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6章 举手之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真是有够恶心的!”

    “看来我猜对了。”

    “什么意思?”

    “假如你已经见到了周士奇,并且知道1033里发生的事,那你的回答就不是这样了,”李佳雪道,“因为周士奇是我用来牵制你的工具,在你还会因为我说要打电话给他而生气时,那就说明你并没有见到周士奇,或者是还不知道1033的真相。要么飞机晚点,要么你在机场没有逮到他。我是趋向于第二种可能性,因为我刚刚看到你那边有vivo宣传新款手机的声音,这在机场的不可能会发生的。所以你现在应该是在跟踪他,而你还没有找到和他单独相处的契机。你正在等待这样的契机,所以不容许我打电话给他。只可惜,在我被松绑了以后,决定权已经不在你手里了。”

    “你想怎么样?”

    “我要的很简单,”李佳雪道,“你现在就来我这里,让我把你铐在床上。”

    听到这里,李泽气得咬住牙关。

    就算那位热心的司机能知道周士奇所住的酒店以及房号,但如果李佳雪打电话给周士奇,让周士奇知道被跟踪的话,周士奇很有可能会直接换个酒店住。

    该死!

    为什么会有人去解救李佳雪!

    “人呢?装聋作哑?”

    “你要搞清楚,”李泽道,“你私藏枪械,这可是重罪。所以一旦我打电话给许队,你就会被立马批捕。你可以把那把枪藏起来,但因为许队会去提审陈磊,陈磊会说那把枪被你给抢走了。所以只要你别打电话给周士奇,我就不会打电话给许队。至于该怎么做,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的。”

    “希望你能在一个小时内搞定周士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处理掉足以让你威胁我的把柄了。”

    “你想把那把枪给扔了?”

    “那样能叫处理掉吗?”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我现在就去公安局,把那把枪交给警方。当初是我们两个人合力制服了陈磊,所以如果我说那把枪是在我的包里不小心发现,并说应该是上次在打电话的时候先放进了包里,我猜警方也不会拿我怎么样。最重要的是,那天晚上以后,我都没有开过枪,所以警方是不可能会追究我的责任的。”

    “希望你的推断是对的。”

    说到这里,李泽便挂机。

    以前李泽觉得李佳雪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现在却觉得李佳雪就像是一块烫手芋头,让他都很想直接抛到九霄云外去。

    看着时不时有人进出的门槛,李泽在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

    这时,他才想起他前妻的充电器早已被李佳雪伪装成了监听器。

    只要充电器有被他前妻带着,那他就能监听到他前妻和周士奇的对话了!

    想罢,李泽立马打电话给那个手机号码。

    可惜的是,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这就意味着,充电器应该是被他前妻放在了公司或者是住的地方。

    十分钟后,李泽收到了司机发来的微信消息。

    「海霞酒店1033」

    周士奇住海霞酒店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又是1033?

    「谢谢老哥,有空请你吃饭。」

    「不用不用,反正都是举手之劳。」

    「要的,老哥你等我电话,可能要过几天。」

    「哈哈!好啊!」

    看到司机的这条回复,李泽就没有再回消息。

    正常情况下,李泽确实应该请司机吃饭,毕竟是司机帮他确认了周士奇所住的酒店以及房号。当然李泽真正想请司机吃饭的原因可不是这个,而是为了多个帮手。既然这司机如此热心,那以后要是涉及到跟踪谁谁谁的车辆这样的事,直接让这个司机负责自然是最好的。

    因担心被前妻或是周士奇发现,李泽是直接走到了斜对面去。

    在想起还需要有人带他继续跟踪后,李泽忙发微信消息给司机。

    「老哥,我待会儿还要跟踪他们,你能不能来大丰收这边接我?」

    「等我五分钟!」

    「谢谢,我就在大丰收对面的移动营业点前。」

    在李泽发出这句话后,司机就发来了个ok的qq表情。

    等了约十分钟,李泽才看到司机那辆车。

    靠边停下后,李泽便钻了进去。

    因为担心被前妻或是周士奇看到,李泽依旧是坐在后车座上。

    “老哥,你确定是1033吧?”

    “肯定的啊,”留着小平头的司机道,“我跟你说,那个司机走进海霞酒店以后,他就将笑了笑交给了酒店里的一个女的。然后前台估计是有打电话给那个跟你前妻在一起的男人,再然后那个女的才拎着行李箱上楼。我是没有房卡,所以我就直接跟着那个女的上了十楼,并看着她走进了1033。”

    “那个女的长什么样子?”

    “她是穿着酒店的制服。”

    “那就不管她了。”

    “你吃饭了没有?”

    “哪有心思吃饭啊?”笑了笑的李泽道,“反正等我逮到他们两个人了,我再去吃饭。对了老哥,如果你也还没有吃饭的话,晚点儿我们可以一块吃。要不然还是吃夜宵吧,我待会儿还要回家一趟。”

    “不急的,过两天吧,我打赌你今晚是没空跟我吃夜宵的。”

    “谢谢老哥,”顿了顿后,李泽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啊,”叹了一口气后,司机道,“我也被戴过绿帽。”

    “然后你跟她怎么样了?”

    “早就离了,已经快十年了,”递了一根烟给李泽后,将自己那根烟点燃的司机道,“我和她打小就认识,十五岁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在她十七岁的时候,我还跟她在老家那边办了酒席。因为我跟她的年纪都还不够,所以都没有领证。我跟她是山沟沟里的,老家那边特穷,所以办了酒席以后,我跟她就到东莞那边打工。其实应该说是我带她去打工的,因为我早已在东莞待了一年。讲真的,那时候我真是不想带她去打工。她在村里头算得上很漂亮,不需要化妆就能把人迷死的那种。因为东莞那边真的是灯红酒绿的,我就怕她学坏了。可一直让她待在村里头也不行,我怕她被那些小滑头给勾走。”

    说到这里,重重抽了一口烟的司机道:“守不住,真的守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