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4章 以死相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李泽这话,刘菲菲急忙拿出了手机。

    “你要报警?”

    “不是,”刘菲菲道,“我是要让你见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说完的同时,刘菲菲已经向身为她侄女的刘雨鸥发出了微信视频请求。

    在李泽准备说话时,手机另一端的刘雨鸥已经接通。

    因刘菲菲已经将手机屏幕对着李泽,所以李泽急忙将折叠刀藏到了身后。

    “嗯?”

    正穿着卡通睡衣的刘雨鸥显得很困惑,因为她没想到视频另一端居然会是李泽。

    注意到李泽的脸色不怎么好以后,刘雨鸥问道:“李老师,你怎么了?”

    “没事,”李泽道,“你快去睡觉。”

    说完,李泽还想去抢手机,但被刘菲菲给避开了。

    “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刘雨鸥问完后,刘菲菲道:“小欧,我和李泽现在在酒店这边,他想要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碰过丁洁,但因为是丁洁主动的,所以我觉得李泽真的是有些无理取闹。我要你现在立马说服李泽,不要让李泽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来。”

    “李老师,我姑姑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做事自有分寸。”

    “但你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要失去了理智一样,”手机另一端的刘雨鸥道,“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李老师你的心里,到底是我更重要,还是师母更来得重要。要是你现在肯来找我,那肯定就是我更重要了。要是你不来找我,那我觉得我在你心里肯定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你别瞎添乱,反正晚点我会过去找你的。”

    “老师,你看这是什么?”

    因刘雨鸥这句话,原本盯着刘菲菲的李泽改为盯着手机屏幕。

    当李泽看到刘雨鸥将铅笔刀压在手腕上时,李泽吓了一大跳。

    “雨鸥,”李泽道,“我现在很理智,只是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等我把这些事处理……”

    说到这里,李泽已经看到刘雨鸥直接用铅笔刀划破了手腕,殷红的鲜血立马从伤口冒出。

    几乎同时,刘雨鸥已经中断了视频聊天。

    看着依旧贴在墙上的周士奇,李泽是气得不行。

    一把推开刘菲菲后,李泽立马朝周士奇走去。

    但,李泽将折叠刀扔在了床上。

    周士奇以为李泽是想讲道理,但在他准备开口之际,李泽已经一拳头打在了他的鼻梁上。在他捂住鼻子的同时,愤怒不已的李泽就用两只铁拳发了疯般击打着他,偶尔还会踢上几脚。

    看到这一幕,刘菲菲被吓傻了。

    或许刘菲菲应该庆幸,至少李泽不是直接拿刀去捅周士奇。

    暴打了至少有五分钟后,一口唾沫吐在周士奇脸上的李泽这才转过身。

    拿起床上的折叠刀后,李泽恶狠狠道:“如果雨鸥有个三长两短的!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揪出来的!我顺便再告诉你一句!如果你敢报警!我就将你嫖娼的事统统都说出来!让你成为你亲戚朋友眼中的败类!”

    扔下这些话后,李泽迅速离开了客房。

    至于刘菲菲,因为要查看周士奇的伤势,所以她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是朝周士奇那边走去。

    “怎么样了?”

    “送……送我去就近的医院……”

    “你应该不会报警吧?”

    “如果我报警,他就会把我和蔷薇会所之间的事说出来,”声音很细微的周士奇道,“所以我当然不可能报警,我不会做出影响到自身利益的事来。反正等我明天处理完公司交代的事了,我会立马前往北京,不待在厦门这个鬼地方。”

    “那如果刚刚李泽捅了你,你也是这态度?”

    “但他没有捅,所以我应该要好好感谢你。”

    “别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

    扶起周士奇后,刘菲菲便扶着周士奇往外走去。

    从走进电梯到离开海霞酒店,李泽都一直在打电话给刘雨鸥。可惜的是,刘雨鸥就是不接他的电话。他也有发微信消息给刘雨鸥,刘雨鸥更是没有回。李泽自然知道刘雨鸥这么做是希望他早点赶过去,但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刘雨鸥的伤势如何。要知道刘雨鸥割的是手腕,一旦伤到了动脉,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坐上车后,李泽立马往世纪新城的方向开去。

    而此时,丁洁正坐在出租车里痛哭着。

    她是坐在后面,两只手还捂着脸,汹涌而出的眼泪正顺着她的手指缝往下流,悄无声息地滴在她那被丝袜裹紧的大腿上。因为痛哭,她的身体哆嗦得特别剧烈,气息都变得非常不稳。

    而,出租车并非驶向世纪新城。

    “你肯定是被男人伤害了,”年过四旬的司机道,“妹子,你长得这么漂亮,男朋友或者老公是可以随便找的,你犯不着为一个伤害过你的男人哭得撕心裂肺的。我跟你说啊,我年轻的时候有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面我也被伤害了。那时候太年轻了,我还傻得跟对方说不跟我继续在一起,我就去跳楼,后面是因为怕死不敢去跳。现在想想,我还真觉得当初的自己特傻逼。就因为这事儿,我媳妇还经常嘲笑我,说我上辈子肯定是折翼的天使,要不然干嘛不敢跳楼。所以啊,忘掉那个伤害过你的男人,好好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

    丁洁自然有听到司机这番话,但她还是没办法止住眼泪。

    两分钟后,司机道:“我建议你找个朋友喝个大醉,这样等你明儿醒来了,你的心情肯定会好一些的。当然了,我是不建议你找男性朋友,那样太不安全了。”

    “谢……谢谢……”

    见乘客总算是接话,司机脸上立马出现了笑容。

    “那个啊,”司机道,“要是方便的话,你跟我说说你的事儿。作为过来人,我肯定可以开导你的。”

    “错的是我,不是我前夫,”闭上眼的丁洁喃喃道,“所以不需要阿叔你来开导我,因为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都是我咎由自取,我活该如此。或许,我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利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