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2章 有何贵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还撅起嘴巴的刘雨鸥,李泽道:“我是不想吵醒你,但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待会儿就一块去吃夜宵吧。”

    “我怎么觉得我是附带品?”

    “我才是附带品。”

    “不,我真觉得我是附带品,”叹了一口气后,刘雨鸥道,“要不然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你跟我姑姑两个人去吧。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把鱼尾留带回来给我吃。要是你们打算去开房的话,那就别管我了,让我自己自生自灭好了。”

    “开你个头!”

    “我总觉得你对我姑姑有意思,要不然怎么一直站在卫生间前面?”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才发觉自己站着的位置确实是有些不合理。

    走开以后,李泽道:“我总觉得我被你们两个人调戏了。”

    “嘻嘻!对滴!”

    看到刘雨鸥那调皮的模样,心里有些喜欢的李泽是笑出了声。

    待刘菲菲洗完澡后,李泽便和她们两个人一块出门。

    因为就在小区旁边,所以他们是直接走路去的。

    吃完夜宵,李泽又陪她们两个人回家。

    因为已经凌晨两点的缘故,李泽就直接在刘雨鸥家里过夜。

    刘雨鸥和刘菲菲各睡一个房间,李泽则是睡沙发。

    第二天早上,陪刘雨鸥吃过早餐的李泽就离开。

    刘雨鸥已经高考结束,刘菲菲又恢复了自由,所以李泽自然没有必要花太多的时间在她们两个人身上。加上孙兰娜很可能要开始谈恋爱,所以接下去李泽会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他女儿以及培训班上面。

    在回家的路上,李泽有打电话给许队。

    李泽打这通电话可不是为了刘菲菲,而是为了他那还不知是死是活的儿子。

    可惜的是,警方那边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李泽再次向许队强调赵敏是最大嫌疑人,许队也只是嗯了几声而已。

    要是周梦舒没有死,那警方肯定已经找到他儿子了!

    操!

    李泽知道许队向来都是按照规矩办事,所以他也没有在电话里对许队发火。

    和许队打完电话后,李泽便打电话给孙兰娜。

    得知孙兰娜在安达小区那边后,挂机的李泽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开车上。

    同一时间,刘雨鸥住处。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刘雨鸥忙往门那边走去。

    透过猫眼,见外面站着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男人,有些疑惑的刘雨鸥问道:“请问你是谁?”

    “我老板想见你。”

    “那你老板又是谁?”

    “他说你见到他自然就会明白了。”

    “拜托,”有些无语的刘雨鸥道,“你说的话很像是电影里的台词,这样真的让我觉得有些尴尬,搞得好像你家老板是黑社会老大似的。我跟你说,虽然你这种说话方式听上去有些牛逼,但我不吃你这一套。要么你告诉我你的老板是谁,要么你直接让他来找我。真的是,搞得莫名其妙的,就好像我得罪了黑社会老大似的。”

    “我老板是林国栋。”

    听到这名字,刘雨鸥立马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知道林国栋就是林宇南的爸爸,也就是嘉美内衣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老板就在西雅图咖啡厅,希望能和刘小姐你喝杯咖啡。”

    “有何贵干?”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那我不去了,”刘雨鸥道,“如果他真的有急事的话,那你可以让他到我家来,或者是直接打电话给我。要是他没有我的手机号码,我现在就可以报给你。”

    “不去吗?”

    “不去。”

    “好的,那我就跟我老板说一声。”

    “嗯。”

    看着外面那男人离开后,刘雨鸥这才松了一口气。

    靠在门上后,刘雨鸥真的是有些纳闷,林国栋干嘛要找她?但因为对林国栋的印象不是很好,所以刘雨鸥当然不可能傻得去见林国栋。只是如果林国栋登门拜访,她该开门吗?

    想着还有姑姑在,刘雨鸥倒是松了一口气。

    走进主卧室,见姑姑不仅还在睡大头觉,而且是开启了全裸模式,刘雨鸥都有些大跌眼镜了。昨晚准备睡觉之前,她明明和她姑姑说过。说凡是李泽有在这边过夜,她姑姑都不能全裸,甚至连半裸都不可以。结果她姑姑呢,居然还是全裸。要是早上李泽失误走进主卧室,那岂不是把她姑姑都给看光了?

    看着连被子都不盖,整个人还呈大字躺在床上的姑姑,刘雨鸥真的是有些无奈了。

    而因她姑姑那儿极为光滑,连一根毛都没有,所以有些好奇的刘雨鸥便凑过去观察着。

    就视觉而言,还真的是挺漂亮的。

    “嗯?”撑起身子后,连着打了两个呵欠的刘菲菲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白虎。”

    “哪呢?”

    “就是姑姑你啊!”

    “我刚刚睡醒,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

    说话的同时,刘菲菲已经拉着被子盖住了下半身。

    “我说姑姑,”刘雨鸥道,“我明明和你说过了,李老师在这边过夜的时候,你连半裸都不行,你怎么又全裸了?难不成啊,身为姑姑的你准备和我抢男人吗?”

    “我是他走了以后才脱光的,”擦了擦有些酸疼的眼睛后,刘菲菲道,“裸睡习惯了,穿着睡衣或者内裤还真是有够不习惯的。小欧,我跟你说哦,裸睡是有很多好处的。”

    “关键女人那里很脆弱,你连个内裤都不穿,那是很容易遭到细菌的入侵的。”

    “我又没有掰开,细菌怎么就能入侵了?”

    “算了,”有些无语的刘雨鸥道,“我不和你聊这话题了。”

    “看来你是说不过我。”

    笑了笑后,刘菲菲便开始穿内裤。

    “姑姑,”停顿之后,刘雨鸥问道,“男人是喜欢有毛还是没毛?”

    “肯定是没毛。”

    “为什么?”

    “物以稀为贵,这道理你肯定懂的,”刘菲菲道,“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是有毛的,如果你没毛的话,你肯定更受欢迎。当然有个前提,必须长得足够漂亮。假如长得很丑,有毛和没毛其实都没太大的区别。小欧啊,在听了我说的这些话以后,你是不是有剃毛的冲动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