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5章 时过境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林家家产吗?”

    “那是一笔数十亿的财富,你想要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要的可不只是钱,”林宇南道,“我要的是尊严。”

    “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和我爸的关系一直很差,不像父子,反而有点像是仇人,”林宇南道,“当初他还和我说过,说不一定会是我继承他的遗产,否则我没有必要把林慧莲给弄死。现在又冒出了个丁洁来,丁洁又那么讨人喜欢,所以我真觉得我爸今天和她相认就是在为让她继承家产做铺垫。我并不讨厌丁洁,但我讨厌我爸那各种各样的做法,就好像我不是他亲生的一样。我是他儿子,他辛苦打拼出来的事业应该由我这个儿子来继承,怎么能由身为私生女的林慧莲或者是丁洁来继承?你要知道从我大学毕业到现在,我一直不交女朋友就是为了将心思都放在事业上。在总公司那边,我在很多个部门都工作过。一方面是为了累计管理经验,另一方面是为了得到他的认同,让他知道我是一个能够管理好嘉美的合格继承人!”

    “反正我就是觉得你应该先和丁洁好好谈一谈,或者是先试探你爸的口风。”

    “去看电影吧,毕竟电影票已经买了。”

    “不用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送我回家就行,然后你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我现在很烦躁,更需要身为我的未婚妻的你来安慰,所以我可不能一个人。”

    “刚刚你不是说想一个人?”

    “开玩笑的。”

    “切!”白了林宇南一眼后,柳咪哼道,“要是待会儿你乱发火啊!我就跟你开启冷战模式!”

    “那我会用我的热情将你的冷气都浇灭的。”

    尽管林宇南是带着笑容说出的这句话,但柳咪依旧很不安。

    刚刚在得知丁洁是亲妹妹的时候,林宇南的脸色差到有些离谱的地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脸色就好像是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似的。加上林慧莲确确实实是被林宇南给害死的,所以柳咪都担心类似的悲剧会重演。

    假如林宇南想要杀掉丁洁,那她该怎么办?

    是坐视不管,是当帮凶,还是直接报警?

    因林宇南已经算是她的未婚夫,所以柳咪变得格外纠结。

    数分钟后,柳咪道:“我爸妈很想见你,所以明天你跟我回老家吧。”

    “明天周一,得等周末才行。”

    “那得再等一周,我爸妈估计等不住。”

    “那就让他们来厦门吧,到时候我好好招待他们,”林宇南道,“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无非担心我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就想先让我离开厦门一阵子。”

    “我是真的在担心。”

    “我做事自有分寸。”

    “如果你有分寸,那你当初就不会杀……”

    说到这里,柳咪就没有再往下说。

    望着窗外,叹了一口气的柳咪道:“南南,你送我回家吧,我累了。”

    林宇南没有说话,只是在前面一个路口调头,并往柳咪住处的方向驶去。

    半小时后,林国栋阿凯两个人走到了丁洁所住的房屋前。

    提起手后,林国栋敲了敲门。

    约过半分钟,门被打开。

    看着站在门前的丁洁,林国栋真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朱莉莉。再加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了,所以林国栋都有些激动,激动到溢于言表的地步。

    林国栋是很激动,丁洁却是微微皱着眉头。

    “小洁,吃过晚饭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这个随便都能打听得到。”

    “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听到林国栋这带着乞求口吻般的话后,丁洁让到了一旁。

    带林国栋阿凯两个人走进后,丁洁顺手关上了门。

    环顾一圈,林国栋往外阳台那边走去。

    在外阳台站了半分钟,走进客厅的林国栋道:“看来你挺有品味的,选了这个地方来住。这边基本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可以看得出,你是一个比较有生活品味的人。”

    “这是我租的,”两只手交叉在胸前后,丁洁道,“和我的品味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你就错了,”笑了笑的林国栋道,“是因为你觉得这里符合你的品味,你才会把这里租下来的。其实如果你喜欢这里的话,你可以给我户主的联系电话,我可以直接将这里买下来送给你。”

    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的丁洁道:“我有问过你和我妈当年的事,知道是你把我妈给抛弃了,之后她就在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前提下嫁给了她的现任老公。她是高学历,但那个时代是不允许有未婚先孕这种事的,所以她回到厦门以后就迫切想出嫁,就嫁给了当时只是工地工人的现任老公。可以这么说,她这辈子过得非常不好,一直都在温饱线上挣扎,而这都是拜你所赐!”

    “当时是因为长辈的压力,我不得不和她分手。”

    “如果你真的爱她,那你就应该反抗,而不是让她直接滚回厦门!”

    “又不是我让她回厦门的,”林国栋忙解释道,“当时我跟她吵了一架,她一赌气就回了厦门。我有去厦门找过她,但没有找到。加上来自长辈的压力,所以我就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结婚了差不多一年,我才有了她的消息。之后我就来厦门找她,但那时候她已经结婚生子了。加上我也已经结婚,所以知道和她已经回不到过去的我才断了和她的联系。”

    “所以你觉得这是我妈的错?错在不应该和你吵架?不应该避而不见?”

    “我和你妈都有错,”停顿之后,林国栋继续道,“小洁,过去的事我们就别再提了,毕竟已经是历史。现在最重要的是谈一谈你的事,毕竟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之前周士奇和我说了,他说不只是恐吓你,而且还对你做了非常下流的事。”

    听到这话,丁洁的眼睛略微睁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