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3章 还要骗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过绿茶并拧开喝了好几口后,刘雨鸥发出了非常舒畅的声音。

    拧上瓶盖后,刘雨鸥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李泽道,“回去吃个饭就午休,争取下午数学考个满分。”

    “小意思!”

    见侄女如此自信,刘菲菲泼冷水道:“别得意洋洋的,很多考生都是这样阴沟里翻船的。”

    听到姑姑这话,刘雨鸥笑得更加灿烂。

    “雨鸥同学,你考得怎么样啊?”

    听到一同学的说话声后,刘雨鸥便转过去和那同学聊着。

    聊了十来分钟,刘雨鸥这才坐进车里。

    之后,李泽自然是载着刘菲菲刘雨鸥两个人往世纪新城的方向驶去。

    三个人回到世纪新城之际,丁洁已经洗完了澡。

    吹干头发后,穿着吊带睡裙的丁洁便坐在了沙发上。

    拿起一旁的手机,丁洁打开了和周士奇的聊天窗口。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丁洁又放下了手机,并朝门口走去。

    透过猫眼,见站在外头的是自己的前夫,丁洁吓了一跳。

    因为所穿的吊带睡裙有些透光,所以丁洁道:“你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

    五分钟后,换好衣服的丁洁打开了门。

    看着身穿短袖热裤的前妻,李泽问道:“我能不能进来?”

    见前夫如此有礼貌,丁洁都有些不适应。

    毕竟,昨晚她承认主动出轨了。

    “当然,”让到一旁后,丁洁道,“进来吧,只是屋子有些乱。”

    待前夫走进后,丁洁顺手关上了门。

    站在客厅中间后,李泽道:“我之前去接雨鸥,刚刚才回来。”

    “她去哪了?”

    “高考。”

    “哦,对,今天是高考,朋友圈里不少人都在说这事,”顿了顿后,丁洁问道,“她考得怎么样?”

    “她自己是很满意。”

    “那就好。”

    “其实我早上就有来找你,但你没有在家,”李泽道,“然后我有打电话给小咪,她说你喝多了。刚刚接雨鸥回来后,我就想着你可能已经回来了,所以我就上来敲门了。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我还是有些想不通的地方,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解答一下。”

    “哪些地方?”

    “你是主动和周士奇做交易的?”

    被前夫这么一问后,丁洁皱紧了眉头。

    注意到这细节后,叹了一口气的李泽道:“虽然你很擅长撒谎,但有时候在你撒谎之前,你就会很习惯地皱眉。每次看到你皱眉,我都在想着你是不是要撒谎了,就比如现在。”

    “我皱眉不是为了撒谎,是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

    “主动或是被动,这不是很好回答吗?”

    “昨晚我已经说了,是我主动的。”

    “真的?”

    “是,”丁洁道,“我已经和你说了,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所以你没有必要再为那些事而纠结。如果不是你找到了周士奇,又用刀威胁周士奇的话,或许我的谎言还不会被揭穿。对于最近这段时间对你的欺骗,我不知道该如何弥补,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放弃薇薇的抚养权,从今以后不再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已经净身出户了,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惩罚,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生气。不论你是喜欢刘雨鸥还是孙兰娜,你都可以选择和她们在一起。至于你爸妈那边,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和他们说清楚。说真正出轨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你不应该是那样的女人。”

    “那只能说明我伪装得很好了。”

    “如果你贪钱,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我并不贪钱,只是有时候必须用到钱,而你帮不了我。”

    “不是我帮不了你,是你根本就不愿意和我说,”李泽道,“如果当初你和我说要筹个三十万,我肯定是会帮你的。就算我们没什么存款,我也会想办法去借钱。实在不行,我完全可以把咱们的房子给卖掉。等我们存够了钱,再找个喜欢的小区买房子就可以了。”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你跟许元宝上楼是因为知道不用做那个,所以照理来说你不应该会主动的,”李泽道,“如果昨晚你是怕我把周士奇给杀了,才故意说你是主动的,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反正就算你说是他强暴你的,我也不会去找他的麻烦。就算我想去找他的麻烦,我也不清楚他在哪里。”

    迟疑了下后,丁洁还是道:“是我主动的。”

    “那你将整个过程说给我听。”

    “我不想去叙述那种事,”丁洁道,“而且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也没有责任要说给你听。反正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可以帮你,尤其是涉及到薇薇的事。”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那样的女人,”李泽道,“尤其是当你坐在浴缸边缘让他剃毛时,你有想过我吗?”

    “我不敢想。”

    “那当他帮你剃完毛,在浴缸里和你做的时候,你有想过你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吗?”

    “对不起,”低下头的丁洁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奢求你的谅解,我只求你不要再恨我。”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要骗我?”

    “什么?”

    “我说你是坐在浴缸边缘,还和周士奇在浴缸里做,”李泽道,“但实际上,周士奇和我说的版本并不是如此。而因我说得很顺口,你就以为周士奇说的就是这个版本,所以你并没有否定。也就是说,如果你真的是主动的,并且我说的这些和你主动出轨的情况并不一样,那你应该是会反驳我才对。”

    “我只是觉得没有反驳的必要,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我问你,他是在哪里剃你的毛的?”

    被前夫这么一问后,丁洁又皱起了眉头。

    见状,李泽道:“你又准备撒谎了,所以那天下午你绝对不是主动的。”

    “我是主动的。”

    “不是,”李泽道,“昨晚你承认你是主动的,只是害怕我会杀掉周士奇而已。如果你说是你自己主动的,那我或许会将火气都撒在你身上。”

    “不管主动还是被动,我都已经和他发生了关系,所以主动或者被动又有什么区别?”丁洁道,“阿泽,我求你不要再管那些事,和刘雨鸥或者是孙兰娜好好过日子。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而且我也清楚得很,就算复合了,你也会不断猜忌。除非我二十四小时陪在你的身边,要不然你都不会安心。既然如此,还不如把绑在我们之间的红线剪断,以后各不相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