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6章 她的推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士奇?”愣了下的丁洁道,“这名字听起来好奇怪,让我都不免联想到里哈士奇。说真的,我并没有听过这名字,所以我不懂你干嘛突然跑过来问我这个名字。”

    “你是在装糊涂吗?”

    “我确实不知道这个人。”

    李泽还想说1033这个数字,这样他前妻就会清楚周士奇到底是谁了。

    毕竟他前妻只知道1033里的那个男人是蔷薇会所的会员,并不一定知道对方的名字。

    但在准备开口之际,李泽却没有说出来。

    要是直接说出来,他前妻一定是会狡辩。

    比如说那一个小时只是在和周士奇聊天,更会说梅花j是去了林慧莲那边才得到的。剃毛的话,他前妻肯定是会说是在酒店里剃的。至于为什么要撒谎,他前妻的解释肯定是担心他会胡思乱想。反正在诸多谎言被拆穿以后,他前妻很喜欢拿这个当借口。其实不只是他前妻,这社会上很多女人都是这样。

    所以要是不能通过其他人知道1033里发生的事,他前妻都会像狡猾的豺狼般狡辩!

    这就意味着,应该先找到周士奇这个人!

    其实李泽有些动摇,他就在想着自己干嘛还要继续往下查。

    既然已经离婚了,那还有必要往下查吗?

    有!

    必须往下查!

    只要彻彻底底证明他前妻确实出轨,那他家人就不会再站在他前妻那边!

    而,三个月后也绝对不可能会复婚!

    更重要的是,这也是给他自己一个交代!

    想罢,李泽道:“可能是我想多了。”

    “那周士奇到底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你就不会气势汹汹地跑来问我了。”

    “是这样的,”李泽道,“差不多在一个小时前,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你和周士奇有一腿。我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所以我就过来问你了。其实我觉得对方应该是在骗我,要不然不会搞出这样一个和哈士奇差不多的名字来。但我就纳闷了,我们两个人都离婚了,那家伙干嘛还这样做?”

    “是你没有听过的声音吗?”

    “用了变音软件,分辨不出来。”

    “那就别管了,”丁洁道,“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就没有必要再去管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事了。”

    “其实我过来还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是故意住在这边的吧?”李泽道,“今天雨鸥有看到你,她还打电话给我,问我你怎么会在这边。我说你已经搬家了,所以应该是搬到这边来住。上次我在这边教雨鸥画画的时候,你有过来找我,所以你是知道雨鸥就住在世纪新城,而且是在3001。所以你搬到这边来,还选了这栋楼,肯定是想要监督她。”

    “我知道她是住在这边,但我选房子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丁洁道,“下午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选择世纪新城只是因为这边的安全系数高,仅此而已。以后都是我一个人住,所以如果我不选择安全一点的小区,而是选择路边那边楼房的话,我是很容易出事的。我的安危其实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薇薇的安危。所以我觉得你把问题想得太夸张了,因为我已经和你离了婚,所以你和她怎么样是你们的事,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昨天开始在58同城那边找房子,因为这套房子各方面来说都比其他几套来得好,所以我才租下的。我没有必要特意避开刘雨鸥,所以我搞不懂你干嘛像只竖起了刺的刺猬一样。”

    “因为实在是太巧合了。”

    “难道你以为我会无聊得每天下去看你有没有在?”

    “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觉得……”

    一时间,李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叹了口气后,李泽道:“好吧,就当我们没有过刚刚的对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生气?”

    “当然。”

    “那是因为你把一个学生看得比我这个,”迟疑了下后,丁洁还是继续道,“比我这个曾经帮你带了四年多女儿的人还来得重要。”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我只是觉得你搬到这边来住实在是太唐突了。”

    “那我是不是要直接离开厦门?不和她住在同一座城市?”

    “算了,懒得和你说了,我先走了。”

    “我不想发脾气,但我讨厌你将她看得比我还来得重要。”

    “你没有资格发脾气,”李泽道,“因为是你先出轨的。”

    “谁说我出轨了?”

    “随便你怎么狡辩,反正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冷冷一笑的李泽道,“在不撒谎的时候,你确实表现得很好,比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来得好。但当你撒谎时,你为我为女儿为家所做的一切的事都会烟消云散。所以在我看来,你真的比不过雨鸥。好歹她没有出轨,而且还非常的纯情。”

    “纯情个屁!”被激怒的丁洁道,“如果她纯情!她就不会强吻你!更不会和你睡在一起了!你现在可以说她没有出轨!但谁又能保证她以后不会出轨?我告诉你,像她那种去过蔷薇会所,而且姑姑还是主持人的女孩子,她总有一天会变坏的。她现在是还在读书,没有会变坏的条件。等她以后步入了社会,知道赚钱存钱是有多难以后,她是绝对会……”

    因为李泽突然举起了右手,丁洁被吓得不敢再往下说。

    对于前妻污蔑刘雨鸥的行为,李泽自然是难以接受,这也是他很想扇前妻一巴掌的原因所在。

    但李泽又觉得这是一种很无力的行为,所以缓缓放下手的他道:“不要用你的认知去推测一个人的未来,这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

    说完,李泽往外走去。

    当前夫走出去并带上门时,丁洁的柳眉皱得非常紧。

    忽而,丁洁又像是释然了般长长叹了一口气。

    走到电梯口,李泽有些犹豫。

    要直接离开的话,那就按向下的按钮。

    要去找刘雨鸥的话,那就按向上的按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