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9章 随不随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能怎么样?”显得很疲惫的李泽道,“警方还在审讯邱比特和钟美芳,所以我们只能等许队打电话告诉我们情况了。只要邱比特知道我们的儿子的下落,那警方绝对能撬开他的嘴巴。”

    “其实我很担心我们的儿子已经死了。”

    “别说这种晦气的话。”

    “我知道,可是……”

    说到这里,丁洁还是点了点头。

    点头之后,丁洁道:“老公,我们现在去吃午饭。”

    “我没什么胃口。”

    “不管有没有胃口,反正必须把肚子填饱。要是你先午饭都不吃,病倒了可怎么办?”丁洁道,“我们就在公安局附近吃午饭,边吃边聊边等,指不定许队就会打电话给我们。”

    “嗯。”

    听到丈夫这肯定的回答以后,丁洁便挽住了丈夫的胳膊。

    随后,夫妻俩便一块离开了公安局。

    丁洁有问丈夫要吃什么,她丈夫是说随便。

    因为知道丈夫没什么胃口,丁洁就直接带丈夫去吃骨汤米线。

    走进店里并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后,招来店员的丁洁点了两份米线。她给自己点的是加了木耳以及菠菜的米线,给她丈夫点的则是加了肥牛、鱼豆腐、鹌鹑蛋以及金针菇的米线。

    点完以后,见丈夫黑眼圈很重,丁洁便问道:“老公,你昨晚睡得不好吗?”

    “很不好,”李泽道,“昨晚一想着今天早上要去医院拿鉴定报告,我的心里就特别的烦。你也知道烦心事多的人更难睡着,所以昨晚我应该是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才睡着,六点多就醒来了。”

    “我昨晚也失眠了。”

    “邱比特那傻逼真让人闹心,嘴硬得就跟用水泥涂过似的。”

    “我们是没办法让邱比特说出真相,但警方绝对可以的。”

    “希望如此吧。”

    “老公,他和赵敏到底是什么关系?”

    “反正绝对不可能会是普通朋友,”李泽道,“因为她曾经针对过我们夫妻俩,所以我觉得我们儿子的事和她也有关联。假如我的分析是对的,那她应该在四五年前就已经在计划着什么。我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可能有些夸张,甚至会让你觉得是我异想天开了。”

    “我没这样想,因为我也认为赵敏和邱比特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但邱比特不说,这是最恶心的地方。要不是之前已经报了警,我肯定对邱比特严刑逼供的。”

    “现在就希望警方能撬开邱比特的嘴巴了。”

    “希望如此吧。”

    “老公,你现在还是在住酒店吗?”

    “嗯。”

    “要不要回来住?”丁洁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人现在还是夫妻,所以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回来住。酒店每个晚上也要好几百块钱,你这样一直住下去真的是有些吃不消。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没了工作,所以我觉得更应该省钱。”

    “难道没了工作是我的错?”李泽冷冷道,“如果不是你跟我妈告状,我妈又跑到学校去找校长,我至于被开除?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和刘雨鸥之间清白得很。”

    “不管你们有没有做出超越师生关系的事来,你们都不应该睡在同一张床上。”

    对于这个行为,错的人确实是李泽,所以他不想再和妻子争辩。

    就这样,夫妻俩陷入了沉默。

    一分钟后,丁洁开口道:“老公,对不起。”

    “怎么突然和我说对不起,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吗?”

    “我不应该将爸妈还有小菲都叫到家里来的。”

    “我还以为你是要跟我说海霞酒店的事。”

    “海霞酒店那边的事我早就说过了,是你自己……”

    “stop!”李泽道,“如果你的回答还是一样的,那你真的就没有必要再说给我听了。你的回答我已经听过不下十次,我的耳朵都快要长茧了。在你不打算换个答案之前,我建议你不要再说给我听。你说的次数越多,我就会越心烦。所以如果你继续说你是清白的,说是我误会了你,那这顿饭都没有必要一块吃了。”

    见丈夫的态度如此坚决,丁洁的柳眉不免皱了起来。

    十分钟后,他们点的米线都摆上了桌。

    尽管没什么胃口,但李泽还是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丁洁问道:“能不能把薇薇带回来?”

    “我连家都没有回,又怎么可能会把薇薇带回去?”李泽道,“而且现在薇薇和孙老师过得很好,根本就没有必要回家。反正如果你想见薇薇,那就等着儿童节吧,到时候我会带着你跟薇薇去游乐园玩的。等儿童节结束了,我们再去把婚给离了。”

    “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难道你就没有错吗?”

    “至少在你没有背叛我之前,我没有做出过背叛你的事来。”

    听到这话,丁洁的眼睛顿时瞪得有些大。

    缓缓放下筷子以后,丁洁轻声问道:“所以老公你的意思是,在你认为我已经背叛你以后,你有做出过背叛我的事来了?”

    “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那你刚刚干嘛特意加个前提?”

    “我说错话了,不行吗?”

    “不对,”丁洁道,“你肯定有和刘雨鸥发生过关系。”

    “她才十七岁,我怎么可能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来。”

    “现在很多初中女生都跟男的发生过关系。”

    “这是事实,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

    “如果不随便,她怎么可能会勾引你?”

    “她没有勾引我,她只是喜欢我这种成熟型男人罢了,”李泽道,“我顺便和你说一下,我现在是她的监护人,我的责任是引导她走正确的路。至于什么谈恋爱结婚之类的,这些根本就不存在。我本来不想和你说这些,但当你认为我有和她发生过关系时,我就特别恼火。她才十七岁,你能不能不要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她?”

    “不是我想这样看待她,是因为你们都有接吻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