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4章 早点康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洁以为林国栋要醒了,可过了两分钟,她也没有见林国栋睁开眼。

    或许是只能听到声音,但大脑还没办法完全控制身体?

    想到此,握紧林国栋的手的丁洁道:“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因为大学的时候,你让那些人那样对我。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把我妈给抛弃了。当时我妈已经怀孕了,你却不要她。你说你有来厦门找过她,是因为找不到她才和其他女人结婚的。可我哥已经说了,说那时候你其实已经结了婚,所以我妈当时只是第三者而已。我今天还有给我妈打电话和,她说她不相信你那时候已经结了婚。可因为林宇南的年纪比我大,她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事实。”

    见林国栋一点反应都没有,丁洁只好继续道:“和一般的人比起来,我的童年过得并不快乐,因为我的养父养母对我都不好。什么轻活重活的,只要我能干得动,他们都会让我干。那时候我就在想着,我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女儿啊,干嘛要让我累死累活的啊?没想到,我真的不是他们的亲女儿。爸,我是希望你能早点醒来,嘉美内衣没了你是不行的。虽然我恨着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说到这里,丁洁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因为,林国栋依旧没有反应。

    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我已经离婚了,我还失去了你孙女的抚养权。要是我连你也失去了,那我真的就是这世界上最可悲的女人了。”

    当丁洁说完这句话时,林国栋的五根手指突然收缩了下。

    见状,忙握紧林国栋的手的丁洁道:“所以如果你不希望我变成世界上最可悲的女人的话,我是希望你能早点醒过来。我不期待你对我有多好,但至少不要让我只能这样一个人傻乎乎地说话。”

    丁洁原以为林国栋很快就会醒来,可一直自言自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国栋也没有醒来。

    至于反应,也就那么两次而已。

    待苏珊回来后,丁洁便去找主治医师,将情况和主治医师说了一遍。

    主治医师是让她继续和林国栋聊天,还要尽量说一些能感动到林国栋的话。

    丁洁原以为主治医师能帮得上忙,但现在看来要唤醒林国栋的话,也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和主治医师聊完后,丁洁便回病房继续和林国栋聊天。

    可能是因为苏珊在的缘故,丁洁显得有些不自在。

    苏珊自然也感觉出来了,所以她道:“小洁,我先去外面逛一逛,你想走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要是林董他醒了,你可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嗯,会的。”

    苏珊离开后,丁洁松了一口气。

    之后,握着林国栋的手的丁洁就继续自言自语着。

    九点出头,刘雨鸥住处。

    和李泽吃过晚饭以后,刘雨鸥就一直焦急等待着她姑姑的归来。

    对于刘雨鸥来说,她姑姑是她最亲密的亲人,所以她当然不希望她姑姑出事。

    可因为她姑姑已经离开了差不多十二个小时,所以她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看着站在外阳台的李泽,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刘雨鸥站了起来,并朝李泽那边走去。

    走到李泽身后,刘雨鸥当即从后面抱住李泽。

    将脸贴在李泽背上后,刘雨鸥轻声问道:“老师,我姑姑是不是回不来了?”

    “会的,”皱着眉头的李泽道,“我们再等等。”

    “要不然你打电话问一下?”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变得更加担心。

    其实在半个小时前,李泽有趁着刘雨鸥上厕所之际和许队通过电话。许队说案子不是他负责的,所以也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泽有让许队帮忙打听一下,许队却说他人不在局里,正在外头忙别的事。假如许队肯帮忙,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好,所以李泽是知道许队不想帮忙。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许队也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看着刘雨鸥那十指交叉的双手,感觉到刘雨鸥呼出的热气都喷在背上的李泽道:“我之前已经打过电话了,他们说还在审,所以我们继续等着好了。你姑姑也是受害人,我相信警方会明察秋毫的。雨鸥,要是你困了的话,你就先去睡觉吧。”

    “我不困,我更不想睡觉,我要等我姑姑回来。”

    “那我们就一起等吧。”

    “老师你今晚不回去吗?”

    “等你姑姑回来再说吧。”

    “要是她没有回来呢?”

    “那我就陪着你。”

    “老师你真好,我真喜欢这种抱着你贴着你的感觉,”闭上眼眸的刘雨鸥轻声道,“我跟你说哦,虽然我是从后面贴着你,但我还是能听到你的心跳。老师,是不是因为我贴着你,你的心跳就跳得更快了呢?”

    “应该是吧。”

    “这说明老师你不够心如止水,也说明我的魅力还是挺大的。”

    李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他只是笑了笑。

    望着星空,李泽问道:“你对星星有研究吗?”

    “我知道很多星座。”

    “那白羊座是哪个?”

    “我教你!”

    李泽对星座并不感兴趣,他这样只是为了转移刘雨鸥的注意力罢了。

    同一时间,林国栋病房。

    丁洁已经说到了口干舌燥的地步,但林国栋依旧没有醒来。

    因为尿急的缘故,丁洁便走进了卫生间。

    在她脱下裤袜、安全裤以及内裤并坐在马桶上时,她听到了敲门声。

    而因已经开始尿尿的缘故,丁洁就没有应声。

    这时,门被拧开,一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

    见病房里只有林国栋一人,医生便迅速往病床走去。

    走到病床前,看了眼林国栋的医生从口袋里拿出注射针。

    轻轻拍了拍林国栋的手臂后,医生便准备打针。

    但在听到声响后,医生忙转过身。

    见是医生,走出卫生间的丁洁问道:“怎么了?”

    “我是来给病患打针的,”医生道,“这样有助于他早点康复。”

    “请问你是哪位医生?”

    “我是周医生。”

    “原来是周医生,”拿着水杯在倒热开水的丁洁道,“那你帮我爸打针吧,我是真的希望他能早点康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