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6章 死了没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李泽将车驶进安达小区时,孙兰娜的情绪已经变得比较稳定。

    停好车以后,三个人便一块搭乘电梯上楼。

    来到李泽家中后,孙兰娜轻声问道:“我能不能用你家的卫生间?”

    因为小便失禁的缘故,孙兰娜显然是想洗澡。

    要是平时,李泽会直接拒绝,因为他不希望和孙兰娜走得太近。而今天孙兰娜是差点被付卫东枪杀,还看到付卫东被狙击,所以李泽自然是同意了。

    在准备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孙兰娜停步道:“阿泽,付卫东很可能没有死。”

    “怎……怎么可能?”一脸惊诧的李泽道,“他都被爆头了。”

    “确实是被爆头,但他就是没有死,”孙兰娜道,“你应该看过很多例子,比如某个人脑袋被剪刀刺入,结果因为剪刀没有伤到某些关键性的区域,所以这个人并没有死。后面还因为剪刀被取出,又接受了一系列的资料而康复。所以晚点你最好打个电话给许队,问清楚付卫东到底死了没有。”

    “要是没有死,那老天爷就真的是不长眼了。”

    “没有死也无所谓,因为他很可能是会被执行枪决。”

    “你快去洗澡吧,待会儿再聊。”

    “嗯,好。”

    走进卫生间并锁上门后,孙兰娜就迫不及待将身体的衣服都脱去。

    尤其是在脱下内裤时,孙兰娜都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内裤早已被尿液浸湿。

    将内裤放在洗手池旁边后,孙兰娜便开始洗澡。

    昂起头接受着浴水的冲刷时,孙兰娜自然是闭着眼。

    而一闭眼,孙兰娜就会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事。

    只要稍微回忆一下,孙兰娜都会觉得整个人置身于寒冬,让她都不敢再继续闭着眼。因为只要闭着眼,她就会觉得付卫东站在她面前,还准备让她脑袋开花。尽管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臆想还是足以让孙兰娜心惊胆战的。这就好比某个人差点被车撞上,以后这个人在街上走动看到车辆的时候,显然会心生恐惧。

    “孙老师,我去楼下给你拿一下换洗的衣服。”

    “不用了,”正在搓身子的孙兰娜道,“我穿我身上这套就好。”

    “不是已经湿了吗?”

    “那个,”冷不丁并拢双腿的孙兰娜道,“那就麻烦李老师你去帮我那一套衣服吧,随便什么样的都可以。”

    “嗯。”

    听到开门和关门声后,知道李泽已经离开的孙兰娜浑身都在发烫。

    加上她刚刚一直在用手搓洗着身体,并且还一直想着李泽就在相隔数米以外的客厅里,所以孙兰娜其实早就有些渴望了。现在李泽还要去帮她拿文胸内裤,还有可能在那保护着她的私密地带的内裤上摸来摸去的,所以孙兰娜的身体就变得越来越烫,就好像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似的。

    取下喷头后,孙兰娜便用喷头对着那儿。

    随着温热的浴水的冲击,孙兰娜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甚至,她还发出了轻微的伸吟。

    为了追求更强烈的感觉,孙兰娜直接让并拢的食指中指一块进入了燥热的泥泞地带。

    但因知道李泽会在五分钟内回来,所以持续了三分钟左右,孙兰娜就停了下来。

    因为体力不支的缘故,孙兰娜还直接蹲在地上休息。

    喷头则是被她搁在地板上,浴水还不停地喷着,洋洋洒洒地落在了她的蜜臀上,又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而滴在地板上。

    听到开门声后,孙兰娜急忙站了起来。

    见喷头还在地上,她又蹲下去拿。

    “孙老师,我把衣服挂在卫生间外面的门把手上,你洗好了自己拿一下。”

    “好的。”

    因为卫生间的门有一道毛玻璃,所以当李泽走到卫生间前时,孙兰娜都有些紧张。她知道李泽不可能推门而进,但她还是因为这样的妄想而加快了心跳。就仿佛,他期待李泽推门而进似的。

    李泽离开以后,孙兰娜便用毛巾擦拭身体。

    三分钟后,孙兰娜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拿到塑料袋并关上门后,孙兰娜才将里面的衣物都拿了出来。

    一条红白相间的格子内裤,一件绣着荷花图案的红色文胸,外加一件束腰效果很好的米黄色长裙。

    穿好衣服,孙兰娜便走了出去。

    见客厅里只有李泽,孙兰娜忙问道:“薇薇呢?”

    “在房间里睡觉,”李泽道,“可能是跟那个阿妈玩久了,她回来没一会儿就自个儿跑去睡觉了。”

    “对了,那条蓝色的毛巾是谁的?”

    “她的。”

    “薇薇还是丁洁?”

    “我前妻。”

    “我刚刚用她的毛巾擦身子。”

    “你喜欢用就用吧,反正那条毛巾没有人在用。”

    “我就用这一次,毕竟别人的毛巾是不能乱用的,”坐在李泽旁边后,孙兰娜问道,“李老师,你怕吗?”

    “如果说不怕,那肯定是假的,”看着放在茶几上的烟盒的李泽道,“在我听到枪声的时候,我真的是大脑一片空白。因为血还溅在了我的脸上,让我连眼睛都睁不开,所以我就觉得你已经被付卫东杀死了。然后我就在想着,下一秒他是不是应该要开枪把我给打死。”

    “我是知道被打中的人是他,但我还是吓得那个了。”

    “正常,毕竟那是生离死别。”

    “李老师,你有打电话给许队吗?”

    “还没,”李泽问道,“我们是不是要一起去公安局做笔录?”

    “我不用去,”孙兰娜道,“你去接薇薇的过程中,我已经做完笔录了。你赶紧打个电话给许队,看付卫东到底死了没有。”

    李泽自然也关心这件事,所以他便打电话给许队。

    打通以后,李泽直接问道:“许队,付卫东死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