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7章 枉为人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李泽这话后,邱比特突然哈哈笑出了声。

    笑完以后,邱比特道:“我告诉你,就因为有小忠这个儿子,我才觉得自己的人生非常失败。加上我老婆在生小忠的时候把子宫给切了,我就更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了。所以每次看到小忠,我都会特别不爽。但毕竟小忠是我的儿子,我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他给弄死了。就算是脑瘫,那也享有宪法赋予的各种权利。所以如果我把他给弄死了,我就绝对是要去坐牢的。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个累赘。所以我建议你别折磨小忠,你干脆直接把小忠给杀了得了,这样我就解脱了。”

    听到邱比特这番话,李泽怒道:“枉为人父!”

    “反正我就是不知道你儿子的下落,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李泽原本是想直接揍邱比特的,但在准备出手之际,他却拿起了桌上的一根钢笔。

    走到手脚都被绑着的邱比特面前后,李泽便用右手掐住邱比特的脖子。

    在将钢笔伸向邱比特的眼睛之际,李泽道:“要是你不说,我就直接用钢笔戳破你的眼球。”

    听到李泽这话,又见钢笔头离自己的眼睛越来越近,邱比特自然是害怕了起来。他想扭过头,但因为脖子被李泽掐着,所以他根本就动弹不得。为了不让眼球被钢笔搓到,邱比特立马紧闭双眼。

    丁洁是站在床的旁边,还一脸的担心。

    她当然不是在担心邱比特,她是担心丈夫真的会把邱比特的眼球戳破,所以她都做好了随时出手阻止的准备。

    见邱比特将眼睛闭上,李泽就直接用钢笔头划着邱比特的眼皮。

    因为忽轻忽重的缘故,偶尔会感觉到压迫力的邱比特老是觉得下一秒眼球就会被戳破。

    因为这样的想象,邱比特整个人都在哆嗦。

    见邱比特害怕却不肯说出来,李泽就特别恼火。

    “小洁!把他的眼皮给我压开!”

    “老公,那样……”

    “给我压开!”

    因为丈夫的吼声,被吓到的丁洁急忙照办。

    在妻子压开邱比特的右眼皮后,李泽立马举起钢笔,并叫道:“真是不知好歹!我就先让你变成独眼龙!反正只要能找到我儿子!我都会不择手段的!”

    说罢,李泽猛地刺了下去。

    “不要!”邱比特忙叫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儿子在哪!”

    李泽明显是在吓唬邱比特,所以在钢笔头离邱比特的眼球不到两厘米时,李泽就直接停了下来。

    至于邱比特说的是真是假,李泽也搞不清楚。

    但有一点他清楚得很,他现在除了报警以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所以他只能希望警方能给力一点,想办法找出他儿子的下落。

    不管是死是活,至少要有个答案。

    将钢笔扔在一旁后,心力交瘁的李泽道:“我下楼去打个电话,他要搞出什么幺蛾子的话,你就叫我一声。”

    “嗯。”

    看了眼妻子后,李泽就走了出去。

    李泽一离开,邱比特便小声道:“小洁,虽然小忠不是你的儿子,但这几年我跟我老婆对你都不错,所以我希望你能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我肯定帮你找你儿子的。我会打电话给她的同事和朋友,指不定其中就有人收养了你儿子。”

    “你还好意思说对我不错?”丁洁道,“先是骗我小忠是我儿子,接着你老婆又在亲子鉴定上做手脚。所以从你们联系我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就已经是在欺骗我,还是在挖坑让我跳。不对,应该是从你老婆在医院见到我的那一刻开始。形形色色的人我见过不少,其中也不乏阴险的人。但像你们这样阴险,还打算骗我一辈子的人,我还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待会儿我老公就会报警,警察就会直接把你给抓走。要是警察查出你和我儿子失踪的事有关,那你就等着将牢底坐穿吧!”

    “我真不知……”

    啪!

    丁洁一巴掌就打在了邱比特的脸色上。

    因为不够解恨,丁洁又扇了一巴掌过去。

    扇完以后,丁洁就退到了窗前,并一脸怒意地看着邱比特。

    而此时,走到后院的李泽正打电话给许队。

    李泽一直很信任许队,加上许队帮过李泽不少忙,所以在报警之前,他才想先和许队聊一下这事。

    打通后,李泽问道:“许队,在忙不?”

    “刚刚忙完。”

    “这么多案子啊?”

    “还不是在忙付卫东的案子,”电话那头的许队道,“付卫东这个人特别狡猾,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他。根据情报,他还是在厦门,只是不知道躲在哪里。其实对于付卫东这个人,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杀人的手段真的是很凶残,但从他救出你女儿这事来看,他又有着温情的一面。不过跟他犯的罪行比起来,他做的这点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反正他的下场只有两个,要么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我们击毙,要么被判处死刑。”

    “他杀了那么多人,而且又是毒贩,所以我也知道他肯定是要被枪毙的。”

    “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李泽道,“我曾经有过一个儿子,但我的儿子在出生以后就被主刀医生给喂了会假死的药水,所以我老婆就误以为我儿子死了。然后这个医生就把我儿子送给了当时的妇产科副主任,之后副主任把我儿子带了回去。这是四年前发生的事,我是这两天才知道的,所以我就去这个副主任家里。结果这个副主任已经死了,只剩下她老公。我问她老公知不知道我儿子在哪里,她老公说不知道,还说早就送给别人抚养了。许队,我现在想搞清楚的是我儿子到底在哪,到底是死还是活。反正对于他的解释,我是完全不信的。”

    “你报警了没有?”

    “假如现在算是报警,那就是报警了。”

    “这事必须得报警!”电话那头的许队道,“你赶紧跟我说得仔细一点!尤其是涉案人员的名字以及其他信息!”

    “但我把她老公给绑了起来,之前还把她老公给敲晕了。现在她老公是已经醒来,所以在报案之前,我想知道我是不是犯法了。”

    “当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