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5章 像疯了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不起,是妈的错,妈不应该让小俊一个人出去玩的,”电话那头的陆母哭道,“但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啊!”

    “到底怎么回事?!”

    被陆远凡这么一吼后,电话那头的陆母就开始嚎嚎大哭着。

    失去妻子以后,陆远凡就觉得儿子就是他的全部。

    现在连儿子也被老天爷给夺走了,这让陆远凡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加上他妈一个劲地哭,所以烦躁不安的陆远凡问道:“妈,小俊到底是怎么死的?”

    “被人给扔进了河里淹死的。”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我也不知道啊,”陆母道,“我下午准备去喂鸭子,我让小俊跟着,小俊却吵着要去看青蛙。我想着水田离家也不远,小俊又自个儿去玩了好几次,我就没有说什么了。可当我喂完猪了,小俊还是没有回来,所以我就去找小俊了。在水田那边,我没有找着小俊。我焦急的时候,有个邻居说看到小俊跟一个男人走了,我就沿着他说的那条路去找,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

    “结果我就在河里看到了小俊的尸体,呜呜呜……”

    “妈你报警了吗?”

    “还没。”

    “那你立刻报警!我现在就回去!”

    “嗯,我在家里头等你。”

    挂机以后,陆远凡气得啊啊大叫了好几声。

    “草你妈!”陆远凡嘶吼道,“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害死我儿子!我肯定要弄死他!”

    吼完以后,陆远凡当即举起茶几狠狠砸在了地板上。

    将茶几砸得稀巴烂的同时,陆远凡迅速离开了家。

    陆远凡老家是在厦门翔安区那边,当初和妻子结婚以后,因为妻子不想和他爸妈住在一块,所以陆远凡特意在闹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前几年他也有叫他爸妈过来住,但因他爸妈喜欢农村的慢节奏生活,不喜欢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所以他就在老家那边把老房子翻新成了小洋楼,让他爸妈住着。

    当然,这都是在他还没有破产时候的事了。

    五点出头,陆远凡将车停在了家门口。

    除了他的车以外,还有一辆警车。

    才刚跨进家门,陆远凡便听到了他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走进哭声传来的房间以后,陆远凡看到了两名民警以及他爸妈,以及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的小俊。

    民警是正在询问情况,而看到陆远凡后,民警问道:“你是哪位?”

    “我是孩子他爸!”

    叫出声后,陆远凡立马从两名民警之间挤过去。

    看着整张脸白得像一张纸,浑身还湿漉漉的儿子,陆远凡立马抓着儿子的手。

    无比冰冷!

    连着吻了儿子的手两下后,直接跪在地上的陆远凡颤巍巍道:“小俊,你别吓爸爸,你快点起来,别睡了。爸爸现在就带你回家,给你买你一直想要的乐高玩具。反正只要这世界上有人想要的东西,爸爸都可以买给你。只要你睁开眼,我就能让你变成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见儿子没有反应,擦了擦眼泪的陆远凡道:“小俊,求你了,快点睁开眼看一看爸爸。我已经失去了你妈妈,我不能再失去你了。要是连你也失去了,那我活在这世界上就没有意义了。”

    不管陆远凡说什么,早已死去的小俊是不可能有回应的。

    “儿啊,是妈妈我对不住你,”陆母哭道,“要是我不让小俊去玩,他就不会出事了。”

    “这不是你的错,”站起身后,陆远凡道,“是有人要谋害小俊,所以除非妈你二十四小时跟着小俊,否则小俊还是会出事的。警察同志,我想问下你们确定杀人凶手了吗?”

    “我们已经去找过目击者了,”一民警道,“他有向我们描述嫌疑人的长相,但因为这村子里都没有监控,我们一时间也很难锁定嫌疑人。不过你放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很快就会抓到嫌疑人的。”

    “在二十天之前,我老婆死了。而现在,我儿子又死了,”陆远凡道,“我知道我老婆是被人害死的,但你们说我老婆是跳楼自杀的。现在有村民说我儿子被人骗走了,那你们是不是又要说是他自己走啊走走啊走,就掉进河里淹死了?”

    “我的同事们已经在找嫌疑人了,请稍安勿躁。”

    “嫌疑人?”瞪大眼睛后,陆远凡叫道,“狗屁的嫌疑人!就是杀人凶手!”

    “嫌疑人是潜在的杀人凶手。”

    “就是杀人凶手!狗屁的的潜在!”

    看着死者父亲如此激动的模样,两名民警都有些无奈了。

    “那个,”停顿之后,民警道,“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和谁有过节,因为这应该是一场蓄意谋杀。要是可以的话,你也顺便说下你妻子的死。”

    “我老婆叫林慧莲!是被她的上司害死的!但你们说她的上司是无罪的!现在我儿子也死了!肯定也是他派人来干的!所以你们最好把他给我抓起来!要不然你们就是饭桶!”

    “林慧莲?就是上个月跳楼自杀的那个?”

    “我说了!我老婆不是跳楼自杀!她是被林宇南给害死的!”

    “那请问你和林宇南有什么过节?”

    “老子根本就没有惹过他!”

    花了十多分钟,给陆远凡做完笔录后,两名民警就驾车离开。

    至于陆远凡,是像雕塑一样站在床前。

    “儿啊,是妈对不起你,要是……”

    “妈,”陆远凡道,“这不是你的错,是其他人的错。要是法律没办法还我妻儿公道,那我就只能自己来搞定了!”

    “你别做傻事啊!”

    “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抱起小俊后,陆远凡道,“我要回市区了,我会抽个时间把小俊送去火化了。小俊这么小,就不需要葬礼了。到时候我会去公墓那边一趟,看能不能直接将小俊的骨灰放到他妈妈的坟墓里。”

    听到陆远凡这话,陆母又哭了起来。

    至于陆父,因为早已没力气哭的缘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吻了下儿子的额头后,抱着儿子的陆远凡便往外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