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54章 纯粹欺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丁洁这话,林宇南皱了下眉头。

    因为他在想着,丁洁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

    “我去上班了,你们聊着吧。”

    说出这句话后,丁洁便自顾自地走开。

    丁洁走开后,林宇南问道:“吃醋了?”

    “我会吃醋是正常的吧?”柳咪道,“正常情况下,你们应该是在公司里聊天,不应该跑到这里来的。当然因为你是帮她解围,所以是我错怪了你们。昨晚睡得怎么样?有没有在梦里梦到我?”

    笑了笑后,林宇南道:“当然有了,我怎么可能会没有梦到你呢?你可是我的宝贝,是我的未婚妻,我的现实和梦境统统都被你霸占了。”

    “那在你的梦里,我是什么样的?”

    “可恐怖了。”

    “啊?”

    “漂亮得让我都觉得你是不存在的生物,”和柳咪一块往大门口那边走去的林宇南道,“所以在梦境里,我一直想着我眼前这个白嫩嫩的美女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想用手去确认一下,但我的手怎么也碰不到她的身体。明明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我就是触碰不到。所以汗流浃背的我就一个劲追,你却不断往我的前方飘去。更可怕的是,你还在唱歌。”

    “唱歌?什么歌?”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来啊,流浪啊,正有大把方向。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林宇南是直接唱出了黄岭的那首《痒》,这直接把柳咪给逗乐了。

    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后,柳咪道:“你肯定是在想着不健康的事,要不然不会那样的。”

    “难道这是一首不健康的歌吗?”

    “你不觉得歌词和歌名都怪怪的吗?就好像在引导我们去风流快活似的。”

    “那只能说明你的思想不健康了,”林宇南道,“这首歌是在教我们要活得洒脱一点。”

    “我思想不健康?”眼睛略微睁大的柳咪道,“拜托,你的思想才不健康吧?昨晚我接受你的求婚以后,你就问我要不要跟你睡。你看看你,禽兽本性暴露出来了吧?”

    “我没有叫你跟我睡,我是问你要不要留下来过夜。”

    “不是一个意思吗?”

    “完全可以你睡沙发我睡床铺,互不干涉。”

    “为什么是我睡沙发?”

    “因为上次我喝醉了以后,你也是睡的沙发。”

    “那是因为我不可能跟一只醉鬼抢床睡。”

    “那行,那今晚你就去睡我的床,我就睡沙发。”

    “不要!才不信你!”

    白了林宇南一眼后,柳咪立马加快了步伐。

    看着走得很急的柳咪,跟在身后的林宇南笑得格外灿烂。

    早上十点出头,人力资源部的门被敲响。

    “请进。”

    习惯性地说出这两个字后,丁洁才往门那边看去。

    因为没有关门的缘故,所以她便看到林国栋正走进来。

    看到林国栋后,丁洁吓得整个人都站了起来,还因为害怕而咽下了口水。

    丁洁会像老鼠遇到猫也很正常,毕竟林国栋对她来说就像是个噩梦般的存在。

    “林……林董好……”

    人力资源部里还有两名文员,在听到丁洁喊林董后,她们这才意识到这个看上去极具气场的男人是董事长。所以她们两个人也急忙站起,跟着丁洁喊林董好。

    “我想跟你单独聊一聊。”

    丁洁自然不想和林国栋单独相处,但因为林国栋是董事长,无法拒绝的丁洁只好道:“好的。”

    “休息室见。”

    林国栋转身离开后,丁洁这才发觉自己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丁主管,恭喜你哦,”显得神秘兮兮的李玉梅道,“林董居然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厦门找你,这说明是看中你的才能,希望把你请到总部那边去当高管。”

    “也可能是责备我,说我前面一请假就是那么久。”

    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后,丁洁就走了出去。

    看到余向东正站在财务部门口后,丁洁对余向东笑了笑。

    余向东自然也有对丁洁笑,但笑起来格外拘束。

    走进休息室后,故意让门敞开着的丁洁问道:“林董,请问有什么事吗?”

    “把门关上。”

    这是董事长提出的要求,丁洁自然只能照办。

    待丁洁关上门后,正在泡茶的林国栋问道:“恨不恨我?”

    丁洁知道林国栋指的是大学时期的事,所以她道:“你是林宇南的爸爸,同时也是嘉美内衣的董事长,所以你那么做肯定是有你的道理的。当然了,林董你只考虑你或者是嘉美内衣的利益,并没有把我这种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人的利益考虑进去。所以哪怕迷奸是假现象,但还是对我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甚至当我结婚以后,我都时不时会想起那时的经历,这会让我觉得我对我丈夫很愧疚。”

    “所以你还是恨我了?”

    “假如我说不恨,那纯粹是欺骗。”

    “但如果你说你恨我,你很有可能会丢了这份工作,”林国栋道,“工作不好找,薪水高并且轻松的工作更不好找。所以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办法修正一下你刚刚说的话。”

    “如果我修正了,那就是欺骗,我不想这样。”

    “是吗?”将泡好的茶摆在茶几另一侧后,林国栋道,“坐下来,我已经帮你泡好茶了。”

    犹豫了下,丁洁还是坐了下去。

    看着坐在对面的丁洁,林国栋的目光变得格外深邃。

    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知道丁洁是他的亲生女儿。否则的话,他没有必要用那样下三滥的方式将丁洁和他儿子分开。因为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那就是彻彻底底的乱纶了。而因为丁洁的生母朱莉莉不喜欢家族争斗,所以林国栋一直都没有认丁洁这个女儿,怕的就是间接伤害到朱莉莉。

    可在得知林慧莲已死,并且知道丁洁和林慧莲是双胞胎姐妹后,林国栋就变得犹豫起来。

    当初不认丁洁是不想让丁洁卷入家族争斗,现在要是还不认丁洁的话,林国栋还真担心丁洁会落得和林慧莲一样的下场。

    他担心的不只是林宇南会加害丁洁,更担心那个还躲在黑暗中的主谋。

    当初他儿子给他打电话时,他有说过三段式计划。

    第一,使得李泽丁洁夫妻俩离婚。

    第二,让林宇南和丁洁老死不相往来。

    第三,让他和林宇南断绝父子关系。

    但如果对方早已知道丁洁是他的亲生女儿,那这所谓的三段式计划就不是他想的那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