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6章 是谁的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16章 是谁的错

    “假如他们会擦出火化来,那就证明林宇南根本就不爱你,所以你可以把我前妻当做试金石。”

    “我不喜欢这样。”

    “那也没办法,”李泽道,“反正我和她已经离婚了,所以以后她的事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就算她要和林宇南搞出什么事来,我也没有权利去干涉。但在我看来,既然他们在一个公司上班期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以后应该也就不会了。”

    “我现在心情有些烦。”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

    “休息不了,我还在上班。”

    “现在都五点半了,你还上班?”

    “是啊,”电话那头的柳咪道,“厦门分公司成立的目的是开拓市场,在开拓市场这方面,销售部的职责最大。而作为销售部主管,我肩上的担子自然是很重了。所以我的上班时间远比其他人要长,有时候半夜三更我还在敲键盘。”

    “林宇南没有叫你早点睡吗?”

    “他有叫,然后我只是敷衍他而已。”

    “你们没有住在一起吗?”

    “当然没有,干嘛要住在一起?”

    “婚前同居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就算正常,那也不应该在才交往了一周就同居,”柳咪道,“其实我是想结婚之后再住在一起,因为我是那种比较独立的性格,不太喜欢有人约束我。不过我也知道同居是检验两个人是否合适的最佳途径,所以我是打算等哪天订婚了,我再和林宇南住在一起。到时候要是不合适的话,那就只能分开了。”

    “都已经订婚了,再分开会比较麻烦。”

    “你是在怂恿我和他同居了?”

    “不是。”

    “反正同居的话,吃亏的永远是女孩子。”

    “其实在这个社会里,已经没有说哪一方更吃亏了,反正没有几个男人会在乎自己的老婆是不是处女。其实还是有很多男人会在乎,但他们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说出来。因为对于成熟的男人而言,他们更在乎的是两个人合不合适,而不是那一层膜。”

    “那丁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处女吗?”

    “应该是。”

    “好奇怪的回答。”

    “她那时候来大姨妈了。”

    “那就是死无对证了。”

    “无所谓了,反正已经离婚了。”

    “就先聊到这里吧,我继续忙我的事,”停顿之后,柳咪道,“哦,对了,有空我会请你吃饭的,你等我电话。”

    “嗯,好。”

    挂机以后,李泽就想着应该叫谁陪着他前妻。

    要是林慧莲没有死,他肯定是直接打电话给林慧莲。

    就算林慧莲是个婊子一样的女人,但至少她们两个人曾经是好姐妹。

    这时,李泽才想起他的妹妹李菲。

    他的家人都向着他前妻,加上他妹妹最近又因为不满意工作而辞职,所以让他妹妹来陪着他前妻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想着,李泽就打电话给他妹妹。

    “干嘛打电话给我?”

    听到他妹妹那有些冷漠的语气后,李泽道:“你过来陪你嫂子。”

    “为什么?”

    “因为,”迟疑了下后,李泽还是道,“我和她已经离婚了。”

    “你简直就是傻逼啊!”电话那头的李菲骂道,“嫂子她人那么好!你居然真的和她离婚了!我告诉你!你这辈子绝对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女人!我再告诉你!如果你敢跟那只狐狸精在一起!那我绝对要搞破坏的!到时候你们敢举行婚礼的话!我就去把她的婚纱给扒了!让……”

    “你闹够了没有?”李泽冷冷道,“对于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评头论足的。我告诉你,如果她没有做错事,那我是绝对不会和她离婚的。当然我没有兴趣和你解释太多,所以你如果还关心她的话,那你就立马过来陪她。还有,不要将我和她离婚的事告诉爸妈,我怕他们受不了这打击。”

    “既然受不了,那干嘛还要离婚?”

    “我懒得和你解释太多,反正你就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过来陪她?”

    “我这辈子都会把她当成嫂子,所以我当然会过去。”

    “那你现在就过来,顺便买点吃的给她,她还没有吃晚饭。”

    “知道了,负心汉!”

    听着妹妹那充满责怪的语气,李泽自然心里很不爽。

    但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他前妻给他家里人的印象确实挺好的。加上他为了他前妻的面子,没有将剃毛之类的事统统都说出来,所以他才会被他妹妹打上负心汉的烙印。

    所以,没有再说话的李泽是直接挂机。

    坐进车里,李泽便往小区门口的方向驶去。

    离开安达小区,李泽自然是直接驶向学校。

    在半个月以前,李泽就一直期待着离婚。

    他甚至觉得,离完婚的他的心情肯定是会非常好,就像是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雄鹰一般。

    可当他真的离婚以后,他却有些惆怅,心里头还有些失落,就好像失去了身体中的某个器官似的。他自然有些怀念前妻在家时的贤惠,但他又觉得那些贤惠都是装出来的,更觉得他前妻在其他男人面前有可能很放荡,所以离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泽是这样安慰自己,可越是安慰,他就觉得越不舒服。

    放慢车速,并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李泽才觉得舒服了些。

    而此时,丁洁已经在整理衣服。

    地板上摆着一个棕红色行李箱,她将一件件折叠整齐的衣服都放进了行李箱里。

    她是不希望前夫继续住酒店,所以打算明天白天就搬走,这样她前夫就可以带着女儿回来住了。只是她很担心一件事,那就是孙兰娜也会住在这边。孤男寡女的,还真的有可能会摩擦出火花来。不过既然她和李泽已经离婚了,或许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这样的事。

    丁洁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她还是很担心。

    毕竟,三个月后她还有可能要和前夫复婚。

    当然,可能性是几乎为零。

    造成如今这样的场面是她的错吗?

    还是刘菲菲的错?

    想着曾经的事,丁洁不免苦笑了下。

    装满一个行李箱后,丁洁发觉还是有很多衣服装不进去。

    但因为大部分都是冬天的衣服,所以过几天再来拿也没什么问题。

    拉上拉链,并将行李箱拖至客厅后,丁洁才打电话给林宇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