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8章 总算见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李泽道,“在西方很多国家,他们都不会把性看得太重要,估计这也和他们当初搞出的性解放运动有关。所以有时候我都会在想,当人类文明达到极限时,是否出轨这个行为也会被正规化。比如将不再存在夫妻这样的关系,又比如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共享模式。”

    “想那么多干嘛?反正我们活不到那样的时代。”

    “也是,”顿了顿后,李泽道,“老哥,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单世雄。”

    “姓单?好少见的姓氏。”

    “我们那村三分之一的人都姓单。”

    “好像很多小村庄都这样,那你们村应该不会叫单家村吧?”

    “这倒不是,还要不要来一根?”

    “不要了,抽烟伤身。”

    听到李泽这话,司机只是笑了笑。

    沉默了一会儿后,正看着大丰收那边的李泽问道:“那老哥你后面又结婚了吗?”

    “没,老光棍。”

    “这样也挺好的,”李泽道,“一个人自由自在的。”

    “有时候觉得好,有时候又觉得不好,”司机道,“像偶尔喝多了,又希望又个人能帮忙捏个毛巾,或者是数落个几句。反正等你现场捉奸了,你就跟你前妻划清界限,然后再找个好女人过日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

    约过半个小时,李泽看到前妻和周士奇一块走了出来。

    没等李泽开口,司机已经拧动钥匙。

    不知为什么,李泽都觉得自己像是猎人,司机像是猎犬。

    这样的比喻可能有些不恰当,但看到司机那副蠢蠢欲动的模样,李泽还真有产生这样的错觉。

    在李泽的推断里,他前妻应该是会跟着周士奇前往海霞酒店。

    可奇怪的是,周士奇是坐进出租车离开,他前妻却只是站在路旁。

    看到这一幕后,司机问道:“跟不跟?”

    “先不用跟,”李泽道,“我们已经知道他的房间了。”

    “这倒是。”

    李泽是想看前妻到底打算做什么,但看到前妻也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后,李泽就想着前妻是不是担心被人发现,所以打算和周士奇分开进海霞酒店。可注意到那辆出租车居然是往和海霞酒店相反的方向开去后,李泽就更加纳闷了。

    难不成,他前妻只是和周士奇吃个晚饭,并不是要打炮?

    “跟哪个?”

    “我前妻。”

    “成!”

    说罢,司机立马踩下了油门。

    看着前面那辆出租车,李泽的表情变得有些冷漠。他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他前妻是回住的地方,那他就让司机带他去海霞酒店。只要周士奇有在1033,那他绝对会逼周士奇说出那天下午到底对他前妻做什么!

    过了十分钟左右,注意到前面那辆出租车是往世纪新城那边开去后,李泽道:“老哥,你直接载我去机场。”

    “机场?!”

    震惊的同时,司机还侧过头看了李泽一眼。

    “我的车还在机场那边。”

    “你不先去找那个男的吗?”

    “我们已经确定他是在海霞酒店,那就不急了。”

    “那好吧,那我就带你去机场。”

    “谢谢老哥。”

    到了机场那边的地下停车场,李泽便和司机告别。

    坐上自己的车,又在出口处付过停车费后,李泽这才往驶离机场的方向开去。

    临近九点,李泽才来到海霞酒店附近。

    停好车,李泽便走进了海霞酒店。

    上楼必须刷房卡,所以李泽还特意到前台那边要了个大床房。

    办理完入住手续以后,李泽便搭乘电梯前往十楼。

    对于海霞酒店,他是一点儿也不喜欢,甚至是有些厌恶。因为当初被赵敏骗来参加酒宴时,他和他前妻还被陈磊给绑架了。最让李泽觉得恶心的是,陈磊还设计了两出想让他们夫妻俩更快离婚的戏来。第一出是让林慧莲假扮他前妻,并在戴着面具并且穿着他前妻衣服的前提下和其他男人做嗳。第二出是在伊甸园那边,让两个男人前后夹击着身材和他前妻相近的女人。

    每每想起这两件事,李泽心里都特别的不爽。

    当然真正让他不爽的是,在被关在伊甸园的玻璃墙另一侧期间,他简直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来到十楼后,李泽径直往1033走去。

    走到1033前,李泽敲了敲门。

    为避免被周士奇看到,李泽是站在猫眼所能看到的范围以外。

    “谁?”

    听到周士奇那充满戒备的声音后,李泽道:“您好,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刚刚有个自称是出租车司机的男人过来,说先生您有东西落在他车上。麻烦先生您开下门,看下这到底是不是您落在车上的东西。”

    李泽说完后,门便被打开。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周士奇,李泽立马推了周士奇一把。

    周士奇后退的同时,李泽已经将门关上。

    “你是李泽吧?”

    “对,正是我,”李泽道,“看样子你是知道我会来。”

    “我不知道你会来,但我知道你在找我。”

    “通过谁知道的?”

    “她自称是小雪,”往后退的周士奇道,“她说你会问这个问题,看样子还真的被她给猜对了。她还让我不要住在这边,说你八成已经知道我住在这边了。至于你找我的原因,她也跟我说了。她说因为四月份我曾经和你老婆在这里独处了一个小时,所以你就觉得我把你老婆给上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来的目的,那我们就没有必要绕弯子了,”李泽道,“告诉我你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事。”

    “没什么,”周士奇淡淡道,“我只是和她聊了一个小时而已。”

    “呵呵,”冷笑之后,李泽道,“你的回答还真的是和她如出一辙,让我都没办法反驳。但我不是笨蛋,我知道你们并不只是聊天。或者说,你们是在做嗳的过程中聊天的。你是蔷薇会所的会员,她那时候是蔷薇会所的佳丽,而你还和刘菲菲说你想要的私人订制是强暴。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天下午在这个房间里,你要么是强暴了她,要么是她主动配合的你。至于是哪种答案,最清楚的人莫过身为当事人的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