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7章 有个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伟建吗?”

    “对啊,就是教高二化学的那个。”

    “好像有点印象,”李泽道,“不过他这个人怎么样,我倒是不清楚。反正要是孙老师你真觉得他挺好,又能照顾好你,那你可以和他在一起。至于薇薇的话,你倒是不用担心。怎么说呢,反正你就放手去追求你想要的幸福,别管其他事。”

    孙兰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点头过后,孙兰娜问道:“你和丁洁怎么样了?”

    “没联系了。”

    “那就是结束了?”

    “嗯。”

    “放手让彼此自由也挺好的。”

    “是啊!”

    感叹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

    两分钟后,李泽走进了客厅。

    待菜都上桌后,几个人便围着餐桌边吃边聊着。

    同一时间,柳咪关押处。

    从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多小时。

    在这六个多小时里,柳咪的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而因绑架了她的那个男人外出的缘故,她的嘴巴更是被胶布封着。在看不到东西又说不了话的前提下,柳咪心里的恐惧自然是不断积累着。她的情绪就像是一张绷紧的弓,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柳咪是想挣脱束缚,所以她之前一直在尝试着。

    她是想将手从粗绳中抽出,但根本就行不通。

    要是没办法让手或脚获得自由,那她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因为自始自终都没有听到车声的缘故,柳咪知道自己应该是被关押在比较偏僻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柳咪听到了开门声,所以她本能地望向门的那一侧。

    因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柳咪紧张得整个身体都绷紧。

    在意识到对方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后,柳咪害怕得咽下了口水。

    “柳小姐,你好。”

    因声音和下午那个男人不一样,所以柳咪就很想问对方到底是谁。但因嘴巴被胶布封着,所以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看来他不是很温柔,”男人道,“我现在帮你把胶布撕了,希望你别乱动。”

    听到这话,柳咪点了点头。

    随即,柳咪的下巴被抓住。

    对方撕胶布的时候,柳咪都觉得自己的皮好像要跟着被撕起来似的,因此而带来的疼痛让柳咪特别难受。

    而当胶布被完全撕下时,柳咪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你是来救我的?”

    “其实不需要我救你,你自己就能救你自己了,”男人道,“我清楚林慧莲的死因,但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被你男朋友给害死的,所以我是想向你请教一下。只要你告诉我,我就会立刻放了你。要是你不说的话,那柳小姐你或许暂时就没办法得到自由了。至于要失去自由多久,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抉择了。”

    “你是陆远凡的朋友?”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的。”

    “除了他以外,没有人会纠结林慧莲的死因。”

    “请告诉我林慧莲是怎么死的。”

    “跳楼自杀。”

    “不是,她是被你男朋友害死的。”

    “警方都已经做过调查了。”

    “那只能说明你男朋友没有留下足以让警方怀疑的线索,”男人道,“林慧莲绝对不可能是自杀,她完全没有自杀的理由。而且我也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无非是跟你男朋友玩冒险游戏,之后从窗户上掉下去。至于是她失足从窗户上掉下去,还是在你男朋友的设计下掉下去的,那就说不准了。但不管是哪个可能性,一旦警方坐实了冒险游戏这事,那你男朋友就必然要被判刑。而作为林宇南的女朋友,你显然知道整个过程。”

    “我只知道是跳楼自杀,不信你就去问我男朋友。至于你说的什么冒险游戏,我听都没有听过。我知道你绝对是陆远凡的朋友,要不然就是陆远凡委托你这样做的。但我告诉你,陆远凡是因为失去老婆变得有些神经质,要不然他不可能说出假得不能再假的冒险游戏这种事的。”

    “柳小姐,你是他的女朋友,所以你会维护他是正常的,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林慧莲的家人?失去了林慧莲,他们都非常伤心,甚至是有些绝望。他们不求林慧莲复活,但他们希望作恶者能受到惩罚。除了林宇南以外,另一个掌握真相的人就是你。所以我希望柳小姐你能做一回好人,以天道之名将罪魁祸首林宇南送进牢里。”

    “我说了!我男朋友是无辜的!”

    “柳小姐,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希望你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你要让我在这里过夜?”

    “你猜对了。”

    “就算你要让我在这里过夜,你能不能给我松绑?”柳咪道,“我已经像个好学生一样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我屁股都坐疼了。而且我想上厕所,我已经快憋不住了。”

    “对于成年人而言,大便一般是一天一次,而且主要是集中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所以要是柳小姐你是要大便的话,那我无能为力。假如你是要小便,你就直接尿出来吧。现在是夏天,很容易干的。对了,我手里现在有一块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假如柳小姐你想吃的话,我可以喂你吃。”

    “吃个屁!”柳咪叫道,“我要上厕所!”

    “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希望你能睡个好觉。”

    “你要让我坐在椅子上睡觉?”

    “和被倒吊着比起来,我觉得这样挺舒服的。”

    这时,柳咪的眉头皱了起来。

    嗅了嗅空气后,柳咪问道:“这个房间里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是吗?”

    “绝对是!”柳咪道,“而且还是个女人!因为我闻到香水的气味了!”

    “不好意思,我有喷香水的习惯。”

    “不是你,你刚刚站在我面前,我都没有闻到香水的气味。”

    “看来柳小姐你是属狗的,居然连这个都能闻到。”

    “没办法,香水的气味实在是太浓了,”柳咪道,“既然偷偷摸摸进来,又一声不吭的,那你应该是我认识的人。否则的话,你大可在我面前叽叽歪歪的。如果你想推翻我得出的这条结论,那就请你说一句话,让我知道我是个白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