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1章 当我白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剃毛是发生在1033,梅花j又是周士奇给的,所以李泽是认定他前妻有和周士奇发生关系。

    所以李泽唯一在乎的人,他前妻主动与否。

    如果是主动的,那他会立马和这个贱人划清界限!

    如果是被动的,那他会将强暴了他前妻的周士奇暴揍一顿!

    “我已经说完了,”周士奇道,“你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觉得我有可能会走吗?”李泽道,“你的话听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有一个最最致命的漏洞。”

    “有吗?我可都是如实陈述的。”

    “我问你,刘菲菲为什么要将我前妻介绍给你?”

    “估计是觉得你前妻很符合我的口味。”

    听到周士奇这解释,李泽立马冷冷一笑。

    注意到李泽这冷笑后,周士奇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有,而且是非常大的问题,”拿出折叠刀后,李泽道,“是你主动联系刘菲菲,说要我前妻,而不是她推荐的。这就说明,你是带着非常强烈的目的地,而并非私人订制那么简单。说得直白一点,私人订制的内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前妻必须来这里。我问你,你为什么知道我前妻在蔷薇会所?又为什么把她叫到这里来?反正我跟你说,对于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是半信半疑的。你可能以为我是个白痴,但我不是,而且我了解到的情况比你想象中的多得多。讲不讲实话,这个取决于你自己。”

    说完,李泽还以极慢的动作亮出刀身。

    看着李泽,周士奇再也笑不出来,整张脸更是绷紧。

    见周士奇不吭声,李泽便朝周士奇走去。

    因为身体已经贴着墙角,所以周士奇根本已经没了退路。

    “是这样的,”在冒冷汗的周士奇道,“我有去观看过佳丽们的走秀,所以才看中了你前妻。”

    “什么时候的事?”

    “三月份。”

    “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李泽道,“对于梅花10以上的佳丽,她们是可以戴面具的。而我前妻在蔷薇会所走秀的那几次里,她都是有戴着面具。我就问你,难道你有透视眼或者火眼金睛,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会看到我前妻的长相?”

    “她有摘下来过。”

    “几月几号?”

    “三月中旬的那次走秀。”

    “你他妈的真当我是白痴!”

    说罢,李泽立马冲了过去,并将刀身压在了周士奇的脖子上。

    感觉到刀身传来的冰凉后,周士奇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给我小声一点!”李泽恶狠狠道,“如果你再大喊大叫的!我就像杀猪那样把你的喉咙给割开!”

    周士奇没有说话,只是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

    看着周士奇后,李泽道:“刘菲菲曾经和我说过,说你很少去观看佳丽走秀,所以我敢断定你三月中旬没有去。而且,她说你这个人不喜欢观看佳丽走秀,只喜欢私人订制。所以你一般是会联系她,和她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私人订制,之后由她来安排佳丽。当然我确定你撒谎并不只是根据这个,我还根据另外一个事实。那次走秀我前妻是被认识的会员点了,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在会员区那边摘下面具。而且以我对她的了解,就算可以在会员区摘下面具,她也不会这么做,因为她特担心被熟人看到!”

    见周士奇害怕得咽下了口水,知道已经抓到周士奇软肋后,李泽继续道:“所以如果你不说清楚是怎么知道她在蔷薇会所的,那我会弄死你的。”

    “是另外一个佳丽告诉我的。”

    “谁?”

    “林慧莲。”

    “你是打算将责任都推到一个死人身上?”

    “但我说的是事实啊,”周士奇道,“林慧莲和丁洁公用一个身份,这是林慧莲告诉我的。她还说丁洁长得比她还漂亮,保证能让我乐不思蜀,所以四月中旬的那次我就指明要你前妻丁洁了。”

    “你是在胡扯!”

    “我没有胡扯,”显得很惊慌的周士奇道,“我的命现在就在你手上,我犯不着胡扯。我告诉你,就是林慧莲和我说的,要不然几乎不去蔷薇会所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前妻是那边的佳丽?而且我确确实实有跟你前妻发生过关系,但都是她自愿的。我是一个熟知法律的人,我绝对不会在你前妻不同意的前提下和她发生关系的。”

    “要是她同意,那还能叫强暴吗?”

    “就算我想玩的是以强暴为主题的私人订制,那也必须佳丽同意才行。你要搞清楚,私人订制其实就像是拍电影,会员和佳丽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要是佳丽都不清楚自己要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那能叫拍电影吗?反正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打电话给你前妻。我已经不想再帮她了,因为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反正各种各样的女人我都玩过,她只能说是上等货色中的一个。”

    把前妻叫过来和周士奇对质?

    李泽自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毕竟他最最在乎的就是1033里所发生的事。

    想到此,李泽便道:“把手机给我。”

    “你想用我的手机联系她?”

    “你给我就是。”

    “在桌子上充电。”

    听到周士奇这话,李泽便往后退。

    见周士奇想走过来,李泽道:“给我贴在墙上!”

    周士奇照做后,李泽才拿起周士奇的手机。

    因有解锁密码,李泽便问道:“解锁密码多少?”

    “101018。”

    顺利解锁后,李泽便点开周士奇的微信。

    打开周士奇和他妻子的聊天窗口,见聊天记录是空白的,李泽问道:“你把和我前妻的聊天记录给删了?”

    “这是她要求的,”周士奇道,“在和她一块去吃晚饭的路上,她就让我清空聊天记录,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很怕你会找到我,更怕你会拿到我的手机。她比你想象中的谨慎,但你比她想象中的聪明。否则的话,你也不可能会找得到我。”

    打开通讯录后,李泽便慢慢看着。

    显然,李泽是想看下周士奇的通讯录里有没有认识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