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6章 我随便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注意到丁洁的表情变化后,林国栋已经知道绝非恐吓这么简单。

    至于是不是剃毛并强暴,这还得看丁洁的阐述了。

    林国栋自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他能做的也就是让周士奇以及周士奇的家人血债血偿了!

    既然周士奇敢拿他女儿下毒手,那他肯定也是要对周士奇的女儿下毒手!

    因为这样的想法,林国栋只觉得气息有些乱。

    感觉到胸口隐隐传来的疼痛后,林国栋深呼吸了好几下。

    稍微缓解了一些后,林国栋道:“阿凯,你先出去,待会儿我叫你进来的时候,你再进来。”

    “好的。”

    应了声后,阿凯便走了出去。

    待阿凯拉上门后,林国栋道:“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告诉我了。”

    “他说什么了?”

    “你先别管他说了什么,反正你只要将你所经历的事说出来就好,”林国栋道,“小莲死了以后,我就更明白我该想尽办法保护好你。所以对于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的。”

    “谢谢。”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

    听到丁洁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后,林国栋问道:“为什么要帮他隐瞒?难不成他有威胁过你吗?小洁,我是你爸爸,我的能力远在他之上,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会报复你。要是你害怕的话,我可以直接给你安排一个女保镖,这个女保镖会像贴身侍卫那样保护着你,绝对可以让你万无一失的。”

    “真没什么,”丁洁道,“不管他说对我做了什么样的事,那都是气话。他只是恐吓过我而言,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而且你不觉得你的语气就像是混黑社会的吗?怎么听都不像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害怕什么,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听到丁洁这话,林国栋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叹气之后,林国栋道:“我活到这个岁数,肯定知道你说的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又是假的,所以你是骗不过我的。在你不想告诉我的前提下,我也不会逼你,但我会从周士奇那边了解到具体状况的。至于我会如何处置周士奇,这个你不用管,你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我随便你,反正我和他已经没有瓜葛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出这句话,林国栋便往门口走去。

    在林国栋快要走到门口时,丁洁回身问道:“你有没有杀过人?”

    “我是守法公民,我怎么可能会杀人?”

    “我总觉得你有杀过人,或者是叫你的手下杀过人,”丁洁道,“之前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如果不是你有在孙苗生身边安排人,那我和我前夫已经死了。当时的情况是警察来了,孙苗生就让他的一名手下杀我和我前夫。那个手下说让孙苗生先逃,之后等孙苗生逃了,他却没有杀我们,而是直接朝上方开了两枪,让孙苗生误以为我和我前夫已经被杀死后就跑了,所以这个人就是你的手下。后面我听说孙苗生是畏罪自杀,而且还是直接将枪口插进嘴里并开枪。在我看来,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怕死的,孙苗生肯定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不可能会自杀,应该是被你的手下给枪杀了。”

    听到丁洁这分析后,林国栋暗暗一惊。

    看样子,他这个女儿还真是有够聪明的!

    林国栋自然不能赞同丁洁所说的话,毕竟一旦这事传出去,他很有可能会遭到警方的传唤。

    想着,笑了笑的林国栋道:“小洁,我觉得你的想象力特别丰富,很适合去写小说。现在在网络上写小说的门槛很低,所以你可以随便找个网站写一篇涉及到犯罪的网络小说。要是你真的去写了,到时候我会给你打赏的。”

    “你这是在讽刺我的推断吗?”

    “不是讽刺,只是赞美而已,”林国栋道,“我确实有在孙苗生身边安插人,但那天不是已经被他给发现了吗?所以对于你的推断,显然是完全没有成立的可能性。你说每个人都怕死,但你有没有想过孙苗生更怕的其实是坐牢。与其在牢里一直待到死,还不如自杀来得利落。只要扣动扳机,就能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不需要在牢里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如果我是他,我遭到警方的追捕又逃不了的话,我也会选择自杀的。”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就是认为他自杀这事有些可疑,”丁洁道,“不管是不是你的手下干的,我都不希望你再做出类似的事来。恶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

    “假如你觉得我替你出头也算是做恶事,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我已经说了,他没有对我怎么样,为什么你就是不信?”

    “我虽然老了,但还没有到愚蠢的地步。”

    “别再去找他了。”

    “假如他说的是实话,那我不仅会找他的麻烦,我更会找他家人的麻烦,尤其是他女儿。”

    “我不想再闹出更多的事来!”丁洁突然叫道,“所以我求你别再管这事了!”

    “这就是你不愿意说出真相的原因?”

    “冤冤相报何时了。”

    “在我十岁左右的时候,我经常被村里的大个欺负,”看着丁洁的林国栋道,“在被他欺负的时候,我心里都会有同样的想法。我告诉自己,只要我不反抗,甚至还表现得像只可怜虫,他兴许就不会再欺负我了。可我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过,因为他每次看到我都要打我。后面我改变了我的想法,我在他又一次准备打我的时候,我直接用石头敲破了他的脑袋。从那以后,他看到我都得躲得远远的,我也慢慢变成了同辈人眼里的大哥。假如对方和你讲法律,那你也可以和对方讲法律。假如对方只想使用暴力,那你就要用更加暴力的方式打败对方。所以对于周士奇这个人,一旦我坐实了他所说的话,那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以及他的家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