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5章 各有打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林宇南那激动得像头伺机攻击的野兽般的模样,依旧显得很平静的林国栋道:“我是嘉美的董事长,对于总公司或者是任何一家分公司的情况,我都是要做到了如指掌的地步。但对于厦门分公司,我是完全放权让你来管的。但让我感到不愉快的是,居然这么早就闹出了人命来。”

    “她要自杀是她的事,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别用如此不负责任的口吻,”林国栋道,“你是这家分公司的总经理,而她是你的助理,你居然说她的死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不管她的死因是什么,既然她是死在这里的,那或多或少都是和你有关的。而且我有特意调查过她的人事档案,我发觉她是人力资源部的文员,但她却成了你的助理。”

    “她一开始确实是人力资源部的文员,后面因为我需要一个助理,所以我才把她调到我的办公室的。”

    “那为什么她的人事档案没有更新?”

    “太急了。”

    “这可不是合理且能说服我的理由,”林国栋道,“假如你想继承家业,那你就不能这样乱搞。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让她当你的助理?”

    “因为觉得她合适。”

    “没有别的理由?”

    “漂亮算不算?”

    看着脸上完全没有笑容的儿子,林国栋目光变得更加深邃。

    警方是已经结案,所以林慧莲的死照理来说和他儿子无关。但因为他儿子一直想继承家业,还多次这样表明过,所以他就怕他妻子是知道了林慧莲的身世,才故意让林慧莲当助理,之后再找机会把林慧莲给杀了。

    只要他儿子的性格越接近他,那这样的事就越有可能。

    那要是让他儿子知道丁洁和林慧莲是双胞胎姐妹,他儿子岂不是也会对丁洁下毒手了?

    也正因为这样,林国栋才想搞清楚林慧莲的死。

    笑了笑后,林国栋道:“你去看下小咪,等她忙完了,你就过来叫我。”

    林宇南不希望他爸留在他的办公室里,但他显然没有理由赶走他爸,所以没有吱声的他就走了出去。

    约过十分钟,林宇南便来叫他爸。

    之后,三个人一块离开汇豪大厦,并前去吃京菜。

    晚上九点,豪丰国际酒店1118。

    客房里除了林国栋和苏珊以外,余向东也在。

    “老余,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林慧莲的死有可能不是意外,对吧?”

    “但警方说是意外,”余向东道,“我起初说不是意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林慧莲并没有寻死的理由。但既然警方说是意外是自杀,那就绝对是了。当时办公室里只有林慧莲一个人,跳窗自杀这种事肯定是出于她的自我意识的。所以我觉得老林你没有必要纠结这个,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孙苗生余党那边吧。”

    “我自然也希望是意外,但傍晚我和宇南聊这事的时候,他明显显得有些太过于激动。”

    “激动是正常的吧,毕竟死了个人,而且还是从他办公室的窗户跳下去的,”余向东道,“加上林慧莲的老公有来公司闹过,小南的情绪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所以我是觉得老林你没有必要再在宇南面前提起这事,这只会影响到小南的情绪。反正要是林慧莲的死和小南有关,警方早就查出来了。”

    林国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见状,余向东问道:“去见了想见的人了吗?”

    “见过了。”

    “那就好。”

    “丁洁最近的表现如何。”

    “你可能还不知道一件事吧,”余向东道,“她前阵子一直请假,最近才来上班。她请假的原因有两个,一开始是因为女儿失踪了,后面是因为闹离婚的事。正式离婚以后,她才来上班的。”

    “她离婚了?”

    “对!”

    皱起眉头后,林国栋端起苏珊泡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注意到林国栋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后,余向东道:“我觉得你可以趁着这机会,把丁洁带到北京那边去。”

    “明天我和她商量一下,她愿意跟我走的话,我自然是会带走的。”

    “嗯,这也算是了却了你多年的心愿。”

    “她的性格怎么样?”

    “有些优柔寡断的,这就是所谓的温柔吧。”

    “明白了,”看了下手表后,林国栋道,“你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聊。”

    “那行,”站起身后,余向东道,“那我就先走了。”

    待林国栋点头后,余向东这才离开。

    余向东离开后,林国栋道:“苏珊,你去帮我放洗澡水,我要泡一会儿。”

    “好的。”

    用没什么感情的话语说出这两个字后,苏珊就走进了卫生间。

    数分钟后,余向东走出了豪丰国际酒店。

    坐上车后,余向东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打开微信,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一个备注为“琴”的人后,余向东便发送语音请求。

    对方接通后,余向东问道:“最近好不好?”

    “他没有在,我自然挺好的。”

    “呵呵,”笑出声后,余向东道,“他对小南越来越不待见,对丁洁越来越有想法,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刚刚还问他,既然丁洁离婚了,那要不要把丁洁带到北京去,他居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要是小南再做出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我还真担心这个遗产继承会出问题。”

    “那丁洁这个女人就不能活着了。”

    “你以为杀人是杀鸡杀鸭?”余向东道,“反正这事我会负责处理,你就不用太过担心了。我虽然没什么能力,但我还是有信心能让小南接替林国栋的位子的。”

    “你一定要说到做到。”

    “当然,”沉吟了下后,余向东才道,“这事对我有着天大的好处,我怎么可能会不去做呢?”

    “你也要小心点,他这个人太心狠手辣了,”电话那头的女人道,“从公司上市到现在,以前帮他的那几个兄弟走的走,死的死,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要是被他发现咱们两个人之间的事,那他肯定是会让你人间蒸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