,在被人发现以后,就亮出毒牙想将对方咬死。不过在你想咬我之前,你肯定会被我给活活打死的。哦,对了,早前你姐有来找你,我是说你去买菜了。然后她有打电话给你,是我老婆接的电话。因为你姐认识我老婆,所以就相信你真的去买菜了。这就意味着,短期内是不会有人来找你的。”

    “那又如何?难道你们真的敢把我弄死不成?”

    “在你不肯说出我儿子的下落的前提下,我觉得我真的很有可能会把你给弄死。”

    “是我老婆把你儿子送走的,我根本就不知情。我都说了,我主内她主外,所以就算你们折磨我,我也没办法和你们说你们的儿子的下落。”

    “那你肯定知道一件事。”

    “什么?”

    “你儿子的下落。”

    “他已经被送到国外治疗了。”

    “你还想骗我?”李泽道,“在来你家之前,我就有想过假如你认为只有我和小忠做了亲子鉴定,那你绝对会把小忠藏起来,故意不让我老婆和小忠做亲子鉴定。所以小忠根本就不是在国外,就是在鼓浪屿的某个地方。要么是在许娟那边,要么就是在你姐那边。只要我以你口吻和她们聊微信,我就能确定是在哪边了。然后我会叫她们把小忠送过来,再由我老婆接到二楼来。要是你不肯告诉我真相,我就当着你的面折磨你儿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