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2章 替我报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苏珊已经叫来了医生。

    看到林宇南那好像陷入癫狂般的模样,医生立马让护士给林宇南打镇定剂。

    打了之后,林宇南便安静了下来。

    同时,阿智阿凯两个人也松开了手。

    “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直接按铃好了。”

    “谢谢。”

    在苏珊说了这两个字后,医生和护士才离开。

    “你们三个去外面等着。”

    阿智、阿凯以及苏珊都走出去后,林国栋便坐在了床边。

    看着脸色煞白的儿子,林国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对于这个儿子,林国栋是又爱又恨。

    爱之,是因为这是他的亲生骨肉。

    恨之,是因为他儿子好是和他作对,更因为他儿子杀死了同父异母的妹妹。

    林国栋想说话,但在准备开口之际,林国栋选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并打开和儿子的微信聊天窗口。

    「我们就这样聊吧。」

    发出这句话的同时,林国栋还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递给他儿子。

    接过手机,林宇南便开始打字。

    「小咪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

    「替我弄死赵敏!」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远凡事先躲进了我住的地方,之后挟持了小咪。他让我把自己的舌头割掉,否则就要杀掉小咪。我已经将小咪当成了我的结婚对象,我不希望她死,更别说是死在我的面前,所以我就把自己的舌头给割了。后面陆远凡想杀我,小咪用绳子勒住了陆远凡的脖子,结果陆远凡就捅伤了小咪。我被气疯了,就一刀刺进了陆远凡的胸口。我问你,陆远凡到底死了没有?」

    「已经死了。」

    「真爽!」

    发出这两个字的同时,林宇南还翘起了嘴角。

    「你确定是赵敏让他干的吗?」

    「不管是不是,反正这事肯定和赵敏有关。你是我爸,你必须替我还有你的儿媳妇报仇。」

    「为什么你不放弃小咪,而是宁愿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

    「她被挟持以后,她还说林慧莲不是我杀死的,还让我不要承认。既然她会不在乎自己的性命,那我割掉一条舌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待会儿警方会给你录口供,你不要说出赵敏。」

    「你准备私底下解决吗?」

    「在我看来,私下解决才是王道。」

    「真想亲眼看着她遭罪!」

    「你会有机会的,我向你保证,我的乖儿子。」

    「帮我问下小咪怎么样了。」

    「把聊天记录清了吧。」

    「我知道。」

    在发出这句话后,林宇南便清空了和他爸的聊天记录。

    至于林国栋,自然也做了同样的事。

    站起身后,林国栋道:“好好休息,你会看到我为你所做的一切的。”

    说出这句话后,林国栋便转身而走。

    走出病房,林国栋让阿凯去问柳咪的情况。

    在病房外等了约五分钟,阿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柳咪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为情况还不稳定,所以已于五分钟之前转到了icu病房进行进一步的看护。

    对于林国栋而言,这自然是好消息。

    要是柳咪死了,林国栋肯定是会很伤心。

    毕竟,这个女人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更得到了他儿子那颗已经漂泊不定很多年的心。

    让阿智阿凯两个人守在病房外后,林国栋和苏珊便往柳咪那病房走去。

    走到柳咪的病房前,又和主治医师聊了一会儿,得知柳咪再次出现生命危险的概率很低后,林国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在得知柳咪可能要住院大半个月后,林国栋是要求为柳咪提供最好的医疗以及居住条件。林国栋还和医生说得非常直白,只要提供最好的条件,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而因已经接近零点,所以苏珊是建议林国栋先回酒店休息,医院这边就由阿智阿凯两个保镖看着。

    因身体越来越不好,所以林国栋就听从了苏珊的建议。

    向阿智阿凯交代了番,林国栋这才和苏珊一块离开。

    但在走到医院大门口时,他们却遇到了余向东。

    “老余,你怎么过来了?”

    “我是听说宇南他出事了,所以特意过来一下,”余向东问道,“宇南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没事了,只是没了舌头。”

    “那我去看下他,他在几楼?”

    “住院部十三楼,阿智和阿凯都在上面。”

    “那我上去看一下他,你和苏珊回酒店的时候小心点。”

    “嗯。”

    和林国栋擦身而过后,余向东立即加快了步伐。

    到了住院部十三楼,因林宇南已经睡下的缘故,所以余向东就向阿智阿凯两个人了解情况。

    了解了之后,让他们照顾好林宇南的余向东这才离开。

    离开医院并上车后,余向东便向身在北京的许琴发送微信语音请求。

    “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听到许琴那都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后,余向东叹气道:“舌头被割了,现在说不了话。”

    “到底是谁干的?!”

    “陆远凡,也就是林慧莲的老公。”

    “那他是不是已经被警察抓了?”

    “已经死了,死在宇南的手里,”余向东道,“我一直觉得林慧莲的死是宇南造成的,通过今晚发生的事,我更加确信这点,所以陆远凡纯粹是来报仇的。不过我刚刚听阿凯说,说陆远凡有可能是受了另一个女人的唆使。”

    “谁?”

    “赵敏。”

    “哪个赵敏?”

    “一个厦门女人,她是开知识产权有限公司的。”

    “怎么可能会是她?”

    “你认识她?”

    “不……不认识……”

    “你到底认不认识她?”余向东道,“如果你认识她的话,你就跟我说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不认识。”

    “那你刚刚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我也不知道,”许琴道,“我明天早上坐飞机去厦门,等我见完我儿子了,我再去找你。”

    “别找我了,我怕林国栋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余向东道,“他现在也在厦门,要是被他发现了端倪,那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

    “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赵敏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