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1章 惹火烧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来赵总你还真的是有够博爱的,”林宇南道,“按照你这说法,是不是哪个孩子死了爸或妈,你都要痛彻心扉的?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人变成孤儿,那你每分每秒都可以痛彻心扉,都不需要去做别的事了。”

    “我认识小莲,我也见过她的孩子,难道我就不能为她的死而伤心吗?”

    “那你知不知道,她的儿子也已经死了。”

    “有这种事?”吓了一大跳的赵敏忙问道,“她儿子怎么死的?”

    “听说是被人扔到河里淹死的。”

    “天底下居然有这么残忍的人?”

    “应该说是蛇蝎心肠,”林宇南道,“最可恶的是,陆远凡居然还认为是我叫人弄死他儿子的。估计是因为他以为他老婆的死和我有关,所以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儿子的死也和我有关了。昨晚警方还把我带去问话,后面又把我给放了。人不是我杀的,所以他们也没有理由再关着我。但我想说的是,那个叫人弄死林文俊的人迟早是会有牢狱之灾的!”

    “嗯,没错,毕竟杀人是不可能逍遥法外的,”眯着眼的赵敏道,“然后我想说的是,害死林慧莲的人也是会有牢狱之灾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直接说是我好了。”

    “我可没有这样说,也没有这样想。”

    “警方已经断定林慧莲是跳楼自杀的,你却说有人害死她,你还不是在怀疑我?”

    “那就当我说错话了吧,”站起身后,赵敏道,“林公子,你坐着,我给你泡杯茶。”

    “没空喝,我赶时间。”

    “那就下次你有空的时候,我再泡茶给你喝。”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怎么突然重复我说的话了?”

    “因为这句话对你也适用。”

    说罢,林宇南转身而走。

    林宇南走出办公室后,赵敏脸上的笑容当即消失。

    坐在旋转椅上,赵敏便盯着自己那被创口贴包着的手指。

    柳咪显然是赵敏安排人绑架的,因为她知道柳咪掌握着林宇南杀死林慧莲的某些关键性的信息。再加上赵敏不想因为绑架柳咪而捅出什么篓子来,所以她让人审问柳咪的时候,她才会在一旁听着。可让赵敏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因为她喷了香水,居然就让柳咪知道现场还有个女人。当然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柳咪居然会以咬伤她手指的方式做记号。

    只能说,她有点儿低估柳咪了。

    现在林宇南都找上门来,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她做事向来是不喜欢让自己曝露,只喜欢将棋子推到前台去。

    可惜,绑架柳咪这一招非但没能让林宇南坐牢,反而是给她惹来了一身骚。

    看样子,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陆远凡身上了。

    想到此,拿起手机的赵敏便打电话给陆远凡。

    打通后,赵敏问道:“吃过晚饭了吗?”

    “没。”

    “那有没有兴趣一块吃晚饭?”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能不能说给我听?”赵敏道,“因为你认为你儿子是被林宇南杀死的,所以我总觉得你说的事和报复有关。陆先生,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林宇南是一个非常聪明狡猾的人,聪明狡猾到连警察都拿他没办法的地步。所以要是你正面出击,我总觉得你的胜算会非常的小。要是你因为袭击他而被抓捕,那坐牢的可就是你了。其实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因为我总觉得我是在教唆犯罪。但因为我知道小莲肯定是被林宇南害死的,所以我还是想掺一脚。”

    “我的事由我自己负责,不需要你来掺一脚。”

    “我手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什么?”

    “一块吃晚饭,我就让你看。”

    “你先告诉我是什么。”

    “和你老婆的死有关的东西。”

    “是什么?”

    “晚饭你想吃什么?”

    “我不想和你吃晚饭,懂不?”

    “知道了,”赵敏道,“那你就来我公司这边,我给你看那东西。等快到我公司楼下了,你就在微信上和我说一声,我就下去找你。”

    “好吧,那待会儿见。”

    “嗯。”

    应了声后,赵敏便挂机。

    在警方没办法给林宇南定罪的前提下,将希望寄托在陆远凡身上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一步有点儿像是铤而走险,很容易惹火烧身。但既然林宇南已经知道她就是绑架过柳咪的人,并知道是她在暗中帮陆远凡,那她自然是不愿意坐以待毙,所以自然是打算选择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除掉林宇南了!

    这样不仅能确保只有丁洁才能继承林家家产,更能给林国栋那只老狐狸致命打击!

    一想到林宇南被陆远凡杀死的画面,赵敏就兴奋得咧嘴而笑。

    同一时间,刘雨鸥住处。

    在听到敲门声后,刘雨鸥忙去开门。

    打开门,见站在外头的是李泽后,刘雨鸥显得特别高兴。

    但注意到李泽的脸色不是很好,而她姑姑并没有在,所以她忙问道:“老师,我姑姑呢?”

    “她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为什么?不是已经去了很久了吗?”

    “主要是案子太复杂了,所以拖的时间比较久。”

    “老师,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没有必要骗你。”

    “好吧,”显得有些担心的刘雨鸥道,“那我们就一块等我姑姑回来。”

    “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

    “那就随便叫个外卖吧。”

    “我不想吃外卖,”刘雨鸥道,“我今天买了面条,我去煮面条吃。”

    “辛苦你了。”

    “不会啊,因为我很喜欢下厨的。”

    说出这句话后,刘雨鸥便去厨房忙活着。

    至于李泽,他先是坐在沙发上,之后又站在外阳台眺望远方。

    他也不知道刘菲菲晚上能不能回来,所以他自然是忧心忡忡的。

    要是刘菲菲回不来,那他怎么向刘雨鸥交代?

    “老师,我画的画在我的房间,你去看下,看我画得怎么样,”厨房里的刘雨鸥道,“我已经和教我的那个老师说了,说后面都是你教我,他教另外两个学生,他同意了。对了,老师,现在我也放假了,那你是不是应该开始搞美术培训班了?”

    “差不多了。”

    说话的同时,李泽已经朝次卧室走去。

    拿起刘雨鸥画的画看了好一会儿后,李泽由衷道:“你的进步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老师,你要不要当我的裸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