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5章 缘分已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15章 缘分已尽

    听到这话,李泽的眉头皱了下。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从何说起。

    所以在迟疑了下后,李泽终究没有回应丁洁说的这句话,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开车上。

    前面的几分钟他确实是将注意力放在开车上,但后面他的心神还是被已经是他前妻的丁洁给扰乱了。丁洁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静,只是在维持着双手交叉的前提下望着窗外。可因为能看到丁洁的侧脸,李泽能感觉到丁洁应该是非常不舍,更觉得丁洁估计又要哭了。

    离家还有半公里的时候,李泽道:“到时候搬东西的话,你可以叫我帮忙。”

    “不用,我叫同事就好。”

    “好歹你还要把钥匙还给我,所以我可以帮你搬。”

    “真不用,”丁洁道,“到时候我搬走的话,我直接将你家里的钥匙放在茶几上,你回来的时候就能拿走了。阿泽,其实在我们没有离婚的时候,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但又不知道该不该问。现在薇薇是娜娜在照顾,而你又和刘雨鸥走得很近,所以我想知道你到底选择了谁。”

    “都没选,”李泽道,“因为孙老师是薇薇的生母,薇薇又喜欢她,所以我让孙老师照顾薇薇很正常。我是在让孙老师照顾薇薇,但这不代表我想和孙老师怎么样的。至于雨鸥,她还是个学生,身为老师的我不会有非分之想的。”

    “可你现在已经不是老师了。”

    “等我开培训班了,我依旧是老师。”

    “你是不是有些抗拒娜娜?”

    “什么?”

    “因为娜娜的那些经历。”

    “我和她只是朋友,所以她经历过什么和我无关,”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我现在其实没什么想法,就是希望培训班能顺利营业,希望薇薇能健健康康成长。”

    “我们每周轮着带,这点你不会食言吧?”

    李泽确实有想过食言,但因为现在是和平离婚,所以他要是食言的话,那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当他听到丁洁这样问时,他就道:“当然不会食言,我可不是那么残忍的人。”

    “谢谢。”

    “不客气。”

    这是很常见的词语,但当从这对刚离婚的夫妻嘴里说出时,却有种说不出的辛酸。

    将丁洁送进小区以后,李泽就直接开车离开。

    回到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家中后,丁洁便怅然若失地坐在沙发上。

    她就像是被人点了穴道般,一动不动地盯着茶几上的茶具。她记得很清楚,这套茶具是14年的时候在淘宝买的。那时候她想买一套茶具,又嫌实体店的价格不够透明,所以她就直接在淘宝买了。

    其实不只是茶具,这个家里的绝大多数的东西都是她买的。

    所以当意识到自己明天可能就要离开这个家,以后都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时,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就好像突然被人从夏天抛入了冬天似的。这种寒冷到骨子里的错觉让她格外不舒服,所以她就像之前坐在车上似的,交叉着的两只手紧紧抓着臂膀。

    数分钟后,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随即,她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而此时,李泽正站在门外。

    因为防盗门关着的缘故,丁洁并不知道。

    离婚对于丁洁来说显然是个打击,所以担心丁洁做傻事,李泽就在离开小区后又调头驶入小区,并静静站在门口。

    听到丁洁在哭,李泽心里也很难受。

    但他没有敲门或用钥匙打开的打算,因为缘分已尽。

    在门外站了足足一个小时,李泽才搭乘电梯离开。

    来到一楼,并往停车处走去的李泽是想打电话给孙兰娜,让孙兰娜过来陪着丁洁。可因为孙兰娜还要照顾薇薇,而李泽又暂时不希望薇薇和前妻接触,所以他就改为打电话给柳咪。

    柳咪好歹也是他前妻的同事,让其过来安慰他前妻应该是没问题。

    “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呢?”

    听到柳咪那颇为轻松的调调后,李泽道:“我刚刚和我老婆离婚了。”

    “恭喜恭喜,看来我得请你吃饭了。”

    “你对我前妻的印象怎么样?”

    “听你说前妻这两个字,我听起来还真觉得有些别扭,不过这确实是事实,”电话那头的柳咪道,“我对她的印象肯定不怎么样,因为她太会撒谎了。当她一本正经地和我说话时,我都在考虑她是不是在骗我。当然了,我对她印象怎么样无关紧要,反正最多是在公司才会碰头。”

    “其实我想让你过来陪着她。”

    “啊?”

    “她现在情绪低落,我怕她做傻事。”

    “那你陪着就是了。”

    “我和她已经离婚了,所以安慰她的人不该是我。”

    “那为什么是我?”

    “她没什么朋友。”

    “怎么可能?”柳咪道,“她长得那么漂亮,照理来说应该很多朋友才是。”

    “她不喜欢出去玩,也不去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所以她的朋友真的很少,”李泽道,“她妈妈现在在上海那边戒毒,爸爸又不知道在哪里。加上他们家是从甘肃那边搬到的厦门,所以很多年前就和老家的亲戚断了往来,所以我是没办法让她的亲戚来陪她的。至于朋友,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已经死去的林慧莲了。其实漂亮的女人更少知心朋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男性会有所企图,女性会嫉妒,所以有时候一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也不是一件好事。”

    “我不想陪她,因为我没办法真心诚意去安慰她。”

    “好吧。”

    “其实就你们离婚这事而言,我也有些不高兴。”

    “我和她离婚你还会不高兴。”

    “是啊”柳咪道,“我现在已经和林宇南在一起,而且还见过他家里人,基本上是得到了他家里人的认可了。只要我和他的感情不出现危机,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会和他结婚。”

    “看样子你是已经爱上他了。”

    “如果不爱,干嘛相守?”

    “恭喜,”用很乏味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后,李泽道,“既然你不想陪着我前妻,那我就打电话给别人。”

    “南南迟早会知道这事,所以我真担心他们两个人会擦出什么火花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