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57章 逍遥法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李泽这么一问后,许队直接沉默了。

    沉默了片刻后,叹了一口气的许队道:“去年十月份的时候,东莞那边发生了一件可谓是惊动全国的事件,或许应该说是两件吧。一件是和禁色俱乐部有关,另一件是和恋痛俱乐部有关。但因为恋痛俱乐部属于禁色俱乐部的分支,所以有时候我们是把这两个俱乐部合在一起讨论的。禁色俱乐部涉及到夫妻交换,恋痛俱乐部涉及到性瘧待,这都是非常变态的情况。尽管蔷薇会所只是涉及到卖淫,但因为牵扯到了私人订制,所以我没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卖淫,那她肯定会没事的。”

    “关键她是被迫的,这点我已经和你说过了。”

    “我觉得这个话题我们没有必要再讨论下去,”许队道,“反正最快今晚会出结果,到时候就能知道她是会被无罪释放,还是要被暂时拘留了。小李,你直接回去等消息吧。要是有什么确切消息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她是被迫的,希望你们能记住这点。”

    “放心,这个我们清楚的。”

    李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迟疑了下后,他还是选择转身离开。

    李泽离开后,许队这才往审讯室那边走去。

    走进审讯室,许队坐在了桌前。

    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林宇南,许队道:“我们已经分析完芯片,已经知道了具体情况,所以我们是希望林先生你能坦白。”

    “假如在林慧莲死之前,那台蓝牙音箱真的有连接过手机的话,那也绝对不可能是我的手机。我对待下属虽然不是太友善,但也没有卑鄙到会将下属弄死的地步。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当然如果你们要屈打成招,那我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你是香港的警匪片看多了吧?”笑了笑的许队道,“其实我们审讯的时候向来很温和,可不会对你拳打脚踢,或者是使用私刑。”

    “别骗我了,屈打成招的新闻我看多了,”林宇南道,“就像那个赵作海,在十几年前的时候,他就被判故意杀人罪,还要被执行死刑。结果在一零年的时候,死者却突然回到了家乡,这才还赵作海清白。我就问你,他明显是没有杀人,但为什么他后面会承认自己杀人了呢?”

    见许队选择沉默,林宇南就继续道:“就因为当时的办案机关刑讯逼供。”

    “那是个例,请不要将个例理解为普遍现象。”

    “我没有杀人。”

    “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你就可以走了。”

    说着,许队向站在一旁的同事使了个眼色。

    会意后,民警便走过去帮林宇南打开手铐。

    在文件上签字后,林宇南道:“我那边有上好的乌龙茶,许队什么时候想喝可以去找我。”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的,”笑了笑的许队道,“小张,你带林先生去拿一下他的随身物品。”

    “好的。”

    林宇南和民警小张一块走出去后,许队就重重叹了一口气。

    早上看到举报邮件的时候,许队是特别兴奋,随后他还让人去把林宇南带回来,并去林宇南的公司进行搜查。在他看到同事带回的蓝牙音箱后,他就更加兴奋。因为在他看来,林宇南有可能真的是用蓝牙音箱产生的突发性声音害得林慧莲坠楼,这就是彻彻底底的谋杀了。

    所以只要蓝牙音箱的芯片里有那个时间段的连接记录,就可以推断林慧莲确实是被林宇南谋杀的。

    可惜的是,芯片里却没有那个时间段的连接记录。

    也正因为这点,许队才会把林宇南给放了。

    因林宇南的办公室里确实有个蓝牙音箱,所以许队总觉得那个举报邮件不可能是胡诌的。

    这就意味着,蓝牙音箱应该是已经被林宇南调换过了。

    这更意味着,那个作为作案工具的蓝牙音箱应该是已经被林宇南给毁了。

    想到此,许队自然是有些郁闷。

    难不成,就这样让林宇南逍遥法外了?

    不行!

    绝对不能让死者死不瞑目!

    许队下定决心之际,林宇南已经走出了公安局。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林宇南这才开机。

    见柳咪打了好几次电话进来,林宇南便选择回拨。

    “南南?”

    听到柳咪那有些激动的声音后,林宇南问道:“你现在在哪?”

    “我和东叔在律师事务所这边,我们正在和律师谈你的事,”电话那头的柳咪道,“南南,你是已经出来了?”

    “嗯。”

    “他们把你放了?”

    “我没有犯罪,他们当然是只能把我给放了,”面无表情的林宇南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你是还在公安局那边吗?”

    “我在门口。”

    “那我开车过去接你。”

    “也行,那见面了再聊。”

    说到这,林宇南便挂机。

    林宇南自然认为举报他的人是柳咪,所以他是要问个清楚。但因为担心被监听之类的,所以他是没有在电话里和柳咪聊。之前和那个刑警擦身而过的时候,林宇南总觉得那个刑警心有不甘。假如那个刑警认定他是凶手,那肯定是会动用一切侦查手段的,所以他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行了。

    站在阴凉处,林宇南就用有些默然的表情抽着烟。

    十五分钟后,两辆车停在了林宇南的旁边。

    下车后,余向东忙朝林宇南走去。

    抱了下林宇南并拍了拍林宇南肩膀后,余向东道:“幸好你没事!”

    “我没有犯罪,所以我没事是正常的,”笑了笑的林宇南道,“我还以为只有小咪过来接我,没想到东叔你也来了。”

    “你爸现在还在昏迷,所以我肯定得把他的宝贝儿子摆在第一位了。”

    “我才不是他的宝贝儿子,他特别的讨厌我。”

    “这种话可以在我面前说,可不能在你爸面前说。”

    “我知道。”

    说出这三个字后,林宇南就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柳咪。

    尽管柳咪显得格外憔悴,但林宇南也懒得问原因,因为他特别的生气。

    对着余向东笑了笑后,林宇南道:“东叔,我跟小咪一块走,你呢?”

    “我去公司那边,你们下午应该是没有去公司的吧?”

    “不知道,再说吧。”

    “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余向东驾车离开后,林宇南道:“把手机给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