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7章 我杀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考虑到刘雨鸥七号就要参加高考,李泽就觉得他有必要上去和刘雨鸥聊一聊。他必须让刘雨鸥将注意力都放在复习上,不要因为他前妻住在20楼就整天想七想八的。毕竟对于刘雨鸥来说,高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可以称得上是命运的转折点。

    正因为这样想,所以李泽按了向上的按钮。

    来到30楼,李泽自然是往3001走去。

    在走到3001前,李泽还想敲门,却听到里头传出夏语蓉的说话声。

    “让你咬我!我现在就让你当炮架子!”

    听到这话,李泽眼睛瞪得有些大。

    他是想直接一脚踢开门,但想起他有这边的钥匙以后,他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上次夏语蓉和一个小白脸在这边,之后因为夏语蓉有这边的钥匙,所以李泽就叫开锁师傅换了一把门锁。开锁师傅是给了三把钥匙,李泽拿走了其中一把。

    否则的话,他就真的得踢门了。

    插入钥匙并转动,李泽猛地推开了门。

    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他气得立马冲了过去。

    只见刘雨鸥像一滩烂泥般倒在沙发上,夏语蓉则是站在一旁。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刘雨鸥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正是上次那个小白脸。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李泽再晚个几分钟进来,那个小白脸绝对已经对刘雨鸥做出了非常过分的事,因为对方已经解开了皮带。

    夏语蓉和小白脸都没有想到李泽会突然出现,更没有想到李泽会有钥匙。

    所以当李泽冲过来时,他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李泽一直觉得男人不能打女人,所以哪怕他前妻曾经谎话连连,他最多就是在气急败坏的前提下扇过他前妻巴掌。而面对夏语蓉这种下贱到连女儿都可以出卖,甚至让小白脸搞女儿的货色,李泽当然不会有所犹豫。

    所以在夏语蓉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李泽那握紧的拳头已经打在了夏语蓉脸上。

    夏语蓉后面就是茶几,所以当被李泽打中时,躲避攻击的本能让她往后退。在小腿撞到茶几后,重心失衡的夏语蓉整个人便往后倒去。随着一声惊叫,夏语蓉直接砸碎了茶几。玻璃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的同时,夏语蓉更是发出了极为痛苦的伸吟。

    而,她的双腿张得非常大。

    因为没有穿内裤的缘故,李泽都看到了夏语蓉那穿了环的花瓣。

    夏语蓉痛苦伸吟之际,李泽已经瞪着那个系上皮带的小白脸。

    因为理亏,加上李泽的气场明显强得多,所以小白脸都有些害怕。

    在李泽握紧拳头之际,小白脸吓得立马往外跑去。

    他怕的不只是被李泽打,还怕被警察抓走,所以自然是跑为上策。

    李泽还想质问夏语蓉为什么这么做,可当他注意到鲜血正顺着夏语蓉的腰部往两侧蔓延时,他吓得脸色发青。但他的第一个想法不是检查夏语蓉是哪儿受了伤,而是在第一时间将门反锁。

    跑到夏语蓉身前,见夏语蓉的伸吟越来越小,眼神也显得有些空洞,李泽急忙蹲了下去。

    小心翼翼地翻动夏语蓉的身体后,李泽这才发觉一块碎玻璃插入了夏语蓉后腰。

    看着那不断往外冒的鲜血,李泽就想把碎玻璃给拔了。

    但他又担心这样会导致夏语蓉更快死亡,所以他并没有这样做。

    接着,他又冒出了一个将夏语蓉送到医院抢救的念头。

    可因为夏语蓉已经没有再伸吟,所以李泽吓得立马去试探夏语蓉的鼻息。

    鼻息很微弱,胸口起伏也很微弱,就连眼睛都闭上了。

    “喂!”拍了拍夏语蓉的脸后,李泽叫道,“你不能死!”

    夏语蓉完全没有回应。

    随着一阵抽搐,夏语蓉彻底没了动静。

    将手压在夏语蓉的胸口上后,李泽才发觉夏语蓉的鼻息已经停止了。

    我……我杀人了?!

    对于这一结果,李泽根本就没办法接受。

    他刚刚只是打了夏语蓉一拳,却导致夏语蓉砸碎茶几并被碎玻璃刺死。这属于误杀,但就算是误杀,那也是要坐牢的。哪怕夏语蓉确实该死,也不能是由他来执行的。毕竟法不容情,所以一旦他误杀夏语蓉的事败露,那他就只有坐牢的份了。

    一想到以后的数年没办法见到女儿,李泽变得格外惶恐。

    看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刘雨鸥,李泽急忙站了起来。

    走到刘雨鸥面前,李泽有试探了下刘雨鸥的鼻息。

    因鼻息均匀,李泽就知道刘雨鸥只是暂时昏迷了而已。

    加上地板上还有一块手帕,所以李泽知道夏语蓉或者是那个小白脸是直接用手帕弄晕了刘雨鸥。在拿起手帕并轻轻一闻后,李泽闻到了非常刺鼻的气味。假如他没有猜错,这手帕应该是倒上了乙醚。

    看着夏语蓉的尸体,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这着实吓了李泽一大跳。

    见是孙兰娜打来的,李泽这才接通。

    “李老师,你什么时候过来接我们?我已经把该带的东西都整理好了。”

    “我吗?”看着夏语蓉的尸体,咕噜咽下口水的李泽道,“我可能没有这么快,我还在办很重要的事。你先叫外卖,你和薇薇两个人吃。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完毕了,我再打电话给你。很有可能要很晚,所以你得做好再在那边睡一夜的打算。”

    “好吧,但我想知道你是在忙什么事。”

    “处理一些和我前妻有关的事。”

    “晓得了。”

    “那先这样,我忙完了就打电话给你。”

    “好的,那你忙吧,我现在叫外卖。”

    “嗯。”

    因刘雨鸥没有再说话,所以李泽就直接挂机。

    之后,他就看着夏语蓉的尸体。

    十多分钟后,脊背都在发凉的李泽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抽烟可以让他镇定一些,但他那夹着香烟的手还是在发抖。

    就这样坐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他才因为刘雨鸥的咳嗽而从噩梦般的幻想中惊醒过来。在他的幻想里,他已经被警察抓走,并被关进了冰冷的牢房里,还遭到了狱友们的嘲笑。

    因为头疼的缘故,刘雨鸥使劲晃了晃脑袋。

    稍微变得清醒一些后,刘雨鸥才发觉坐在她旁边的人是李泽。

    急忙撑起身体后,刘雨鸥便扑进李泽怀里,还呜呜哭着。

    只是当刘雨鸥看到她那已经死去的妈妈时,她顿时哭不出来,人还因为害怕而更加用力地抱紧李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