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5章 这狗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救治病人是身为医生的我的职责。”

    说出这句话后,自称周医生的男人便准备给林国栋打针。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发出了惊叫,因为丁洁直接将滚烫的热开水泼在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丁洁已经冲向了男人,并准备去夺男人手里的注射针。

    和高大的男人比起来,丁洁是明显是弱女子。

    哪怕有热开水的助攻,丁洁还是没能抢过注射针。

    随着男人的用力一推,丁洁直接摔倒在地。

    怕丁洁叫出声,男人直接骑在了丁洁的身上,并捂住丁洁的嘴巴。

    盯着丁洁后,男人道:“虽然你有点小聪明,但你是弄不过我的。我原本是想送他上路后走人,但你搅合了进来,所以我就只能先把你给送走了。真可惜了,像你这样的大美女。假如是平时,我肯定要好好弄你一下,让你知道做女人到底有多爽。”

    说罢,男人便一针扎向丁洁的肩膀。

    在丁洁以为自己必死之际,一个花瓶却砸在了男人头上。

    趁着男人混乱之际,丁洁一脚踹开了男人。

    “狗东西!”下了床的林国栋叫道,“居然连我女儿都敢动!”

    尽管手里依旧拿着针,但因为林国栋已经醒了,再加上丁洁也恢复了自由,所以男人顿时怕了。他原本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林国栋下地狱,可没想到事情竟然搞成这样。

    “快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我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老板的!”

    “那你就别想离开这!”

    说罢,林国栋抓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壶。

    至于丁洁,她是拿起了扫把。

    男人知道马上就会有医生或护士前来,所以他现在不溜走的话,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所以他道:“我只是收了她的钱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替她卖命。我告诉你,想要取你性命的人叫赵敏。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就去找她,不要来找我。”

    说罢,男人立马往外跑去。

    因男人手里还拿着注射针,所以丁洁是直接让到了一旁。

    男人跑走后,丁洁忙跑出去叫人去抓那男人。

    之后,丁洁又回到了病房。

    看着坐在病床前的林国栋,丁洁问道:“没事了吗?”

    “没事了,就是觉得肌肉有些僵硬,”活动着手肘的林国栋道,“刚刚我扔花瓶的时候,我都担心会砸到你。小洁,我昏迷几天了?”

    “三天了。”

    “我做了好多噩梦,怎么样都没办法醒来,”林国栋道,“之前我有听到你对我说话,我也想醒来,但我就是醒不过来。后面我听到你呼救的声音,我还知道有人要弄死你,所以我就强迫自己一定要醒来。没想到啊,我还真的醒过来了。”

    说罢,林国栋向丁洁伸出了手。

    会意后,丁洁便走过去。

    抱着丁洁后,林国栋长长叹了一口气。

    拥抱过后,丁洁道:“小洁,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说再多的抱歉都没有用,所以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补偿你了。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平平安安的。”

    “宇南呢?”

    “可能在家里吧,我现在打电话叫他过来。”

    “嗯。”

    “对了,爸,我要报警吗?”

    “就算你不报警,医院这边也会报警的,”林国栋道,“待会儿医生来了,你不要说刚刚那个杀手有提到赵敏。”

    “为什么?”

    “不是赵敏派的人,”林国栋道,“至于是谁派的人,我就不太清楚了。刚刚那个杀手完全可以全身而退,水壶和扫把怎么可能搞得定他?所以派他来杀我的人有给他两个任务,第一个任务是杀掉我。而如果第一个任务没办法完成,就直接说是赵敏派他来的,嫁祸给赵敏就是第二个任务了。你打电话给宇南吧,把他叫过来,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

    “爸,你和赵敏应该也有过节吧?”

    “怎么突然这样说?”

    “我总觉得一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和她有关,她的动机应该是和你有关的。”

    “是的,”林国栋道,“她想通过你霸占我的家产,所以才会想办法让你和李泽离婚,但她的如意算盘已经失效了。要不是昏迷了,我早就去拜见她了。我倒是要看一下,这个叫赵敏的女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爸,你先把身体养好,先别管她了。”

    “我知道,你打电话给宇南吧。”

    丁洁打电话给林宇南的同时,站着的林国栋是在活动身体。

    打通后,丁洁道:“咱爸醒了,你来医院吧。”

    “醒……醒了?!”

    林宇南的声音充满着惊愕,但丁洁却是直接理解为了兴奋。

    笑了笑后,丁洁道:“是啊,已经醒了,你快过来吧,咱爸说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好!我马上就过去!”

    “嗯,我们在医院里等你。”

    丁洁挂机后,林国栋道:“对于你和李泽之间的事,我都已经了解得非常透彻了。趁着宇南还没有到,我就跟你聊一聊这事吧。从他怀疑你出轨到你们离婚,这期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已经清楚,所以你不需要拿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我。小洁,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和廖俊超做交易?”

    “谁告诉你的?”

    “你不用知道,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我前夫吗?”

    “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苦笑了下后,丁洁道,“爸你很有钱,所以你可能不知道缺钱的日子吧。在我没有升职之前,我和他的工资合起来差不多是八千左右。虽然每个月也够钱花,但没什么钱剩的。每次想到还要还房贷,我就特别揪心。当然真正让我下定决心和廖俊超做交易不是因为房贷,是因为我妈。那时候我妈的毒瘾特别严重,还时不时打电话或者是发短信骚扰我,让我给她钱。还说我如果不给她钱的话,她就找我前夫要。我不想因为她而影响到我和我前夫的感情,所以我只能是想办法多赚钱了。刚好那时候廖俊超找我,说如果我想升职加薪的话,就陪他睡觉。我没有答应,所以他就降低了要求,改为我每个月必须提供一条原味内裤给他。”

    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的丁洁问道:“爸,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