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8章 这个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咪。”

    “你怎么会把这种事告诉小咪的?”

    “我也不知道,”林宇南道,“当时我就是稀里糊涂的,事后我也后悔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小咪不是那种会把这事随随便便说出去的女孩子。不过现在除了小咪以外,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事。她想置我于死地,昨天还让人绑架了小咪。他们以小咪妈妈的性命威胁小咪,迫使小咪说出了我的事。今天早上我被警方带走,但因为找不到证据,所以警方又把我给放了。”

    “这个人是谁?”

    “赵敏,你应该不认识。”

    听到这名字,林国栋脸上的肌肉当即抽搐了下。

    因为女儿的遭遇,林国栋对赵敏这个女人已经恨之入骨。

    现在知道儿子的事也和赵敏有关,林国栋自然是更加生气。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要是赵敏此时就站在林国栋旁边,林国栋肯定会直接弄死赵敏的!

    “站起来吧。”

    “你原谅我了?”

    “我绝对不会原谅一个连自己亲妹妹都会杀掉的人,”林国栋道,“要是我没有猜错,如果我一直没有和小洁相认,你更以为我还不知道小洁是我的女儿的话,你会连小洁都杀掉。这样的话,就不会再有人和你争夺家产了。宇南,我告诉你,你绝对没办法完全得到你想要的,但你会得到一小部分的。至于这一小部分是多少,这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不要再做出惹怒我的事,更不要再做出伤害小洁的事。”

    “谢谢爸,”站起身后,林宇南问道,“那我们明天去向林慧莲的妈妈道歉?”

    “不用了,”林国栋道,“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

    “一切听爸你的。”

    “你有见过鳄鱼吗?”

    “有见过。”

    “那你有见过流泪的鳄鱼吗?”

    “这倒是没有见过。”

    “古代西方传说中,鳄鱼既有凶猛残忍的一面,又有狡猾奸诈的一面。当它窥视着人、畜、兽鱼等捕食对象时,往往会先流眼泪,作悲天悯人状,使猎物被假象麻痹而对它的突然进攻失去警惕,在毫无防范的状态下被它凶暴地吞噬。另一种说法是,鳄鱼将猎物抓捕到手之后,在贪婪地吞食的同时,会假慢惺地流泪不止。总之,此语是喻指虚假的眼泪,伪装的同情。而后约定俗成地引申为专门讽刺那些一面伤害别人、一面装出悲悯善良之态的阴险狡诈之徒。”

    听到这话后,林宇南道:“爸,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

    “你不能现在告诉我吗?”

    “没什么好说的,”咳嗽了两声后,林国栋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做出任何违法的事来,也不要做出任何可疑的事来。至于赵敏这个娘们,就由我亲自出马好了。既然她想坑咱们林家,那我倒是要看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她这个人很狡猾的,”林宇南道,“我今天傍晚有去她的公司找她,她就是不承认绑架过小咪。”

    “你这叫打草惊蛇。”

    “我是真的差点被她气死的。”

    “对于她而言,你越是生气,她就越觉得她自己有能耐,”林国栋道,“猫捉老鼠的时候有个习惯,猫不喜欢直接把老鼠给咬死,猫就喜欢一直玩老鼠,玩到老鼠精疲力竭为止,到时候再把老鼠咬死并吃掉。所以啊,如果你不想成为老鼠的话,控制脾气是非常重要的。你要记住,过招期间的小伤在所难免,而你不能因为受了小伤就歇斯底里,这样只会给对手一击致命的时机。只能说,你还是太年轻了,还需要不断历练。”

    “我是这样想的,”林宇南道,“要是你让小洁管理嘉美集团,那我就负责辅佐她。论资历,我当然是在她之上。再加上她这个人太过善良,有些优柔寡断的,所以还是需要像我这样的军师辅佐她才行。”

    “能辅佐她的人多得是,你忙你自己的事就好。”

    “好吧。”

    “你和赵敏之间有过什么过节吗?”

    “完全没有,”林宇南道,“在没有来厦门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在来了厦门以后,我只是和她客套过一两回,根本就没有得罪过她。要不是今天查到了她和陆远凡有通话记录,我也不知道幕后的人会是她。”

    “陆远凡?”

    “就是林慧莲的老公。”

    “那也就是我的女婿了。”

    “算是吧,”林宇南道,“他这个人其实挺可怜的。”

    “他可怜还不是你造成的?”

    “他儿子也死了,”顿了顿后,林宇南补充道,“也就是你的外孙。”

    显出一脸惊愕后,林国栋忙问道:“怎么死的?”

    “被人扔进河里淹死的,”林宇南道,“陆远凡一直怀疑林慧莲是被我害死的,所以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的儿子也是被我害死的。但因为绑架了小咪的人是赵敏,所以我觉得害死林文俊的人也是赵敏。她就是想通过这事狠狠刺激陆远凡,让陆远凡来找我的麻烦。”

    “赵敏这个贱人!”林国栋怒道,“我非让她血债血偿不可!”

    “我也不确定杀死你外孙的人是不是她,反正我觉得是。”

    “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我要自己琢磨琢磨这些事。”

    “那你好好休息。”

    “嗯。”

    笑了笑后,林宇南转身往外走去。

    而在转过身以后,林宇南的表情瞬间变得格外冷峻。

    但在走出病房时,他脸上又出现了淡淡的笑容,因为苏姐就在走廊上。

    林宇南和苏珊聊天之际,林国栋正在梳理着所获得的一些讯息。

    就算到了现在,赵敏也是想让丁洁成为林家家产的唯一继承人。

    为了达到这目的,赵敏就直接把也有可能成为继承人的他外孙给弄死,还试图嫁祸给他儿子。要是陆远凡因为妻儿之恨而杀掉他儿子,那丁洁就会成为林家家产的唯一继承人了。

    至于要如何从丁洁手里得到家产,这就是后事了。

    当然林国栋还关心一件事,他的另一个外孙是否在赵敏手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