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5章 没什么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出乘客有轻生念头后,司机忙道:“我说妹子,我不管是你的错还是你前夫的错,反正你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既然离婚了,那你干嘛还去在乎曾经发生过的事啊?人活一世也不容易,千万千万不要有轻生的念头。我告诉你,你只是还没办法从上一段婚姻中走出来,并不是真的想轻生。听我的,找个女性朋友喝个天昏地暗。等明儿醒来了,你又会发觉这世界其实挺美好的。指不定啊,你明儿就能遇到白马王子了!”

    擦了擦眼泪后,丁洁道:“阿叔,谢谢你安慰我,我只是突然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就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东西似的。”

    “那是你自己想的,难道就没有人关心你了吗?”

    被司机这么一反问后,丁洁便陷入了沉思。

    想了好一会儿后,丁洁喃喃道:“好像没有。”

    “你父母呢?”

    “我妈现在在戒毒,我爸不知道在哪里,他们两个人都不喜欢我。”

    “那你总有几个关心你的朋友吧?”

    “对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在厦门。”

    “那你就去找你那朋友,”司机道,“现在坐飞机这么方便,就算是在国外也能当天见到。”

    “我现在是去见另一个朋友。”

    “那就好,”松了一口气的司机道,“我就怕你会想不开。”

    “是有点,不过现在已经想通了。”

    “我放首歌给你听,我贼喜欢。”

    “嗯。”

    一会儿后,《阳光总在风雨后》便在车内想起。

    和司机说了声谢谢后,靠在车座位上的丁洁便静静听着。

    虽然心情依旧糟糕,但至少比在海霞酒店那边时来得好。加上司机的开导,所以丁洁已经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尽管已经不可能再和前夫复婚,也不可能再以妈妈的身份陪伴着薇薇,但她必须好好活着。要是某天薇薇需要她了,她还是毫不犹豫伸出手的。

    更何况,她还没有见到她儿子。

    至于是生是死,丁洁也不清楚。

    望着窗外的风景,想着在1033里所经历的事,丁洁的泪腺再次分泌出泪水。

    而此时,李泽已经驶进了世纪新城。

    将车停在地下车库后,李泽立马往电梯口跑去。

    跑到通话设备前,李泽按了3001。

    李泽原本担心刘雨鸥不会帮他开门,但在听到咔的声响以后,李泽便立马推开了门。

    随后,李泽搭乘电梯前往三十楼。

    来到3001前,李泽敲了敲门。

    “通关密码是多少?”

    听到刘雨鸥那像百灵鸟般的声音后,松了一口气的李泽道:“我是第一次听说有通关密码。”

    “有的。”

    “给个提示。”

    “我想下啊,”停顿之后,门的另一侧的刘雨鸥道,“通关密码就是我的生日。”

    “你没有跟我说过你的生日。”

    “我七月份生日,还有一个月。”

    “到时候我会帮你庆祝的,”李泽道,“现在快开门,让我看下你的手怎么样了。”

    “被我砍掉扔进纸篓了。”

    “别说这么恐怖的话。”

    “真的。”

    “开门,好不好?”

    “这样吧,”刘雨鸥道,“通关密码就是‘我爱你’,所以以后老师你要我帮你开门的话,你都必须说这三个字。老师,通关密码是什么呢?”

    “我爱你。”

    李泽说出这三个字后,门便被刘雨鸥打开。

    见刘雨鸥的手腕贴着创可贴,李泽忙抓起刘雨鸥的右手。

    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李泽这才松开手,还顺便将门关上。

    “我姑姑呢?”

    “不清楚,”李泽道,“反正她自己有车,什么时候回来是她自己的事。”

    “老师,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

    “不能跟我说吗?”

    看着双眼清澈的刘雨鸥,李泽道:“去给我倒杯水。”

    “哦,好。”

    刘雨鸥走开后,有些累的李泽就坐在了沙发上。

    在来的路上,李泽想着的都是刘雨鸥受伤严不严重,暂时都将他前妻所说的话抛到了脑后。而现在确定刘雨鸥没事后,李泽自然又想起了他前妻。准确来说,是想起他前妻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就算到了现在,李泽也不愿意相信是他前妻主动的。甚至在周士奇说出口的时候,他还期待他前妻的反驳,没想到他前妻居然是直接承认了。

    假如他前妻真的是一个性开放的女人,并且还是拜金女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和林宇南在一起,而是选择去蔷薇会所走秀?

    想来想去,李泽总觉得他前妻撒谎了。

    难不成,他前妻遭到了周士奇的威胁?

    其实不管有没有撒谎,反正他前妻绝对和周士奇发生过关系。

    所以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动和主动罢了。

    既然已经发生过关系,并且他前妻还接受了周士奇给的那张梅花j,那他干嘛还要继续纠结?

    就算他前妻是被强暴的,但因为接受了那张梅花j,所以那已经是卖淫行为了。

    想到这点,李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依旧很压抑。

    将泡好的菊花茶摆在茶几上后,坐在李泽旁边的刘雨鸥问道:“要不要吃夜宵?冰箱里还有些菜。”

    “我不饿。”

    刚说出口,李泽的肚子便打鼓了。

    听到后,噗嗤笑出声的刘雨鸥道:“你的思想是不饿,但你的胃是真的饿了,要不然它不会抗议的。老师,你先喝茶,我去弄点夜宵给你吃。好久没有做饭给你吃了,这让我都有些小兴奋了。”

    “叫外卖吧,我不想让你下厨。”

    “但我想做吃的给你。”

    “别做了,”李泽道,“直接叫外卖,然后你把做夜宵的时间留着跟我聊天。”

    “嗯,”拿起手机后,打开美团外卖的刘雨鸥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不少好吃的,我看下还有几家店在开的。”

    “我想喝点酒。”

    听到李泽这话,刘雨鸥显得有些诧异。

    但看出李泽心情不好以后,刘雨鸥便道:“可以啊,那我们就吃烧烤吧。”

    “都行,反正就是想喝点酒。”

    “那我要不要叫我姑姑别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