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1章 是非对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天黑的缘故,她眼前的道路就好像戛然而止了般。

    但实际上,是原本能容许两辆车并排而行的道路,已经缩小至宽度连五米都不到的地步。这样的路显然算是山路,基本上只能步行或者是骑个摩托车。

    而因右侧是山崖,又给刘雨鸥一种深不见底的错觉,所以刘雨鸥都有些害怕。

    这就好比站在她住的3001的外阳台往下看的话,一旦心里产生会坠楼的念头时,那肯定是会害怕得双腿发抖的。

    左顾右盼了下后,刘雨鸥问道:“这道理是什么地方?”

    “不清楚,”李泽道,“反正上次我来的时候,就是一直开车一直开车。直至没有路了,我和我前妻就选择步行。”

    “其实我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

    “如何处理尸体,”刘雨鸥道,“按照我的逻辑,是直接埋掉,这样稳妥一些。要是扔下山崖或者是丢进水里,被发现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是呢,老师你好像没有带着铲子吧?”

    “我是没有带,不过这边就有,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

    “什么?”

    “沿着这条小路往前一直走,就能看到一片刚刚开垦完毕的土地。在那土地旁边有木棚子,木棚子里头有锄头、斧头之类的。”

    “老师,你上次来这边是什么时候?”

    “四五年前吧?”

    “那那些工具怎么可能还会有在?”

    “其实我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打开后备箱,将沉重的行李箱拖出来后,李泽继续道,“在你家那边的时候,我只想着尽快把尸体带到没有人的地方处理,连最起码的处理工具都给忘记了。所以我现在只希望那个木棚子还有在,里面还有锄头之类的。要不然的话,可能只能将尸体扔到小溪里了。”

    “那我们一块去木棚子那边看下。”

    “嗯。”

    “对了,老师,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

    “怎么说?”

    “帮着你处理我亲妈的尸体。”

    “你有将她当成亲妈吗?”

    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愣了下的刘雨鸥道:“知道她是猫女以后,我还是有将她当成我的亲妈,我甚至觉得她变成那样是我爸的错。但后面她越来越过分,这次甚至还让那个家伙弄晕我,想把我给迷奸了,我就觉得她真的不配当我妈,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而且老师你又是误杀了她,又不是真的想杀她的,所以我当然是会选择帮老师你了。其实我也有想过报警,就是我醒了以后。我就在想着,如果我报警了,警方到底是会如何定罪的。”

    停顿之后,刘雨鸥继续道:“我昏迷,我妈死了,所以能做口供的就只有你和那个男人。你肯定是会如实说,说是那个男人想迷奸我,你才出手阻止。但那个男人会说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迷奸我,甚至会说只是想把我给带走。结果你出现了,还打了我妈。你出手应该挺重,因为之前在我家那边的时候,我都有注意到我妈的右脸有些肿。所以尸检的话,警方会认定是你出手打我妈的。警方甚至会问,能迷奸我的人是那个男人,为什么你不打那个男人,反而是打我妈。”

    “其实是这样的,”李泽道,“当时我离你妈更近,而那个男人是刚好被你妈给挡住的。所以我是打算打你妈一拳,把她给吓住,之后再去找那个男人的麻烦。结果倒霉的是,你妈居然就那样死了。所以有时候人倒霉起来连喝个水都会塞牙缝,毕竟我是自始自终都没有想过要把你妈给杀掉。”

    “嗯。”

    “其实你妈死了也好,这样你就绝对安全了。”

    “我们现在是在犯罪,对不对?”

    “在我们决定隐瞒误杀真相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在犯罪了。”

    “要是被发现……”

    “别这样说,”李泽道,“好人自有好报,我们都是好人,所以应该接受法律惩罚的不是我们。我跟你说,真正应该接受法律惩罚的是你妈和那个男人。反正你妈现在死了,你就别再想着会不会被人发现这种事了。等我们处理掉尸体,就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待会儿不是要连行李箱一起埋了吧?”

    “当然不是,”李泽道,“只把尸体埋了,行李箱里的东西都必须带走。”

    “之前不是说好要一起埋掉的吗?”

    “行李箱?”

    “不是,是随身物品。”

    “不行的,”李泽道,“如果过了几个月,尸体已经腐烂到分不清是谁的地步,那警方就会通过随身携带的东西进行身份辨别。假如手机之类的都和尸体放在一起,那不是会被警方第一时间知道死者的身份了?”

    “假如没有的话,他们会调查失踪人口,尤其是会对比已经上报的失踪人员,以此进行对接。当失踪时间和死亡时间对接上时,他们就会对比年龄身高之类的,进行进一步的对接。”

    “所以那些东西都不能留着,都必须当做垃圾扔掉。像手机的话,直接扔到海里就可以了。”

    “反正老师你做决定,我负责帮忙。”

    “嗯。”

    “这样的话,”正跟着李泽沿着山路往前走的刘雨鸥道,“我们就是共犯了。”

    注意到刘雨鸥脸上居然出现了维持数秒的笑容后,正用手电筒app照明的李泽问道:“你笑什么?”

    “共犯,”刘雨鸥道,“我以前有看过一部日本动漫,名字叫做《叛逆的鲁鲁修》。在这部动漫里,c.c.就说她和鲁鲁修的共犯。”

    “女主角的名字是字母?”

    “c.c.应该是她的代号,她的真名直至动漫完结都没有明确给出来过,”刘雨鸥道,“根据广大网名的推测,c.c.的真名应该是伊丽莎白,还被称为茜茜公主。”

    “我几乎不看动漫,偶尔会陪我女儿看《爱探险的朵拉》或者是《熊出没》。”

    “那老师你的生活真的有够无聊的。”

    “那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些太过于虚假的东西。”

    “活得现实。”

    “可以这么说吧。”

    走了二十来分钟,李泽便让刘雨鸥站在路旁等着。

    至于李泽呢,是直接沿着一条倾斜度达45度的小路往上走。

    走到木棚子那边,李泽从中找到了一把早已生锈的锄头。

    下去和刘雨鸥见面后,两个人就继续往前走。

    既然是要埋尸体,那自然是要选择平时都不会有人踏足的地方,所以选择茂密丛林是个不错的方案。这样的地方其实有很多,但因为周围都是没有路,而且有很多容易割伤人的植物,所以当准备钻进一片丛林时,李泽是让刘雨鸥在一旁等着。

    可因为刘雨鸥不想一个人待着,所以李泽只好让刘雨鸥跟在身后。

    走到一处,见四周的植物杂草比他还高了半米,李泽便开始挖坑。

    挖坑是个体力活,所以花了大半个小时,李泽才把坑挖好。

    之后,李泽将夏语蓉的尸体放进坑里,并开始填土。

    搞定后,李泽才拖着行李箱和刘雨鸥一块往回走。

    当他们坐上车时,李泽才发觉已经十一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